December 3, 2021

雖說章尚天把離夜沒能來敬茶得事情安在了別人得頭上,但冷冰寒還是按照場面話回了在場得每一位人員。 – 名人小說坊

家公家很少吃白米飯,用嫩苞谷剝下來在石磨上推成沫,再放點糖精,一勺一勺打在洗乾淨的新鮮桑葉上面,放到蒸籠里蒸,叫苞谷粑粑。 可是家公家有很多的三月李子樹,每到收穫的季節,在自己沒上學之前是一定在場的,脆脆的,一口咬下,李子成兩半,裡面還有油,家公說這叫脫骨李,囑咐嬌嬌不能多吃。 晚上蚊蟲多,家婆一把蒲扇摟著嬌嬌在堂屋裡坐著。 「家婆,我想看電視。」嬌嬌記得家婆的隔壁的隔壁鄰居有電視,那家人住的是紅磚大瓦房,堂屋裡掛了很多的油畫,牆刷的雪白,不像家婆的土牆麥稈屋頂,有很多的大縫縫。 「好,咱們看電視。」嬌嬌起身就要走,卻被家婆一把抱住,指著堂屋牆上一個四四方方的東西,它的中間有一個圓圓的像網一樣的凸起物:「那就是電視,不過呀,放電視的人還沒有吃完飯呢,咱們要等人家吃過飯了。」 嬌嬌點頭,好奇的看向家公家的電視,它怎麼就和她見過的電視不一樣呢! 「家婆,放電視的人還要吃多久的飯啊?怎麼還不開電視?」 「再等等,再等等。」 嬌嬌睡著了,第二天問家婆:「咱們今晚早點吃飯,等著看電視。」 結果,在家婆家玩的日子裡,嬌嬌都沒有等到放電視的人吃完飯準時打開電視。 「七孃,你們家的電視為什麼和別人不一樣?」嬌嬌問媽媽最小的妹妹。 七孃奇怪的看她:「哪來的電視?」 嬌嬌指著那個方盒子:「它每天只說話,就是沒有人。」 嬌嬌氣憤,七孃卻大笑,不說話。 回到家嬌嬌說以後再也不去家婆家了,嬌嬌沒有弄明白心裡的疑惑就去問黃氏:「媽媽,外婆家的電視為什麼總是沒有人?」 「啥電視?」 「就是那個呀,」嬌嬌著急的比劃。 「傻丫頭,那是廣播。廣播知道嗎?只有聲音,沒有人。」 廣播?廣播不是大喇叭那一種嗎?家婆家裡的怎麼長那個樣子,很小巧,很好看。 爸爸給嬌嬌盛了飯,嬌嬌一看桌上的菜:「爸,我昨天還看見家裡有新鮮的吐耳瓜(佛手瓜),茭筍(茭白),你怎麼不炒?」 「哦,我賣了。」 賣了?為啥?嬌嬌一萬個問號,自己都沒得吃,還拿去賣? 以後爸爸還是不要在家的好,吃的真差,啥啥啥沒有,連菜都沒得吃。 她明明昨天還看見家裡有許多新鮮蔬菜的。 「我有事要出去兩個月,這兩個月你去五爸家住,方便你和玲妹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