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蘇娥笑容滿面,真不愧是她最疼的孫子,就是知冷知熱,明白她一個老人家裡需要的是什麼。 – 大學問百科

零一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冷眼看著有些瘋狂的伊婭,淡淡地說:”何必呢?你一路跟著爺那麼久,何曾看見過他笑過?他心裡住了個人,根本沒了你的位置,所以無論你做什麼,都是多此一舉,又何必平白惹人厭煩呢?” “你不過是墨敬驍身邊的一條狗,你知道些什麼。”伊婭冷哼一聲,手中的彎刀迅速收起,割斷了幾根零一的頭髮,連看也懶得看他。 零一目光陡然陰寒,隨即一笑,歪了歪脖子:”爺說不能了結你性命,可也沒說不能對你做什麼。” “哼,就憑你?也想對我做什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沒有那本事!”伊婭坐了下來,譏笑一聲,將手中彎刀往桌上重重一拍。 零一緩緩勾起一邊唇角,並沒有說話。 那伊婭一想到墨敬驍要送她回西洲,心裡就煩躁得很,壓根就沒注意到零一的异常,只沖她一揮手說:”要本王走也可以,本王要見寧玉槿!” “只怕,你沒這個機會了。”零一走上前去,伸手捂住了伊婭的嘴。 寧玉槿正陪著墨敬驍巡視山嶺探查地形,她一身男兒裝扮,外面穿了一套輕甲,騎在高大威猛的墨梟背上,顯得英姿煞爽。 旁邊,墨敬驍另外騎了一匹棗紅色的馬兒,一身緊身黑衣襯得人身姿挺拔、身形俊逸。 兩人縱馬狂奔了一段,因為墨梟的聽話,寧玉槿也難得感受到那仿若飛起來一般的暢快淋漓之感,停下馬之後連連大呼過癮。 “要是想騎馬,回京之後就把西郊別院後面那片地給買下來,弄成一個跑馬場。”墨敬驍見她一臉驚奇不已的模樣,搖搖頭笑說,”不過若讓你連著騎幾日,估計就受不了了的。” “的確受不了。”寧玉槿搖了搖頭,想她為了儘快趕去西洲的那幾日,沒日沒夜的趕路,結果沒多久就把大腿磨破了皮,坐下去都困難,那滋味可不是人受的。 而且最重要的,自己一年想騎馬就是那麼一兩回,買那麼大塊地修個跑馬場,多不划算啊! “唔,不過我記得那西郊別院附近好像有一處溫泉,將跑馬場和溫泉連成一片,修成個高檔會所,你再去那裡兩次,別人以為能在那裡碰見你,肯定會花大價錢進來玩。等玩兩次覺得好玩了,就會帶著狐朋狗友一起來玩。啊,肯定會賺個滿缽滿盆的!” 墨敬驍看著寧玉槿掰著指頭認真算的模樣,忍不住笑道:”呵,你可真成了個小財迷了。” 寧玉槿沖他翻了個白眼:”你懂什麼?這叫會持家!能娶到我這種媳婦兒,你美去吧。” 墨敬驍聽到這話倒是點頭認同道:”現在心裡的確挺美的。” “這傢伙……”寧玉槿悶著頭,輕輕地笑。 “我說二比特,這河對面可就是敵人的陣營了,你們打情罵俏的能不能注意一下場合啊?”一道聲音突然插了進來,寧玉槿一抬頭,就看見零一從上面樹上倒吊著,露出了半截身子,險些被嚇了一跳。 墨敬驍見他,問說:”不是讓你送伊婭回西洲,和子瞻交接一下嗎,怎麼還沒走?” “出了點事。”零一也不瞞著他們,直接說,”我把她給上了。” “你……你說什麼?”寧玉槿掏了掏耳朵,好像沒聽清楚。 零一早抱了必死的决心,所以也沒什麼顧忌了,吊兒郎當地說:”我說我喜歡她啊,不想讓她就這樣走,所以……” “啪——” 墨敬驍鞭子一揚,直接將他從樹上抽了下來,面色黑沉得嚇人:”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