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結果場景如同天翻地覆般發生了變化,好像和剛才進來之前的位置是不同的兩個世界。 – 寫作中的實驗心理學

「咣當——」安楚楚生氣地把護士盤子里的葯打翻,氣惱地罵道:「你會不會扎針,你想痛死我嗎?」 「對,對不起,安小姐……」護士戰戰兢兢。明明是因為她一直動才找不到血管,可是她卻沖她發脾氣,但是護士只能默默忍受,不敢抱怨。 上次另外一個護士就是因為多說兩句,被安楚楚扇了一耳光,還丟了工作。 她因為是新人,才倒霉被護士長安排來伺候這位。 「閉嘴!滾出去!」安楚楚罵道:「給我換一個專業的醫生過來,不然我拆了你們醫院!」 「是,是。」護士急忙撿起地上的東西,哭著跑掉了。 「楚楚,你沒必要發這麼大火吧。」李麗愁眉不展地說。她這段時間也飽受折磨,心情非常地痛苦,只能在安楚楚面前強忍著,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地哭。 「難道要她扎死我嗎?我腿已經斷了一條,你還想我死?」安楚楚立刻把火發在李麗身上,「你怎麼回事?每天都是一副要哭的死人臉,你是故意氣我嗎?」 「我還沒死呢,你就一副這個樣子。」 「我……」 「爸這兩天怎麼沒來?他嫌棄我了?不管我了?」安楚楚有點著急地問。 李麗更難過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向她解釋…… 「對不起,楚楚,都是媽的錯,嗚嗚嗚……」 「你錯什麼了?」 「我……我錯了,媽對不起你……」李麗就是一個勁地哭。 「你別哭了,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安楚楚很慌,「說啊,你要急死我?」 「我……沒,沒什麼事……」李麗內心還抱著最後一絲不切實際的希望,希望安峰能夠看在楚楚的份上,原諒她。 但她知道這是痴想,安峰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容忍女人給他戴綠帽子?更何況他和李彬的關係還維持了二十多年。 楚楚不是他親生的,他恐怕也會狠心捨棄。 一想到這些,李麗就充滿了絕望。她現在已經不想報復安琳,也不想什麼安氏了。只要能夠繼續待在安家,有吃有喝就行,可是現在太遲了…… 她後悔招惹安琳,否則就不會一步一步落到今天這步田地,悔不當初。 「肯定是有事,你說啊!」安楚楚火急火燎地,又逼問不出什麼,「哎煩死了,我不要像個廢人一樣躺在醫院裡,我要出院,你現在去給我辦出院手續。」 「你不能出院!!」李麗忙喊道。 她的反應不太正常。 安楚楚蹙眉,「為什麼不能出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別瞞著我,趕緊老實跟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