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秋水聽說自己服侍的小姐要跟着世子爺出行,連帶着自己有了這個福氣跟着走。要知道,王府裏這幾日來,光是爭這個出行的名額,都私底下爭到頭破血流了。 – 你的小說顧客

當時想告訴小姐,但是當時在跟六小姐旁邊的丫鬟春蘭說話就忘了這一件事,現在不如小姐我們去看一下斗**,晚點的時候再帶六小姐去一趟。」 榮春眼睛里閃現著非常開心的光芒,王嵐姝看著榮春這一副姿態就知道, 榮春一定是對這鬥雞非常的感興趣,恐怕不是想拉著自己去看,而是本身的自己就想要去看, 不過這鬥雞的確也有些有趣,王嵐姝笑了笑,看著這榮春這麼可愛的份上,那她就答應了這小丫頭吧, 「好呀,」王嵐姝說道,「不過等會兒就不用帶六小姐去了,等會兒六小姐回來估計也有些晚時候了,六小姐還想要去青樓,到時候再去看了鬥雞,就沒有辦法再去青樓了。」 王嵐姝面上說著,心裡想著這王嵐雅看似對她這說的鬥雞感興趣,但是她知道她這六妹妹怎麼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呢? 與其浪費時間,跟她說要不要去看鬥雞,然後再拒絕,還不如直接什麼都不說,這樣的話對她和對她這六妹妹都好, 王嵐姝拍了拍兩邊的肩膀,肩膀略微有些乏味,乏力,這樣被王嵐姝自己一拍,全身感覺好多了許多, 王嵐姝又說道,「好呀。」 榮春很是開心,看起來似乎就要開心的要蹦起來一樣, 王嵐姝搖了搖頭,她這小丫頭還是不改以前的性子如此的可愛,說著, 王嵐姝跟著榮春走進了一條小巷子,小巷子里有一條明亮的小路, 王嵐姝這樣跟著榮春到那樣的小路上,然而那邊卻突然小巷子旁邊出現了一個人,一個穿著黑衣服的人,從後面蒙住了王嵐姝的嘴巴。 王嵐姝只覺得有一陣的迷香,於是便屏住呼吸,同時,努力向那個黑衣人的腳踩去,終於踩到了一個肉肉的東西。 王嵐姝明顯的感覺到了,她踩到了那個黑衣人的腳,但是那個黑衣人卻沒有任何的動作,唯一的動作只是加深了一下捂他嘴的力度, 王嵐姝頓時突然就明白了,看來這黑衣人不想要讓她離開,他現在拚命的就掙扎,甚至於去反擊他, 她一屆小女子家家,這些力氣之類的終究是比不上一個男人,王嵐姝對自己是女兒身頭一次感到這樣無力,然後無奈之下王蘭書只能裝暈, 於是王嵐姝就這麼暈了過去,暈了過去之後往南輸,只覺得那個黑衣人把她扛了起來,然後似乎還在用了輕功, 王嵐姝感到了一種騰空的感覺,疼痛的滋味兒最是難受,但是如果自己表現出來了,就會證明自己並沒有被換掉,這樣的話,黑衣人就會再一次的對他使用那種迷藥, 這樣的話,如果他對自己做什麼的話,她就會徹底陷入一種深淵中,就比如被別人所做些什麼,而自己卻不知道,這將會是一種非常可怕的事情了。 王嵐姝努力制止住想要嘔吐的感覺和懸空的即視感,甚至是抑制自己想要掙扎的願望。 過了一會兒,暈眩感不是那樣強烈了,王嵐姝鬆了一口氣,而後她感覺自己被黑衣人抱在了一處柔軟的地方,但是底下似乎略微有些硬。 王嵐姝不由得猜想道,莫非不是床? 床? 王嵐姝突然心底里有些驚慌,把他放在床上,這是要做什麼呢?我難受,突然想到,王嵐雅剛才說的輕柔,就突然想到他那晚見到了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