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王林扯了扯一臉驚呆的謝蓉,拉她退到一旁,兩人忽視一眼,臉上都是一副擔心被殃及池魚的模樣。可怎麼看,這份「怕怕」的姿態下面,都隱藏著深深的幸災樂禍。 – 農家小福女

隨即,在眾人目光注視下,楊禍水對鄒曉麗說了聲:”支票!” 鄒曉麗拉開坤包,從其中取出一本筆記本,再從筆記本裏取出一疊蓋好章的空白支票。 那妖女接過支票就開始填寫起來,對著上面的墨蹟輕輕吹了吹,然後將支票遞給鄒曉麗:”去年的獎金,30萬!” 鄒曉麗滿臉笑容地接了過來,對楊禍水送上甜甜的笑容:”謝謝楊姐!” 這舉動之下,屋子裏眾人表情立即變得格外精彩,鄒曉麗父母那老臉上瞬間就蕩開了花,其他人則是難以置信,陳志強母親口中念叨著:”哪有給保姆發獎金就發30萬的?不會是假的吧?”其實,他們也沒見過支票,只是聽說過罷了。陳志強雖然在榕城做生意,但小本買賣,都是現金往來,無須支票付帳的。 鄒父見對方說他們心目中的衣食父母楊小姐,心中老大不樂意了,立即朝對方瞪了過去:”別瞎說,沒見識!人楊小姐什麼人,怎麼可能是假的!” 那頭陳志強的父母張了張嘴,看了看鄒曉麗,又看了看那個有錢的妖女,終究還是沒說出什麼話來。從那女人的氣度,還有鄒父鄒母臉上那笑得如同菊花般的表情,他們就知道這是的的確確給了30萬。他們從媒人口中知道鄒曉麗在給一個非常有錢的女人做保姆,但卻沒想到會有錢到如此地步,隨手就能給一個保姆30萬的人,有些超出他們的想像和認知。在他們內心裡,自家兒子在榕城做生意,家裡蓋起了小洋樓,買了輛皮卡拉貨,還有些幾十萬存款,在農村來說,雖然算不得特別頂尖,但這家境已經相當不錯了。 他們能看上鄒曉麗其實也是考慮到對方家境不錯,倒不是說為了從這邊獲得什麼,主要是為了以後家庭和睦考慮。農村裏,媳婦往娘家送錢送東西的情况太常見了,若是女方家裡太窮,那就有去無回,次數多了,男方家自然會感覺不舒服,就會出現爭吵,若是女方家境還不錯,能禮尚往來,那非但不會不舒服,雙方關係反而會越送越親近。以後兒子生意若是需要擴張缺錢,也能從媳婦娘家獲得一點支持……算得是很睿智很長遠的考慮了。 於是,在這個風和曰麗的下午,他們拉上媒人開了皮卡,興沖沖跑過來相親了。在他們看來,自家兒子絕對不錯,那鄒曉麗雖說給有錢人做保姆能賺點錢,但終究是不多的,這幾乎就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卻不成想,跑過來沒幾分鐘,隨著那妖女的攪局,他們迎來的卻是無情的打擊,這是直接在打臉啊! 你家裡總共有多少錢,我就給我的保姆發多少獎金! 愣愣地看著那個又開始優雅地小口飲茶的妖女,陳志強父母已經毫不懷疑,他兒子即便說是有100萬,這女人也能直接開出支票來! 事情到了這地步,這相親也沒必要繼續下去了,說了些場面話,幾人起身告辭。 陳志強也隨之起身,在出門之前,他又忍不住轉頭瞟了那個顛倒眾生的絕世妖孽一眼,然後轉身離去。 雖然相親不成,但能見到如此絕世妖孽,也算是不虛此行了!心中這樣想著,陳志強埋著頭就往院子門口走去。此時,院子門口正靠著一個年輕男子,抽著烟仰頭看天,不知道在想什麼。沒人注意到這男子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反正剛才陳志強父母和媒人出去的時候,他肯定是沒堵在這裡的。 這男子將本就不寬的院門堵了一多半,陳志強走到對方身邊停了停,見那男子沒注意到他,想了想,還是側身從對方身邊擠了過去,身體和對方擦了擦。 “撞著我了!”那男子輕聲說了句。 “還不是你擋……啊……哎喲!”到得最後的慘叫聲傳出,屋內眾人趕出來時,見到的,就是陳志強正躺在五米開外的藥田裡,雙手捂著屁股哼哼唧唧,一臉憤怒地看著院門口那個繼續抽烟仰頭看天的男子。 “怎麼了怎麼了?””打人了!”陳父陳母從皮卡邊上跑過來,一邊跑一邊說著話,然後一頭就紮進了藥田,查看自己兒子的傷勢去了。 這頭的幾人趕出門來,見到外面的情况,無不瞠目結舌。當然,正滿臉欣喜地研究著支票的鄒曉麗父親是個特例,此時的他,手中拿著那張30萬的支票,也看到了支票下放的簽名:楊茯苓。 原來一直就不知道名字的楊小姐叫楊茯苓啊,又看了兩眼這價值30萬的紙,鄒父嘿嘿笑著,砸吧了兩口烟,將原本平整地支票小心地對折起來,然後小心翼翼地放進了內衣兜裡。 楊禍水沒注意鄒父的動作,見到外面的情况也是愣了愣,隨即笑著看看秦安又轉頭看看鄒曉麗…… …… 楊柯剛回到辦公室,新任副處長曾令孝就不知從哪裡鑽了出來,口中還和以前一樣叫著”處長”,但在楊柯面前,卻比以前更加恭敬了。 “喲,曾處,稀客稀客,快請坐!”楊柯調侃道。 曾令孝笑嘿嘿地撓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