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沐雲軒眼裏閃過一絲殺意,快速的從窗子出飛掠出去。 – 尋找科幻小說

御淵酸歸酸,倒也沒繼續在這件事上作死。 「你大哥可是把人家給拒了?」御淵一邊喝著酒一邊問道。 遲柔柔眨巴眼:「你怎麼又知道?爛芋頭,你又給我府上安插眼線了?」 御淵嗤了一聲,翻了個白眼: 「你當本君瞎,還是京都城裡各大家族的眼睛瞎。」 「這半個月來赫連般若的貼身婢女天天在你家府門外蹲點,當誰不知道嗎?」 御淵說著,懶洋洋道:「以你大哥的性子,拒絕她是意料之中的事。」 「就因為腿傷?」遲柔柔皺緊眉。 「這只是其一。」 御淵眸光幽幽一動,看了眼遲柔柔,沉吟了下,還是開口道: 「之前調查十年前的事,除了玉妃的事稍有眉目,其他事都顯得不明不白,尤其是你父母之死。」 遲柔柔點了點頭,道:「這點我也想過,我父母雖說是死在戰場上,可怎就那麼湊巧與十年前的那天撞上了?」 「這段時間本君細查了下當年的卷宗,狼騎這麼多年只有一場敗績,便是你父親身死那次……」 「原本大衍與南越那一戰,乃是我朝佔據優勢,最後會輸並非老國公判斷失誤,而是輸在了糧草上。」 御淵沉眸道:「將士斷糧,困守圍城,那一戰,老國公輸的冤。」 也是那一戰,遲柔柔父親的親兵悉數死於城中。 並非戰死,而是活生生的餓死! 援軍趕去之時,打開城門,城中餓殍遍地,令天下聞風喪膽的狼騎勇士,就這般屈辱的死去。 而她父親,在最後不敢如此屈辱隕落,以最後的力氣衝出圍城,死於亂刀之下! 萬箭穿心,亂刀砍死。 她母親隨軍同行,見狀不肯獨活,也衝出了城去。 最後兩人的屍骨被送回京都,都是七零八碎拼湊不出完整的身軀來。 那年遲柔柔才六歲,壓根不懂『死』這個字是什麼意思。 她只記得那一年的雪下得好大,幾乎要將整個京都城給淹沒了。 大哥也是從那天起忽然變得不愛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