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毫無疑問,金鵬族的青年已經混元境大圓滿。只有體內的罡氣積累到一定的程度,罡氣才會發生質變,從而凝聚成兵,單輪攻擊力的話,絕對不下於普通的寶器。 – 墨桑

周亦可表現得有點獃獃的,她的臉上很久才恢復過來,然後卻輕鬆的一笑,「你是說跟蘇姨媽么?也沒有說什麼,就是隨便聊了聊。」 「隨便聊了聊,你的臉色就變得這麼差?」傅雲彬顯然不相信,微微蹙了蹙眉,眉宇裡面是令周亦可貪戀的關心。 以前周亦可一直希望能成為傅雲彬身邊最喜歡的女人,但是,終於有一天她成為了他身邊最喜歡的女人,但是上天竟然跟她開了這樣的玩笑。 「有嗎?可能是因為外面有點冷。」周亦可搖搖頭,然後握住男人修長的大手,「所以我們還是快回家吧……今天晚上我想洗久久的熱水澡.」 見到周亦可這樣子,傅雲彬沉默半晌後點了點頭,「好。」 從蘇家裡出來以後,傅雲彬跟傅晨宇兩個人也分成了兩路道別,傅雲彬帶著周亦可來到了荷西別墅,剛進了屋子就吩咐傭人給周亦可準備好洗澡水。 傅雲彬能這麼為她著想,這讓周亦可很感動,不禁擁抱著他,想踮起腳尖在他唇上一吻,但是最終她卻還是沒有這麼做,是因為想到蘇夢涵的那個真相,如果她是傅雲彬的表妹,她是蘇家的人,那她跟傅雲彬將不能再發生這樣的關係,否則就是亂倫為天理不容。 「傅少,你人真好。」周亦可的吻在半空里收回,慢慢的落回了腳跟,也鬆開了拉著傅雲彬的雙手,只是用一種故作輕鬆的樣子來跟他玩笑。 可不想男人卻根本沒打算放過她,直接俯身就將她環抱了起來,而後吻便篤定的落在她的嘴唇上,吻了許久才放過她,「我好,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周亦可被那個吻傾倒,她抬起眸子望著面前的他,這張面容在這些日子裡,她已經銘記在心,越看越覺得愛慕,心裡滿滿都是星星般的蜜糖,可是越是這樣甜蜜,她想到那個可怕的真相就越覺得心慌,不禁就移開了目光,「嗯,是,我早就知道了,所以……那我就先去洗澡了哦。」 傅雲彬何許人也,從周亦可的態度里,他似乎感覺到了很不對勁,但是周亦可卻遲遲不肯開口,他也不追問,因為這是傅鴻澤曾經教會他的,要懂得尊重女人……如果她不想說的事情,就不要逼迫她。 晚上,他一如往常的躺在床上等候著她,周亦可從洗過澡以後就跑去書房裡給公司開會,原先周亦可也經常這麼做,所以他也並沒有多問…… 過了不知道多久,周亦可才打開卧室的門進來,見到傅雲彬還沒有睡,愣了下,「我不是讓你先睡,不要等我么?」 牆壁上的掛鐘此刻已經指向了十一點,算是深夜了,周亦可忙工作不假,但有更多的原因當然是為了躲避傅雲彬,不想跟他發生親密的事情……倘若兩個人是兄妹,她絕對不能再讓錯誤發生下去。 然而沒想到這麼晚了,傅雲彬還在等著她。 「我的小妻子都還在辛苦的工作,那我又怎麼能獨眠呢?」 他微微揚起了嘴唇,似乎笑她這個問題問得可愛。 「在你們s國不是這樣么?一向都注重男士風度,所以應該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吧……我娶了你,自然不能讓你受委屈……」 聽了他處處為她著想,周亦可的心裡止不住的又是一陣感動,可越是這樣感動,她越會覺得蘇夢涵今天告訴她的『真相』可怕。 「怎麼了,從蘇家回來以後,就總是魂不守舍的發著呆?嗯?」傅雲彬從床上翻身下來,一步步朝自己的小妻子靠近。 「我只是有點感動。」周亦可只得隨便找了個借口,看著面前這個男人,打量著他高大的身軀,英挺迷人的五官,只覺得他越看越帥氣,越看越得她的心,今天卻躲了一整天,現在再也忍不住了,埋進了他的懷裡,心想如果今天沒有去過蘇家多好。 但是她卻去了,還得到一個可怕的消息。 「傻姑娘,這有什麼好感動的,將來我們一輩子在一起,這種事就能讓你感動的話,那你豈不是得每天都感動得提淚橫流?」傅雲彬失笑,卻寵溺的揚起大掌,輕柔的撫著她烏黑順滑的長發。 可是很快,周亦可就感覺到哪裡不對勁,她貼著傅雲彬的身體,明顯察覺到了他身體哪裡起了變化,心下一沉,連忙推開他,「那倒是,不如早點睡吧!」 「這怎麼行,我等了你這麼久,難道不犒賞一下?」傅雲彬卻不放過她,慢慢的靠近她,周亦可見狀連忙後退,傅雲彬也步步緊逼,結果周亦可一不小心就被身後的床阻住,身形沒有站穩一下子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