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此刻見趙綉準備離開,不由得冷哼一聲。 – 中學生看書網

, 1 min read
帝都牟氏發生了什麼事情,米小戀是一點都不知道的,她剛剛被醫生給掛了點滴,還在808房間裏躺著輸液呢。 整個過程裏鐘斯先生和鐘斯家後都在陪著米小戀,這讓米小戀和青紫鈴都覺得很是過意不去。 “鐘斯先生,鐘斯家後,今天真的是謝謝你們了,你們也在這裡守了那麼久了,要不就去休息一下吧?”青紫鈴對鐘斯夫婦說道。 “哦,沒事的,沒事的,今天還好是沒有冤枉米小姐啊,如果給她造成了傷害,我們的心裡也是過意不去的。”鐘斯夫婦很是客氣的說著。 青紫鈴倒是沒有多想,她覺得她的兒媳婦有人喜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她自己不是也喜歡的緊嗎? “謝謝啊,謝謝啊,現在小戀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們也太累了,要不要就在隔壁休息一下吧。”整個飯店都是榮氏的,所以那個牟雅倩才有機會幹了那件蠢事。 “不了,不了,我們回去了,也是打擾了多時了。”鐘斯夫婦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是不是做的有點兒露骨了,都在這裡等了好幾個小時了。 鐘斯夫婦站了起來,就準備要走了。 青紫鈴把兩人送到了停車場,她發現自己跟鐘斯家後很是投緣,話也很投機,她也謝謝了上次鐘斯家後送了很多東西給她和米小戀。 並且約好了下次就由她做東了,請鐘斯家後喝杯茶。 米小戀覺得身上的火慢慢的消退了,身上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她也就睡著了。 青紫鈴上來的時候,看著米小戀都已經睡著了,她就關上了門,自己靠在了沙發上,幫著米小戀看著點滴瓶。 今天的事情確實如同鐘斯家後說的那樣,很是明了了,肯定是牟雅倩做的,可是米小戀才剛剛進了門沒有多久,跟這個牟雅倩有什麼仇恨,她要如此的去陷害自己的媳婦? 青紫鈴本來就不喜歡榮昊前妻的那兩個孩子,自己是巴心巴肝的對他們,可是他們卻一直都對自己很敵視,特別是對自己的孩子,一直都覺得是錦天搶了他們的東西。 想起當年的時候,榮錦山和榮錦繡都對榮錦天不是很服氣,榮爺爺也是很公平的,讓他們一人管半年,結果那兩個小子把鴻達集團都差點兒給賠進去了,這才老實了。 想起了榮昊,青紫鈴的心裡還是很生氣的,榮家的老太太一直都對自己不是很喜歡,總是認為榮錦繡和榮錦山的媽媽才是榮家的當家人,所以就是生病了也不讓自己去服侍,硬是讓了那個張翠蘭去。 青紫鈴想著都覺得很是委屈,不過還好,自己的兒子爭氣,老太太雖然不喜歡自己,對自己的孩子還是很好的,她都說了,這個鴻達集團非榮錦天莫屬。 胡思亂想著,青紫鈴再次看向了點滴瓶的時候,發現已經沒有了液體,她嚇了一跳,就急忙的去把液體給關了,開門把醫生給叫了過來。 這個時候米小戀也醒了,她的身上已經很是舒服了,她看著青紫鈴一臉的愧疚還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戀啊,媽媽對不起你啊,剛才差點兒睡著了,害的你的血都被抽出來了。”青紫鈴是一個不會撒謊的人,她對米小戀說了自己的失誤。 “沒事的,媽,我身子好,這點兒血算什麼啊,再說這不是也都又輸進去了嗎?”米小戀笑著安慰著青紫鈴。 青紫鈴也笑了,這個孩子真是個好孩子,自己都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不但沒有埋怨自己,還在逗自己開心。 “小戀,你二嫂她……”青紫鈴的心裡是不想原諒牟雅倩的,可是那畢竟是一家人,如果鬧的太過了,榮爺爺知道了也會很傷心的。 “媽,你不用替她說好話。”米小戀把臉一板,這姐妹兩人還真是有意思,都用了同樣的方法來陷害自己。 “媽不是替她說好話,媽的意思是,爺爺的身體不是很好了,醫生說看著很健康,其實爺爺已經有病了,我是不希望你們表面上鬧起來,只要不被爺爺發現,你怎麼做媽媽都會支持你的。”自從進了這個榮家,也就只有榮爺爺對自己的是最好的,青紫鈴也很尊敬榮爺爺。...
“夢姐,他誰啊?”夏天也問了一句。 “那是當然。聽家丁們說,老爺三句不離女兒的好,老爺對殿下可是掛記得很呢!” – 好好學習閱讀網 學生七嘴八舌地講道:“校長,食堂的錢糧都歸牛二管,他是張主任的小舅子,倆人穿一條褲子的。” – 美學初步研讀 剛給柳夢打招呼的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人,油光粉面的,其實他本來長得挺帥,只是打扮得有點娘氣,給人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小壞蛋,他就是我拍的那個電影裏的男主角啦,不過我不知道他叫什麼,我只知道他在電影裏叫做劉謙,跟那個玩魔術的一個名字呢。”柳夢嘻嘻一笑,然後朝那個年輕男人嚷了一句,”喂,你叫什麼名字啊? 那男演員的表情有些尷尬,但還是回答了柳夢的問題:”柳小姐,我叫陸潛,陸地的陸,潛水的潛。” “你的真名果然很難聽,也太不合理了,小壞蛋,你說這陸地上能潛水嗎?”柳夢撇撇嘴。 “當然不能了。”夏天很配合的馬上回答道。 “就是嘛,也不知道誰取的這名字,太笨啦!”柳夢看了陸潛一眼,”我不跟名字都很笨的人說話。” 不等陸潛回答,柳夢便拉起夏天就走:”小壞蛋,我們走啦,跟笨蛋說話,我們也會變笨的啦!” 兩人馬上就走了個沒影,只留下陸潛在那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想發火,卻也找不到發火的對象。 此刻,柳夢卻已經拉着夏天跑出了青峯村,一邊跑還一邊說道:”小壞蛋,我們不要在這裏玩了,他們要是看到我,又會讓我去拍電影的,我們還是去木陽縣玩吧。” “好啊。”夏天一口答應,其實他也不怎麼喜歡在青峯村玩,在他看來,要不就是去青峯山上,要不就乾脆去別的地方,而木陽縣雖然不是什麼好地方,但至少也比青峯村好點,另外,他還知道,雲清現在也正在木陽縣城裏呢。 “小壞蛋,我跟你說哦,這邊還在修路,等路修好了,我就可以把我的坦克車開進來了。”柳夢還惦記着她那輛可以橫衝直撞的坦克車,”聽小清說,路還要好長一陣子才能修好呢,現在還只修了不到一半,所以我們現在走的這裏都還沒修呢!” “夢姐,其實不修路也沒關係的。”夏天覺得這路確實修不修都行,反正以他們現在的能力來說,不修路也沒影響。 “可是小喬說啦,這路還是要修的,因爲這個景區也是要開發的,要是我們完全不開發呢,別人會說閒話,總之呢,小喬說,我們適當開發,然後保護好環境就行啦。”柳夢正說着,突然似乎看到了什麼,擡起頭嚷了一句,”喂,那邊的人,你們不許砍樹!” 路旁的山上,有幾個人拿着工具正在砍伐,聽到柳夢的喊聲,幾個人暫時停下了動作,擡頭看了這邊一眼,只是馬上,他們便繼續低頭繼續砍伐,顯然是完全就沒把柳夢的話放在心上。 “喂,我都說不許砍樹了!”柳夢很不高興,拉着夏天便一躍而起,朝那幾個人飛去。 看到仙女一般飛來的柳夢,幾人頓時就呆住了,這,這拍電影還是真的啊?要不,他們現在正做夢? “喂,你們幾個聽到了,小喬說亂砍樹會破壞環境,你們要是再砍樹,我就砍死你們啦!”柳夢瞪着這幾個人。 衆人已經停了下來,沒有繼續砍伐,卻也沒有離開,就那麼站在那裏,不說話也不動,不知道是被嚇傻了還是沉默的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