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21

我又點了點頭。 – 作家的精神現象學

tineye.com無論如何,她都不能忍受許小冉在自己眼前晃悠。 司南到餐廳的時候,許小冉正在吃著剛出鍋的蛋撻。 「媽,沒事吧?」許小冉問,心想她能有什麼事,除了給司南邀功,還能幹什麼? 「沒事,有點不舒服。」司南坐下來說。 劉管家端著熱騰騰的蛋撻,唐雪寧愛吃的小零食上樓了。 許小冉看著劉管家的背影,他對唐雪寧的口味不是一般的了解。 「老公,你嘗嘗看,味道美極了。」許小冉塞了一塊兒在司南的嘴裡說。 司言看著父母的互動,嘴角沾著碎渣,季承快速的擦拭乾凈。 「走吧。」司言拍拍肚皮下了椅子,季承抱起司言快速的溜了。 「他倆是不是有什麼陰謀?」許小冉看著季承抱著兒子上樓的速度,她轉頭看著司南問。 「能有什麼陰謀,你喜歡吃下次多做些。」司南說。 許小冉看著司南的臉,這兒俊俏的男人整天在女人堆里,哪個女人能抵抗…… 尤其是集團里的那堆女人,估計在就對司南垂涎三尺了。 「你在想什麼……」司南敲敲妻子的腦門說。 「你管……」許小冉一下子就心情不爽了,自動男人天天被人惦記…… 「太太,您多少吃一點。這是剛出鍋的,熱乎著呢。您嘗嘗。」劉管家放下托盤,看著唐雪寧一臉的不高興,眉頭緊皺的厲害。 唐雪寧看著劉管家就更不高興了,他這是變著法的討她高興。 「給我熬碗燕窩。」唐雪寧每晚都要喝,不喝難受的慌。 「好,您稍等。蛋撻要趁熱吃!」劉管家說完鬆了一口氣關門下樓了。 劉管家看著司南跟許小冉說說笑笑的,他微微一笑上前。 「夫人,您好久沒有喝燕窩了。等一下我給您端來!」劉管家說。 許小冉不喜歡喝的,但是劉管家每天都要她喝,還是親自看著她喝下去。 「謝謝!」許小冉也不客氣,幹嘛要那麼矯情,再說那麼好的美容補品,幹嘛不喝。 「等會兒你也喝一點,給你補補……」許小冉看著司南臭臭的臉說。 「不喝。」司南拒絕了,靠在了椅子上看著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