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從季單煌修仙到現在,一共過了三個月。在這短短的三個月的時間裡,他從一個資質奇差又不努力的廢材,成功升級到了馮虛初期,這才修仙界是絕無僅有的。 – 道長去哪了

wikipedia.org“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韋顯失口否認,”玫瑰花園”牽扯甚大,並不是他一個人能說了算的。 太子輕笑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就當我沒說,連這樣一個小賭都不敢,我是不是要把某人定義為懦夫呢。” “太子,你不要囂張的過分了。”韋顯拍案而起,紅酒都濺了他一身。 太子仍舊是那吊兒郎當的淡然表情,”別生氣嘛,你不敢就不敢,我又沒說什麼。” 打賭是韋顯提出來的,現在他卻不敢賭,讓眾人不由對韋顯鄙視,同時”玫瑰花園”這個地方,他們也記住了。 韋顯的肺都要氣炸了,但他沒有再說什麼,萬一太子又口無遮攔的說點什麼,對他會很不利。 上官弘毅目光冷冷的打量著太子,他也在心裡算計著什麼,他很想知道,太子一直挑事兒的原因是什麼,看似隨口說說,又好似非常有針對性,讓他莫名其妙的同時,又覺得太子的目的絕非表面上那麼簡單。 可具體是什麼原因,以上官弘毅的聰明,一時間也捉摸不透。 “好了,現在楚鷹可能已經死了,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兩位就不要煞風景了。” 「嘻嘻,謝謝你林軒,這個東西我感覺像丟了好久的東西找回來了一樣,么啊!」李馨高興的把手鐲套在了右手上,抬起手來看了看,然後抱著林軒的腦袋在林軒臉上香了一口。 – 左道傾天 蔣昊坤此時非常的開心,前所未有的開心,楚鷹死了,將壓在他胸口的那塊巨石落地了,所以說話都有了三分的人性。 太子淡淡的掃了蔣昊坤一眼,心中冷笑,如果楚鷹這麼容易就掛掉,那才是天方夜譚,那傢伙的手段,不是這些人能够想像的到的。 若是楚鷹知道此時太子的想法,肯定會懷疑,太子怎麼這麼的瞭解他。 “上官,消息應該傳來了。”韋顯冷冷說道。 上官弘毅拿起面前的座機,邊撥號邊說道:”我現在就打電話問問。” 然而,電話打通,卻是一陣忙音,他還以為撥錯了號碼,可是重撥了好幾遍都是忙音。 眾人感覺到事情的不同尋常,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陰冷與沉重。 “怎麼回事。”蔣昊坤急聲問道。 上官弘毅也察覺到了不對勁,說道:”你們在這等著,我出去看看。” 說著,就轉身推開了身後的一扇門。 眾人面面相覷,也趕緊起身追了出去,他們很想知道外面的情况,根本就等不及了。 這條密道直通山下,一直到了山脚,出口卻是在後山,若是楚鷹知道,一定會後悔莫及,他們就是在這出口附近上的山,居然愣是沒發現這裡別有洞天。 不過他們想破腦袋,估計也不會往這方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