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少爺很快就下來了。」納特森說了一句之後

“你是想說自己如何處置這些東西的吧?”葉寧適時接過話頭道。 “現金都捐給了明安市兒童福利院,房子和別墅已經轉賣,所得款項捐給了市紅十字協會,這些都有收據為憑,貴重禮品也都全部封存……” “那你有沒有收到過相關幹部上繳的贓款或者禮品之類的物品?” “有……” “都是怎麼處理的?” “跟周書記彙報了……” “都有什麼人主動去紀委上繳過贓款贓物?” “財政局副局長裴晴、衛生局局長李延、經開區副主任馮慶旭。” “如今這三人呢?” “裴晴去梅子坪扶貧,李延成了衛校的校長,馮慶旭則調任龍灣鄉副鄉長。” “別墅是什麼人送的?” “蕭縝,曾經擔任縣警察局的局長,今年剛調任明安市警察局戶籍管理處的處長。” “蕭縝還送什麼人別墅了?” “不清楚……不過他把藍盾社區的一棟單元樓全拿來送人了。” …… 葉寧的引導沒有什麼邏輯,往往東一榔頭西一棒槌,但卻全是極為**的事情,錢力的回答也是行雲流水一般,幾乎都不經過大腦,張嘴就來,跟葉寧的提問配合得天衣無縫,仿佛就像是排練了數十上百次,陳穎呆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幕,這已經不是用神乎其技可以形容的了。 錢力交代的東西雖然不是很多,但其中所蘊含的信息量卻足以讓任何人感到崩潰。 葉寧止住發問的一瞬間,錢力卻像提線木偶似地一下子癱軟在地上,頭上的汗水滾滾而下,呼哧呼哧的宛若牛喘,望向葉寧的目光卻充滿了畏懼,想要躲開偏又絲毫不敢,與之前進辦公室時的神情大相徑庭。 合上手裡的資料夾,葉寧把目光轉向陳穎,意思是接下來如何做,請她拿個主意。 陳穎已經漸漸恢復了沉靜,雖然心裡十分好奇葉寧是如何做到的,但這個時候卻不是給他解惑的時機,感受到葉寧詢問的目光,她微微搖了搖頭,又微不可察的點了一下頭。 葉寧心領神會的”唔”了一聲,這才神色鄭重的道:”錢力衕誌提供的資料很重要,有些細節方面的東西還需要回專案組核查一下,多謝錢力衕誌的配合。” 錢力臉上分不清是哭還是笑,有些僵硬的道:”葉主任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打發走錢力之後,陳穎卻沒有問方才葉寧是如何做到的,直接問起他回市里的事兒:”你打算在市里呆多長時間?” 既然葉寧回去弄那個什麼新藥,想必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回來的,所以她需要個准信兒。 葉寧琢磨了一下才道:”有了今天這麼一出,想必主任接下來要忙乎一陣兒了,我也不好耽誤太久,有個兩三天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