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姐姐今天坐火車來學校看我,所以要去招待她什麼的。 – 最初進化

“封少!” “封少請走這邊!” 封景走了暗道,這條路走的人很少……能進來的都是身份不算一般的。 這邊的場子要比外面小了一些,也安靜了一些,幾個賭桌面前都有人。封景繞過中間的,走到角落裏的那一桌。 三缺一,就少他一個了。 “喲,封少,出來玩兒還帶個小美人兒,嘖……長得挺不錯的!” “上回拍賣會我也去了,這小妞兒我也看上了,不過封哥要了,咱們怎麼着也得讓一讓,不如今天……” 三人擠眉弄眼的,那眼神落在蘇翎身上很不舒服。 其中一人咳嗽了一聲。 拍了拍手,把服務員給叫了過來,嘀咕了兩聲。 很快服務員帶來了三個前凸後翹的年輕女人,紛紛地挨個坐在三人的旁邊。 “封少,這三個分別是咱們的女伴,剛剛一起跟過來的。我旁邊這個是瑩瑩,長得雖然沒你那個好,不過口活兒……嘖,你要是用過就知道了!” “老陳,你可別吹……怎麼,要不要讓她們先比試比試?” 封景不動聲色地擡了擡眼皮,”什麼遊戲規則?” “還是老樣子!要麼德州**要麼**?誰要是贏了,封少,您把您後面的小奴隸讓出來一晚上怎麼樣?” 蘇翎垂着眸子,心臟微顫。 封景卻好像並不當回事,”要是我贏了?” “嘿嘿,這三個都歸你!瑩瑩,你說好不好?” 那個穿着黃色鏤背低胸裝的短髮女郎,試圖用胸部磨蹭封景,帶着濃妝的面容上閃過一絲羞澀。 “喲,這就等不及投懷送抱了!等着,咱們幾個今天就來好好會會封少!” 封景平時也經常會出入賭場,可是十賭九贏,基本沒有挑戰xing。 像這種‘換qi’遊戲他玩過好幾次了,不過沒有一次能提得起興致。 蘇翎對這種牌面遊戲還是看得懂的,雖然不是那麼精通,可是玩兩局沒問題……她平復住心情,把所有的寶都壓在封景的身上。 封景這麼精明的人,會輸麼? 當然……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