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同時,也震動了正在夏府里釣魚的夏肘。 – 邏輯學vs閱讀

慕容璇璣並不知曉她走後那丫鬟的碎碎念,而是心急的朝著柳氏住的院子走去。 watch-american-dad-online.ch她已經想好了計劃,若是柳氏在碧雲閣,她就在暗中守著,直到即墨玄珏帶人過來,自己直接指正苑國公和柳氏。 若是柳氏有別的地方要去,慕容璇璣就暗中跟著,迫不得已也可以暴露身份,總而言之不能讓她今夜的行動白費功夫。 她料想的很美好,但去了碧雲閣一瞧,懊惱的直跺腳:「還是來晚了,柳氏不知道去了哪裡!」現在少不得又要重新打聽柳氏的下落再去監控了。 她正準備原路返回,卻聽見了府兵傳來的聲音:「快些,接下來是碧雲閣了。若是你們搜的不仔細小心你們的皮!」 「幸好那些主子們都去了前廳,不然我們這麼搜指不定要被怎麼編排。」有一個雄渾的聲音大聲說道。 慕容璇璣瞬間就明白了,原來柳氏早就去了前廳,怪不得自己撲了個空。這麼一想,她心中微惱,剛才自己還冒著風險去套消息,誰知道得了個無用的消息! 聽著浩浩蕩蕩的聲音起碼有數十人,慕容璇璣若是現在出去與他們迎面撞上少不得要被仔細盤問一番。 可若是躲著,她也不確定能不能成功躲過搜查,看這架勢,似乎王氏動了真格。 思慮再三,慕容璇璣還是決定裝作婢女的樣子出去,否則若真是被搜出來,就會直接被扭送至王氏面前。 依照慕容璇璣所見,王氏這個婦人絕對是個心狠手辣之人,若是落在她手上,不知自己是否還有活命的機會。 決定好之後慕容璇璣飛快地環視周圍,衝進柳氏的房間拿了一匣子首飾,然後在那些人進來之前主動走出去。 她將匣子畢恭畢敬的抱在胸前,手上的動作小心無比,臉上流露出明顯的緊張。 一出門,慕容璇璣就撞上了正準備破門而入的府兵,她裝作受了驚嚇的樣子驚叫一聲,但還是牢牢的將匣子抱在懷中。 還未等府兵開口盤問,慕容璇璣先嗔怪的說道:「哥哥們怎麼這麼莽撞,真是嚇死人家了!若是小姐吩咐我拿的首飾盒摔在地上,那我就完了!」 為首的府兵長著一張橫眉豎目的臉,看著就有些窮凶極惡,他原本準備盤問慕容璇璣是誰,但面前這個小丫頭已經將自己是何人又是來幹什麼說的一清二楚了。 他還沒說話,後面就有一個府兵因為俏生生的丫鬟一口一個哥哥有些心猿意馬,故意打趣道:「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哥哥還說你是趁亂來偷東西的呢!」 為首的府兵想了想沒說話,仔細觀察這慕容璇璣的一舉一動。 其實也不怪府兵對慕容璇璣放鬆警惕,她本來也只有十五六歲的模樣,又看起來十分乖巧,怎麼看也不像是賊人。 「呵,哥哥這話說的可冤枉人了。」慕容璇璣故意豎著眉毛,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你看過誰偷東西還這麼明目張胆的模樣啊?偷東西不得鬼鬼祟祟千萬不能被人發現?要是我要偷那肯定是藏好了不讓你們發現。哪裡還在這裡和你們對峙!」 見面前這小丫頭有些生氣,言語中也挑不出毛病,府兵終於不再那麼凶神惡煞,而是對著身後的人說道:「算了,別逗這小丫頭了,我們還有正經事。 去,分三個人守住門窗,其餘人給我仔仔細細一寸一寸的搜,一隻老鼠也不要放過!搜完了最後兩人負責貼封條,再留兩人守在這裡留心封條情況。」 這些話吩咐完慕容璇璣就暗暗心驚,沒想到王氏心思慎密到了如此地步。若是一開始她沒想著出來尋找柳氏而是躲在書房,此時就算不是搜查的人抓出來,也會因為封條的原因關在房中不敢輕舉妄動。只要個三日,她就會餓死在這苑國公府。 慕容璇璣心中不由得更加警惕起來,但她面上不顯,反而繼續裝作有些不滿的樣子沖著為首的府兵說道:「既然你們開始搜查了,那我就先去前廳了。要不是夫人怕火勢過大將她的首飾燒光了,我才不會跑這麼一趟遇上你們呢。」 為首的府兵看她一眼,想了想,突然說道:「你先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