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信息一旦泄露,交易就不再安全,交易的具體信息也只有參與行動的少數核心人員才會獲知,如此一來,情報外泄的概率就變小。 – 妙手生香

「父親。」任知遠的眉宇皺的死緊,他擔心。 任問卿擺擺手:「你不必擔心,九邊候從來都不削去構陷任何一個同僚。當年文壇泰斗裴老先生在國子監論辯,一場君道臣道發人深省。 對六正之臣,九邊候總是虛心向他們請教,交流,探討如何因地制宜去改變,比如已經沉寂的王柳二族,他們雖然宗族勢力喪失,各自為家,但是有不少的為官者正是六正之臣,所以得到九邊候的庇護。 而且有這弱點,似乎是讓這些怪人一下子比普通的動天境武者還要弱上許多。要是普通的動天境武者,哪有可能只要打爛腳底板就死的?而且那傢伙在得知道胡高知道他的弱點之後,也嚇得只是一位的防守了。若是他正面跟胡高作戰,胡高也絕沒奪可能如此輕易得手。 – 一品容華 聶家定是做了十惡不赦的大罪才數罪併罰有今日的結果,對待六邪之臣,只要是明君就從來都不會寬恕,也不容任何人袒護。」 對於誰接湖廣布政使司這個職位花裴卿羽不關心,對於空出來的從上到下的許多職位由誰,誰,誰接替,花裴卿羽看似不關心,心裡卻自有一桿秤,這些蕭靖羽自會做的很好,二人總是心有默契。 每一個地方都是一個圈子,每個圈子都有一個中心,圍繞這個中心的地方官員,是六正之官還是六邪之臣,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身不由己的圍著中心轉,遵循每個地方約定俗成的規矩,要麼被踢出局,要麼就圍繞這個中心打轉,全看這個中心的臉色過活。 但凡她走過的地方,都將其平衡打亂,撥亂反正給他們重新開始彌補的機會,但若是從根子上爛透了,那麼不好意思,她多花一點時間捋一捋,帝國有的是儲備的人才,多的是幹勁十足的副手,提上來,也在文職上「精兵簡政」,減少程序,提高效率,還能把官員的月奉漲上去,何樂而不為。 花裴卿羽與花一然相對而坐品茶,花裴卿羽手中捏著花一然遞給他的要準備呈交的奏摺。 「哥哥,你就是註定要做宰輔的。」 「慎言,丫頭!」 「你提出的大力整治吏治,以尊主權,課吏治,信賞罰,一號令,淘汰一批冗官,理清六部及有關單位職責,使政律暢通,秩序井然,這目標多宏偉啊!我再講講這三年的收穫,咱們再探討一下拿出具體後續方案以備當你呈上此奏摺被那些頑固派攻擊。」 「我正有此意,畢竟我走過的地方不多。我是想著儘快內部安定,團結。」 「你擔心什麼?」 「遼東不太平。」 「打仗?裴家軍在那操練四年了,是時候將倭寇徹底打下來了。」 「太子要大婚了,估計會在年末,太子說了,要你不論如何都要回去觀禮,他只有你一個朋友。」 花裴卿羽點頭,時間過的真快啊,磨磨蹭蹭自己都已經九歲了,也不知蕭容無殤把青海折騰好了沒有?是想與大漠國和平還是開戰? If you loved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