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不過,他們很快便滿懷失望,「他只是一個小小的演員,能有多少錢?」 – 論寫小說的靈魂

「攝政王爺今日也如此好興緻,前來酒樓飲酒,還真是難得,今日這頓我請了,還請攝政王爺與王妃吃好喝好。」 蘇七裝作不知這人是誰,好奇的朝夜景辰問道:「這位是……」 不等夜景辰開口,宮文昊便主動回道:「王妃娘娘,我是太後娘娘的兄長宮文昊。」 蘇七笑了笑,「竟是太後娘娘的兄長,碰巧同在一家酒樓吃飯,不如一起坐坐?應該不耽誤你辦事吧?」 宮文昊知道自家妹妹在宮中能坐穩太后之位,靠的全是夜景辰在幫襯。 他巴不得可以與夜景辰的關係更近一步,當即順勢坐下,「今日要陪的不過是些生意場上的朋友,不要緊。」 他從商,未入朝為官。 夜景辰不說話,蘇七有一搭沒一搭的向他打聽一些生意場上的事。 宮文昊確實很有自己的生意頭腦,有問有答,替蘇七解了不少疑惑。 半個小時后,簡詩樂才不動聲色的碰了碰她。 她停下話頭,「多謝你的見解,就不耽誤你去陪朋友了。」 宮文昊起身告辭,臨走前還客氣的說了一句,「若王妃娘娘要做什麼生意,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 蘇七道了聲謝,目送他離開。 包廂門重新關上,簡詩樂立刻說道:「攝政王爺,蘇姐姐,他與安附馬一樣,都與殺心的臉部比例有七八分的相似,近距離看后,他的鼻子卻比安駙馬更像殺心。」 蘇七看了簡詩樂一眼,「有幾分把握?」 「若沒有更貼近的人出現,有很大把握應當是他了。」簡詩樂下完定論后,臉色忽地一沉,「若真是他害死了我的爺爺,我……我找他拚命去。」 顧子承壓住情緒上揚的簡詩樂,「你若真能找他拼得了命,上一次就不會被他綁走了,這件事聽姐姐的。」 簡詩樂只好眼巴巴的看著蘇七,「蘇姐姐……」 蘇七抿了下唇,「這件事急不來,我們回去后先多方調查他的活動軌跡,再將之與殺心的活動軌跡做對比。」 簡詩樂用力的點點頭,「好,我聽蘇姐姐的。」 因為夜景辰在場,顧子承與簡詩樂吃的不多,提出先回明鏡司調查宮文昊。 一時間,包廂里只剩下蘇七與夜景辰。 蘇七的小臉一垮,也沒心思吃飯了,雙手托腮的看著他,「詩樂這幾天沒有行動么?我還真有些擔心,她會跟溫蘭諾一樣,長線放著放著就不見了。」 夜景辰淡然的送了口青菜入嘴,「殺心如今對什麼最感興趣?」 蘇七無精打彩的回了一句,「溶洞的藏屍案。」...
"少霆。" “少霆。” 1 min read
男人的黑眸準確無誤地對上了她的。 蘇翎也不閃躲,她眨了眨眼,戲謔地挑了挑眉,”好像和你在一起,我總是受傷。” 不管直接的還是間接的,都已經炮灰了好些次了。 “後悔?” “啊?” “你後悔和我在一起?” 男人深邃的目光牢牢鎖定在她嬌豔的臉龐上,蘇翎有那麼一瞬緊張,可隨後就釋然了。 她的脣角微揚,眼底的笑意越發濃郁,”不後悔。” 即便這麼說,可是男人的眼神還是沒有移開過分毫。 她噗嗤一樂,小手拽上他強壯的手臂,狀似撒嬌道,”我哪敢?你就是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呀……” 霍少霆嘴角一抽。 深不見底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絲毫不讓人看明白他對這個答案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回去過後,蘇翎就給人事部打了電話,請了三天的假期在家休養,她都想好了攻略,把整天宅在家裏的喬小奈叫到家裏來一起嗨,沒想到計劃還沒開始,就破產了。 晚上心血來潮給喬小奈打了個電話。 結果接電話的變成了喬子南。 蘇翎雖然怔愣了一下,不過也並沒有太大的意外,畢竟這兄妹倆一直住在一塊兒。 她禮貌xing地問了下,”喬先生,小奈在家嗎?” “不在!” 喬子南的聲音有點冷,語調上沒有一點猶豫。 蘇翎想了想,只好說,”那行,等她在家了,您讓她回我個電話。” “可以!” 說完,就啪地一聲掛了電話。 蘇翎看看手機,又想了想,她的眸子轉向正靠坐在沙發上看文件的霍先生,又奇奇怪怪地轉回視線,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麼了?” 霍少霆合上手邊的文件,大步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