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不知有何見教?」 – 禦九天

“什麼?撫養費?誰稀罕他的撫養費了?”簡然沒好氣地吼道,把周圍的目光都引了過來。 80g.co她有手有腳,她自己能夠賺錢養得起孩子和她自己,她是想問秦越,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認爲小然然是”物品”麼? 可以任他踢來踢去? 她把小然然讓給他撫養,是因爲她認爲小然然跟他的感情更深,而他竟然讓她帶走她帶來的”東西”。 這個東西還是小然然。 “簡小姐,我們也是替秦總傳話,你要是有疑問,你可以去問他。”唐毅客氣道。 聽唐毅說,讓她去找秦越問個清楚,簡然又退縮了。 她能問秦越什麼? 就像她提出要離婚,他也連一個爲什麼都沒有問是一樣的,她怕是去問了,她只能得到一道冷漠的眼神。 她最珍視的人,她還想着把小然然留給他,可是他根本就不稀罕,那麼小然然她要,她養着。 簡然深吸一口氣,說:”黃律師,不是讓我去貴賓室跟你們的秦總簽字,那還不帶路。” 離婚是她提出來的,秦越一一答應,沒有一點異議,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簡小姐,這邊請!”黃律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走在簡然的前方給她帶路。 簡然剛要擡步跟上,卻忽然聽得唐毅在她的耳邊輕聲說:”秦太太,秦總的性子就是那樣的。要是你們吵了架,你主動跟他說幾句好話,肯定就沒事了。” 雖然總裁大大的家事卻是不是他們該考慮的,但是要是他們不知道病因出在哪裏,以後可能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今天他們秦總很嚇人,不是他們的秦總髮了多大的火,而是他們的秦總似乎又變回幾年前那個冷冰冰的,臉上彷彿寫着生人勿近幾個大字的高冷總裁大人。 這樣的秦總才是真正的嚇人啊。 就在他們摸不清楚總裁大人爲什麼一夜之間回到了解放前,總裁大大叫了律師幫他擬一份離婚協議。 大夥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了。 問題肯定是出在他們總裁大人的太太身上。 跟在秦越身邊的人誰不知道他寵妻如命,這突然提出離婚,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謝謝你的好意!”簡然道了聲謝,便緊緊跟上黃律師。 貴賓室,不僅有專人接待,還有茶水侍候着,有錢人離婚的待遇都和普通的平凡人不一樣。 秦越坐在沙發裏,優雅地翹起二郎腿,手上夾着一根煙,看到簡然進來,他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卻自覺地滅掉了手裏還有大半支的香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