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黃統領,你可要及時趕到啊。」牛清源看著大營外,黑壓壓的全是齊軍戰船,心裡暗暗祈禱。 – 小雪不停的下

wizzyweb.info何雲舒將養的差不多了,只是臉色還很差,走路也有些虛晃,她躺不住了,任穗兒扶著,急匆匆就去了書房。 一進去,她就直接喊道:「爹!我明天不能進宮!」 要是被宮裡的人發現她小產過,也許太后都不會保下她,畢竟這是失貞的罪名,還是在一切規矩森嚴的皇家! 何海看她瘦了一圈,這會兒還披散著頭髮站在風口,何海連忙關上門,又將何雲舒扶到了軟榻上,「大夫說了你不能吹風!怎麼這麼不聽話?要是真傷了身子該怎麼辦?」 何雲舒一坐下就急聲道:「爹,來不及了,你就說我得了會傳染的重病,趕緊將我送走!」 何海皺緊了眉,「雖然這麼做容易惹人生疑,可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見何海同意,何雲舒又壯著膽子問道:「爹,你真的沒有對元恆哥下手?」 這幾天何海對她看的很緊,她傳不出消息,關於李元恆的消息也一點都送不進來,何雲舒不知道李元恆現在怎麼樣了。 何海聽她還在擔心李元恆的安危,他嘆了口氣,「我的傻女兒,李元恆必定是有了我們何家以外的靠山,他不可能再哄著你了!」 何雲舒一聽就豎起了眉頭,「爹,你別說了!元恆哥不可能這麼做的,他答應過我的,而且何家是他唯一的選擇,除了我們家,還有什麼人能幫他呢?」 何海也說不出來,的確,除了何家他根本猜不到還有什麼人會幫李元恆,可實情就是李元恆被人救走後一直音訊全無。 見何海說不出話來,何雲舒放心許多,「我不管,等這件事過去我只會嫁給元恆哥,爹,你最疼女兒了,你就成全女兒吧!」 何海無奈地看著何雲舒,哄道:「先別說這些了,趁著天黑,一會兒你先去城外莊子,就在那裡好好住一陣子養養身子,事情過去后爹就去接你回來。」 何雲舒不甘不願地點了點頭,「好吧。」 然而就在何海將車馬都準備妥當的時候,門房傳來了消息。 「老爺!一群宮裡的侍衛在門口堵著!還有個轎子停在中間!」 這時候任何一點宮中的消息都能讓何海緊張,他皺緊了眉頭,急聲問道:「是誰啊?」 小廝搖搖頭,「並無人通報,那些侍衛也兇悍得很,小人不敢多嘴。」 怎麼會這樣?何海只好硬著頭皮往外走去。 大將軍府的門口,夜幕中,一隊侍衛提著燈籠分作兩排,照亮了門口的空地,而另一隊侍衛則手握長劍護衛著中間的黑色轎子。 這些人訓練有素,沒有一點聲響,就這麼站在大將軍府的門口。 看到這個陣仗,何海臉更白了,他心底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於是他立刻低聲和身邊的親衛說道:「增派五十人立刻送大小姐從後門離開。」 他剛吩咐完,轎子里就傳出了完顏昭的聲音,「大將軍,難道朕來的不是時候?」 聽到這個聲音,何海頓時呆住了,居然是皇帝親臨大將軍府,可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宮中不問政事、唯唯諾諾的小皇帝怎麼會親自過來? 顧不得多想了,何海立刻叩拜,「臣何海恭迎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