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21

「雀說,哎呀……,要救人就快點,梁冬,再不救人恐怕就沒機會了!」頓時,九幽冥雀首先受不了,一道紅光飛掠了過去,就斬斷了梁冬吊在半空的鐵鏈。 – 九星之主

在搞什麼? 踩在紅玫瑰上,浴室裏一陣輕微的水流聲音,微微虛掩的浴室門沒有反鎖,楚臨風皺著眉頭推開,裡面的人也剛好走了出來…… 黑色的睡衣裹著沒擦乾的身子,身上的水滴讓那層薄紗緊緊貼附身體,散落的長髮,粉嫩的紅唇,配上一張嫣紅的小臉,就是一道大餐秀色可餐。 “你笑什麼?”沐念羞得抓過浴袍裹住自己,鼓起的小臉氣的發抖。 沐念是真的很生氣,非常生氣。 想著這幾天跟楚臨風鬧彆扭,今天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穿了這麼一身打算討好楚臨風,現在這算什麼竟敢笑話她。 沐念知道自己身材不好,可楚臨風也不能這樣嘲笑自己。 氣死了、真真的是氣死了。 沐念生氣的跳上大床,被子蓋過頭,伸出的一隻手,拽著那件不算睡衣的睡衣丟在地上。 楚臨風走到床邊,撿起那件被小妻子丟出來的睡衣,放在鼻尖嗅著上面的香氣。 這個時候要是還不知道小妻子在做什麼,楚臨風就是個笨蛋了,不過真的不是他想笑場,實在是小妻子那件內褲太有個性了。 一身性感內衣下,一個黃方塊在上面大笑,也難怪楚臨風會笑場。 放好的睡衣,楚臨風伸手解開身上的白色襯衫,****的上半身躺在床上,”老婆……”扒開深埋在被子裏的小人,楚臨風討好的哄著,”老婆求原諒。” “那你說你那裡錯了。”扒開的一條縫,沐念義正言辭的問著,一雙大眼瞪得圓溜溜的,一副非要問出個結果的架勢。 “恩……”楚臨風無言,皺起的眉頭明明沒有錯,卻還要一味討好,想了想後,無比真誠的說到,”我錯了,我不該笑你的內褲,我……” “哇!你還說。” “……” 沐念再次拉著被子把自己埋了進去,哭死的節奏她不想說話。 唯一的敗筆就是那條內褲,雖然賣睡衣的時候齊棋也說過乾脆再買套內衣,但沐念堅持穿自己的,哪知道被齊棋鄙視了,當時沐念覺得是她不懂得欣賞,現在看來是自己太幼稚了。 第一次主動勾引男人就變成這個樣子,太打擊人了。 楚臨風也很無言,他都不知道小妻子原來那麼敏感,看著房間裏的佈置,想著小妻子精心準備的這一切,楚臨風覺得自己是罪惡的,要不是他那一笑,應該現在兩人躺在床上纏綿啪啪啪,而不是現在這樣,她哭著楚臨風哄著。 哄不好的人楚臨風一把拉下被子,附身而上用自己的嘴堵住那張哭鬧的小嘴。 屬於沐念的氣息撲進鼻腔,甜蜜的味道在兩人嘴裡劃開,楚臨風貪戀的吸取她嘴裡的蜜汁,拉著她的小舌,跟著自己的舌頭纏綿舞動。 If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