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當然不會,我相信她,像是這種花花公子她才看不上眼。」 – 怪獸武俠小說

onebondstreet.com靳盛行突然也就冷靜了下來,他摁著亂跳的太陽穴,過了好一會兒終於平靜了下來。 「這件事不可能是誤會,我記得當年你母親……離開過一年的時間。但是按這個年齡算的話,那個孩子應該就是他們的。 你們兄弟倆才是我的兒子,簡漫桐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把她接進我們家。 這些年,我跟你母親的關係也就平平淡淡的。 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的婚姻也就該解除了。也就得到了解脫,你去把律師叫來。去吧……」靳盛行擺擺手,說不心痛是假的,雖然他們夫妻這些年一直磕磕絆絆吵架不斷,但是他沒有想到,會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 「爸,婚姻不要解除。要不然我們家的新聞真的是……再說母親也是有功勞的,你就給他一次機會。」靳書然自然是不願意讓他們離婚。 「等你結婚成家了,你就會能體會到我的艱辛。按我說的去辦,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她。」靳盛行鐵了心,既然宋晚早在多年前已經背叛了他們的初衷,那麼這場婚姻就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靳書然沒有房子,這是父母的婚姻,他作為兒子也摻和不了。 「嗯,我先送您回去吧,或者說你先到我那裡住一陣子。」靳書然不放心父親一個人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誰也擔負不起。 「送我回家。」靳盛行踉蹌著站起來,靳書然扶著離開了。 簡琳看著靳書然父子倆離開之後,這才回去處理公事去了。 宋晚一個人在家裡有些忐忑不安,一直都看著丈夫跟兒子進了家門。 靳盛行一個眼神,靳書然就出去了。 「老公你是哪兒不舒服嗎?每次這麼難看。」宋晚小心的上前問她生怕這件事情被丈夫知道了。 靳盛行坐了下來,宋晚對丈夫的態度他有些琢磨不透了。 「宋晚,這些年你一直對我不冷不淡的,我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是……你跟簡偉倫的孩子都已經那麼大了,你難道就沒有跟我解釋的?」靳盛行恨不得撕碎宋晚的那張臉,現在他是越看越噁心。 宋晚臉色刷的白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丈夫,沒想到這件事他已經知道了。看來就算解釋,他也不會聽什麼的。 「你想怎麼辦?」宋晚問。 靳盛行被氣笑了,他突然站起來一把拽過宋晚的肩膀,狠狠地攥著手裡,用足了勁兒。 「既然你天生這麼犯賤,那我們就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立馬離婚。你給老子立馬滾蛋,你太讓我噁心了。 宋晚,沒想到你還會來這麼一手。你是不是要聯合簡偉倫侵吞我靳家的財產,要不然你不會這麼多年一直對我冷淡如此。 你倒好,反過來對別的男人卿卿我我,你到底把我當成了什麼人……」靳盛行的話越說越難聽,最後簡直是不堪入耳。 宋晚任由靳盛行羞辱著,她沒有反抗,只有眼淚不停地往下路,因為她欠他的。這輩子也還不清,只有讓他出了這口氣,一切才能平息下來。 啪! 靳盛行實在是氣不過,他隨時就給了妻子起個響亮的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