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是的,首先病毒能被身體免疫系統識別,注入后,可能會引起強烈的免疫反應,導致病人死亡。另外,基因重組DNA的過程是隨機的,治療基因可能會錯誤地插入到編碼區,破壞該位置的其他正常基因,非但是治病良藥,也有可能成為另一種致死病毒。」 – 小說美學史

「你知道他認識的還有誰患了此病么?」 南辭搖頭,為什麼那麼問? 「這個病只有女人才能傳染給他。」路白沒有不好意思,直接問南辭,都是男人,雖然在問之前下意識的看了看花裴卿羽,還好,醫者面前只有病人,沒有男女。 「你胡說。」南辭怒,可想到他們認識的時間並不長,她也不算了解他,又失了底氣。 「我認識他雖然也快一年時間了,但都是斷斷續續的遇見他,每次遇見我們都是在各自尋葯,他尋他要的,我尋我用的,並不多交談別的,後來因為要去同一座山才結伴而行。三個月前我發現他體力越來越差,總是全身發燙,他讓我采了好多草藥熬給他喝,後來不發燒了,可是皮膚上卻有好多像楊梅一樣的東西。 「喂!有那麼明目張胆吃豆腐的嗎?喂,不要暈過去呀……」 – 美學初步研讀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他說能治卻沒告訴我是什麼病,只是他服用的藥物越來越多,可身體卻更差,紅疹的地方也開始爛,他清醒就沒有個時候,我聽說九齡堂很有名氣,省城有最好的大夫,我沒辦法了,我不認識別人了,所以我們就來了。 我相信他不是那種人,他心悅的姑娘也不是那種人,或許是迫不得已。」 即使有面紗蒙面,也能看到南辭的耳朵紅了,她因為一些原因經常入俗世採藥行走,也聽說過俗世有一種由女人才能傳染給男人得病,叫楊梅毒瘡,無葯可治,死路一條。 在南辭解釋為若素辯白的時候,花裴卿羽已經給若素行針並取了三管血。 南辭激動了:「他還有救對不對?」 「你能保證你煉的丹藥百分之百合丹么?你的丹藥百分之百有效么?」花裴卿羽問,南辭搖頭,她保證不了,所以是盡人事,聽天命! 「這個病就是清血,解毒!」 看到花裴卿羽要下處方了,路白將若素的病曆本翻開記錄花裴卿羽的診斷結果以及處方,結束之後強自鎮定的看向花裴卿羽得到花裴卿羽肯定的回答:「這病能治,也就是時間會長一些,兩個月為一個療程,內服外敷。」 南辭就要撲到若素身上告訴他這個好消息,卻被花裴卿羽胳膊擋開:「你可不能被傳染上,否則誰照顧他?」 南辭以為花裴卿羽看穿了自個的心事,壓根就忘了她現在的男裝打扮,低著頭扭捏著,說的啥嘛,自個再激動也不可能此刻把他撲了,雖然曾經往那方面想過,他若不心悅自個,不和自個在一起,自個就先把生米煮成熟飯,不留遺憾。 師傅就教導自個:如果遇上自己看順眼的人卻不能在一起,是選擇跟他做一輩子的朋友還是一夜夫妻?一輩子的朋友自個是絕對不幹的,以朋友的身份在旁邊看別人恩愛她做不到,她寧願一夜夫妻讓他心裡永遠有她的位置。 蔣太醫和路白卻頭皮發麻,苦著臉,暴殄天物啊,兩個都長得俊俏的男兒居然斷袖?咋想的! When you have any k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