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21

「女王之罰!」薇娜與妹妹心意相通,長鞭一振,漫天的鞭影兜頭落向山田洋介! – 我的怪物書庫

風敏本能的一陣緊張。 她不喜歡這種緊張感,她大可不必把葉悠悠放在眼裡。或者說,葉悠悠不配成為她的敵人。 然而現實是,一陣危機感湧上來,她整個人立刻進入戒備狀態。手,挽住了霍寒蕭的手臂,宣示自己的所有權。 葉悠悠的目光落在兩人親密的身影上,心中一痛。 心頭一直捏得她無法呼吸的那隻手,又開始撕她的心臟。 他們已經分手了,她沒有資格吃醋,然而胃裡的酸意仍快將她溺斃。她想轉身逃跑,然而,她不能。用盡最大的力氣,停留在原地。讓自己的卑微,徹底地展露在他眼前。 「霍先生……」葉悠悠一開口,嗓子就好像含了一口沙子那麼干啞。 「葉小姐,你怎麼來了?」風敏假裝疑惑地看著她,手卻不由自主地挽緊了霍寒蕭。昂頭,彷彿她的正牌女友一般,將背挺得筆直。 「霍先生,我、我能和您談談么?關於我弟弟的……」 霍寒蕭唇線緊抿,輪廓也緊緊繃著,一臉漠然。 這個女人昨晚一晚上沒睡么?憔悴成這個鬼樣子。整個人瘦了一大圈,慘不忍睹。還是她故意把將自己搞得這麼憔悴,以博取他的同情心? 他對一個背叛者沒有同情心,他想要擺脫那該死的不舒服的感覺。 「葉小姐。」風敏先一步客氣道:「我和霍大哥正打算回酒店,沒有空,抱歉。」 「霍先生……」葉悠悠上前一步,風敏卻很警惕地擋住了霍寒蕭一半的身子。 這一次,她的語氣嚴厲了幾分。 「葉小姐,雖然我不清楚你有什麼事,但我相信你弟的事與霍大哥無關。霍大哥是你的上司,也僅此而已。你需要幫助,應該去找警察或者你的親戚朋友。我們時間寶貴,沒有義務幫你。」 葉悠悠現在腦子很亂,耳朵基本上是處於一種失聰的狀態,風敏的話她聽得並不清楚。 她的目光只是緊盯著霍寒蕭,他是她唯一的希望,「霍先生……」葉悠悠用眼神央求著他,只有他們之間能懂的眼神。 見自己說了那麼多,葉悠悠還是只看著霍寒蕭,當自己這個「女朋友」不存在似的,風敏心裡很不痛快。 這年頭,三兒都這麼厚顏無恥? 「葉小姐,我把你當朋友,才好言好語與你溝通。你何必這樣糾纏不休,鬧得彼此都不愉快?」 「霍先生,我只有幾句話想說,很快就說完……」葉悠悠語氣焦急。 「你……」風敏皺眉,看向霍寒蕭,想觀察他的反應。但霍寒蕭臉色極寒,就像看待一個陌生人,毫無情緒。這是否說明,他已經對葉悠悠忘情了? 「我對你的話沒興趣。」霍寒蕭說完,目不斜視。 風敏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生出一股勝利的快感,嘴角一揚,得意地瞥過葉悠悠,跟上了霍寒蕭的腳步,就要坐上他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