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可比,你跑哪兒去了,你知不知道,你一走都快急死我了。」以後也顧不得可比身上一身髒兮兮的了,愛憐的撫摸著可比的頭,想著上一秒還在擔心可比會被弄丟,下一秒卻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以後的心裡說不出來的開心。 – 小說寫作

沐念的怒火燒著,齊棋滅屍毀記的把最後一片餅乾塞進嘴裡。 滿滿的嘴巴說不出話來,白了沐念一眼,那架勢是在說她小氣。 這個死齊棋,她都沒存貨了,啊…… “臥槽沐念。”張牙舞爪的沐念撲了上去,掐住齊棋的脖子猛晃”你給我吐出來,吐出來……” “我吐出來你還吃呀!我靠,沐念你丫的放手。” 被沐念晃得整個世界都在旋轉,齊棋難受的拽下鎖在自己脖子上的爪子,”沐念你個小氣,大不了我中午請你吃壽司好了。” “誰要你的壽司,我要我的餅乾,還我餅乾、我要餅乾。”沐念說著又撲了上去,被壓得措手不及的齊棋在看到背後一道身影閃過之後,求救的伸手喊著,”總裁快救救我,我要被這個瘋子壓死了。” 楚臨風從兩人旁邊走過,西裝筆直的他一雙眼睛幽暗的盯著壓在齊棋身上的沐念,感覺身後兩道光,沐念回頭剛好對上楚臨風的目光。 “總裁。” “恩,精神不錯。” 楚臨風話中有話,沐念習慣的在面對他就小臉一紅,低垂的腦袋,用頭頂對著楚臨風。 “齊秘書。” “是!總裁。”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摸不到頭腦的站了起來,走到沐念身邊不明白怎麼回事。 不是楚臨風在調戲沐念嗎?幹嘛又叫她了。 看了一眼身邊跟小媳婦似的沐念,鄙視她沒骨氣,揚起的腦袋掛著一天豔笑,”總裁,叫小的幹嘛!” 齊棋笑得燦爛,楚臨風眼底閃過一絲算計,某人沒看見,沐念卻在抬頭的時候不小心捕捉眼裡,同情的看向齊棋,很只覺得像旁邊移動兩步。 沐念敢肯定,這個****女人要倒楣了,招惹楚臨風這個瘟疫,沐念只能表示她的同情。 “剛才我和慕林的人通了電話,他們的人說與我們公司的契约出了一點差錯,齊秘書要是閑的話,跑一趟慕林怎麼樣?” “那不行,我很忙的。” 齊棋一聽完楚臨風的話,馬上擺出一副我現在很忙不要打擾的表情,坐回自己位置,板著的臉一般正經的看著桌上檔案。 一連串的動作,沐念奇怪的眨眨眼睛,怎麼她覺得齊棋像是在害怕…… 楚臨風輕哼一聲,沒說再說的錯身而走,臨走還不忘給沐念一個警告,嚇得沐念坐回椅子,在某人的背影後豎起一隻中指。 “總裁,我打理好了,你看好看嗎?” 一陣香風飄過,一道火一樣的身影一閃而過,長髮披肩,大紅的抹胸長裙,妖豔的人閃身站到楚臨風身邊,恨天高嚇得襯托下兩人半個頭的差距,沐念回頭打量,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會覺得他們如此相配,比自己站在楚臨風身邊的時候還要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