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可是……」 – 大學生寫作技巧

「我沒事。」簡詩樂搖搖頭,「我就知道你會回來救我們的,對了,他呢?」 說話間,她鬆開蘇七,緊張的看著她的眼睛,生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蘇七迎上她的視線,「子承沒事,眼下正在跟顧神醫做事,你先別擔心,好好在明鏡司中休養。」 簡詩樂長鬆了一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你爺爺……」蘇七抿了下唇,「昨天發生混亂之後,他便不見了,眼下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簡詩樂的表情微滯,「那他是自己跑的么?」 蘇七搖搖頭,「目前還不知道。」 簡詩樂忽然凄涼的笑了笑,「蘇姐姐是怎麼說動他出來作證的?」 之前爺爺執拗的寧願犧牲自己父母的性命,也要跟隨先帝,這次他竟然肯站出來,她怎麼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由。 「先進去裡面坐下來,我慢慢與你說。」 「好。」 一行人進入明鏡司裡面,蘇七將阿彩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簡詩樂聽著聽著便落下了眼淚,「我父母竟然是因為一個女人而慘死的,他當真是狠得下心啊!」 蘇七取出手帕替她擦了擦眼角,「不哭了,不值得。」 簡詩樂用力的點點頭,「他如此不顧念我們之間的親情,以後,我雖姓簡,卻與他再無關係了。」 蘇七嘆了一口氣,「你還好么?」 簡詩樂強撐著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我很好,我總算是認清了他的心有多狠,我好得很。」 不等蘇七再說點什麼,簡詩樂便自己用袖子把眼淚擦乾淨,「蘇姐姐你別擔心我,我沒事的,雖然……這會子是有些難過,但我能撐住。」 蘇七看著她通紅的眼睛,實在找不到什麼話來安慰她。 知道她需要時間,才能自己走出來。 「你要不要去與子承一同做事?」蘇七想找點事讓她做,她唯一能幫到她的,大概只有這一點了。 簡詩樂的眼睛亮了亮,「可以么?」 她的確如蘇七想的那樣,只要忙起來了,便沒功夫想其它亂七八糟之事了。 「當然可以。」蘇七低笑一聲,「我只是擔心你身體受不了,其它的可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句話是在向她表明,她現在完完全全的信任她,在她心裡,已然把她當成了自己人。...
, 1 min read
慕容初見到文雅的樣子的時候,就讓他想起了自己當年見到米小戀時的樣子,加上文雅有一張和米小戀相似的臉,讓他完全的看呆了。 “你放手,我還要趕路呢!”如果不是文雅發出了聲音,慕容初都不知道自己會再看多久。 當年追米小戀是有目的的,可是米小戀長的漂亮又很自愛,他一直都沒有得手,所以那就是他心裡的痛。 “走跟我上車!”慕容初拉著文雅就上了車。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文雅掙扎著,不過她的力氣可是沒有慕容初大的,他乾脆的就把文雅給抱了起來,塞進了車子的後座裏。 慕容初把車門鎖了,他又繞到了前面上了車,開著車就走了。 文雅臉上有著一瞬間的得意,不過很快就消失了,她還在後面不停的折騰著。 “你再鬧我就在車上把你給辦了!”慕容初威脅她。 果然文雅就再也不鬧騰了,她溫順的坐在了車後。 到了目的地之後,慕容初發現了文雅在哭,還很小聲的那種,怪不得剛才在車上那麼的安靜。 “下車吧。”慕容初對文雅說道。 文雅抬起了那清秀的小臉,臉上有著珍珠一樣的淚水,看的人心疼。 “你是要帶我上哪裡去,我要回家,我今天休息我要回去看看我的家人。”文雅怯怯的說著。 “我只是請你吃個飯,吃完了我就送你回去,怎麼樣?你就不要哭了。”慕容初見她哭的樣子很美,怎麼看都有著米小戀的影子在。 “你不會侵犯我?我可是農村的女孩子,對一些兒事情看的很重的。”文雅擦了擦自己的眼淚。 “當然不會,你當我是什麼人了?”雖然剛才慕容初確實有要直接辦了文雅的衝動,不過這個時候,他好像又有點兒下不了手。 “哦。”文雅應了一聲兒,她才從車裏出來了。 很容易讓男人得到的女人,是不會讓男人珍惜的,男人和女人之間就那麼點兒事情,還是要有一點兒神秘感的好。 慕容初去拉文雅,文雅下意識的就把手給縮了回去,不過慕容初就堅持的把她的手拉在了自己的大手裡,不過這個女人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農村來的,不過那手卻是很嫩滑的。 “剛才你跟著她發現了什麼?”米小戀問鄧飛。 “今天文雅很是奇怪,天氣還這麼冷,她穿的很是單薄,不過很快的出門就遇到了慕容初,慕容初把她給硬拉上了車了。”鄧飛對米小戀說道,不過他沒有說文雅穿的是什麼。 “那天我就發現了她好像是有意的去招惹的慕容初,今天果然也是,那條路就是慕容初每天必走的路,她還真是有心機,不過她為什麼會對慕容初感興趣?”米小戀自言自語道,她就是沒有明白為什麼文雅會對慕容初有興趣。 “那少奶奶,我去查一下吧。”鄧飛對米小戀說。 “不用了,這個你也不好查,對了鄧飛,你去這個地址,看看這家人裏是不是有這樣的一個女兒,也順便的看看這家是個什麼情况。”米小戀說出了一個地址,讓鄧飛去查查。 “好,我馬上就去。”鄧飛拿著紙條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