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主人的修為,真是超出我們的想象啊…」小白悠然地站在旱石烈鳥身上,又是驚喜又是驚駭地說道。 – 全職藝術家

媽媽能夠醒來,小然然可開心了,不管見到誰都會開心地炫耀:”然然的媽媽沒有不要然然,媽媽是愛然然的。” 所以,這會兒爸爸在削水果,小然然主動承擔起喂媽媽吃水果的任務,因爲媽媽剛剛醒來不久,還不是很有力氣,需要爸爸和她一起照顧媽媽。 “謝謝寶貝!”簡然溫柔道過謝之後才張嘴咬蘋果,咬蘋果的時候她故意連同小然然的手指也咬住。 “媽媽,然然的手指不能吃!”小然然本能想要抽回小小的手指,但是剛剛有動作,她又停下了。 爸爸千叮萬囑,說媽媽的身體很虛弱,讓她要好好照顧媽媽。 她有牢牢記住爸爸話,所以她不敢太大力抽回手指頭了,萬一傷到媽媽,媽媽又睡覺不理她和爸爸了,那可怎麼辦好呢? “手指不可以吃麼?”簡然裝着不懂的樣子,故意逗他們家的然寶寶玩。 “不可以!”小然然很緊張地搖了搖小腦袋,軟乎乎卻又很堅定地說道。 她猜想媽媽昏睡了這麼久,一定是腦袋睡壞了,所以才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 “可是媽媽想吃然然的手指頭,然然可以讓媽媽吃麼?”看到小然然眨巴着的大眼睛,眼睛裏寫滿了各種不可思議與驚訝,簡然忍不住就想多逗她一會兒。 小然然扁了扁嘴,搖搖頭,又點點頭,再搖搖頭:”媽媽,然然的手手髒髒的,不能吃!” 小然然沒有直接拒絕媽媽,而是想了又想才開口拒絕的,她有想過讓媽媽咬她一口吧,但是一想到咬手指很痛,她又猶豫了。 簡然湊近小然然,在她粉嘟嘟的臉上親了親:”寶貝,媽媽逗你玩呢。你是媽媽的寶貝,媽媽只是想要親親你,不會吃你的手指頭。” 玩笑開到一定的時候就好了,再說下去,把小然然嚇哭了怎麼辦,簡然當然知道適可而止。 醒來兩天時間,簡然的氣色好了許多,當然這跟秦越無微不至地照顧着她是分不開的。 她醒來這兩天,秦越還是寸步不離地照顧着她,按照醫生的吩咐,他讓家裏的傭人做了很多藥膳,再由他親自喂簡然吃。 餐餐如此,他一點都沒有不耐煩,又溫柔又細心,真是讓許多人都羨慕不已。 秦越削好水果,將小然然一把抱回來,親親她粉粉的臉蛋兒:”小傻瓜,媽媽最愛你了,怎麼會咬你。” “不準罵我們的然然傻,我們的然寶寶是最聰明的寶寶了。”可能是剛剛失去了腹中的孩子,簡然更加溺愛他們家的然寶寶了,誰都不能說然寶寶一個不好的字。 “嗯,是我錯了!”秦越溫柔地笑了笑,又道,”我的大小然然都是天底下最聰明的寶寶,只有我最笨。” 在他的大小然然面前,秦越願意步步退讓,願意做他們一家三口當中最”笨”的那一個。 他願意用寵着她們,疼着她們,一輩子! 讓她們一大一小兩個他生命中最珍視的兩個女性,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兩個小女人。 “爸爸不笨!”小然然心疼爸爸,自然要替爸爸說話。 “嗯,爸爸不笨,我們的然然也不笨,大家都不笨。”秦越捏捏小然然的臉,將她放到地上,”然然出去找小姑姑玩,爸爸有話要單獨和媽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