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ulyssesj56

trumpetresources.com楚鷹帶著黃金和雷十二,他們的目標仍舊是”皇城壹號”,他不出手並不代表他可以錯過今晚的行動。 正如他在曹建軍面前說的那樣,他會派人密切監視著這些娛樂場所,如果有一處兩處抓捕行動失敗也就算了,再多的話這裡面就有文章了。 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楚鷹將會毫不留情的殺掉曹建軍,一方面殺雞儆猴,另一方面他要檢驗一下警官證的特權到底有多大。 皇城壹號並沒有因為前幾天的打砸事件而造成多大的影響,不但照常營業,來來往往的人更是絡繹不絕,當然也少不了一些開著豪車前呼後擁的貴賓級客戶,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對於即將到來的抓捕行動,這裡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最起碼曹建軍或者別的什麼人沒有對這裡發出警告。 “打掉這些娛樂場所之後,整個京城這種類似的地方都將遭受一次大清洗,這種地方哪一個不是日進鬥金,我們要不要涉足這個行業呢。”黃金沉吟道。 楚鷹淡淡道:”我們所擁有的產業越少,敵人越是不能抓住我們的把柄窮追猛打,而且現在我們最需要的不是錢,這樣的產業暫時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對楚鷹來說,這方面他曾有過教訓,當初的代言人淘汰賽,他就是因為在青山鎮有產業,敵人才抓住這個,若非有大青山度假山莊的防禦,他現在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坐在這裡了。 沒有可供對手抓住的把柄,旗下沒有產業,不但可以少操很多的心,也讓敵人在對付他時,只剩下唯一的一條路。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天昊盟在用各種手段壯大了自身實力之後,仍舊沒有將他楚鷹怎麼樣的原因所在,到頭來還不得不跟國際上的那些殺手合作。 或許,天昊盟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以後的長遠打算,只要掃清了楚鷹這個障礙,前面的路將是一馬平川。 當然了,這一切的前提還是要做掉楚鷹。 “那還真是可惜了,酒吧ktv之類的不但可以賺錢,還可以讓我們拉攏人脈,蒐集情報,更重要是兄弟們可以每天都有美女陪伴啊。”黃金嘿嘿笑道。 楚鷹啞然失笑,”你們才多大點的熊孩子,連毛都沒長齊呢,總是想著這些,女人可不是玩物,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有多少的女人願意出賣自己的身體,尤其是那些長得漂亮的,更是不願意這麼做,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她們也是苦命人,你們最好不要隨隨便便找女人,還是正正經經的找個女朋友比較好。” 雷十二嘿嘿笑道:”我們這麼做,還不是在幫助她們麼,做那種事自然是為了錢,我們光顧她們的生意,她們才會有錢賺吧。” “強詞奪理。”楚鷹沒好氣道,他心裡也清楚在黃金和雷十二這個年齡,正是火氣最為旺盛的時候,壓制他們的放縱不如讓他們真的去放縱。 見老大沒有真個反對,兩個傢伙對視一眼,嘿嘿直笑。 “那你們給我說說,都找過多少個女人了。”楚鷹笑問道。 兩人不禁露出尷尬之色,正要囁嚅的回答一個沒有,楚鷹突然沉聲道:”來了。” 說話間,一輛輛的警車呼嘯而來,車停下時,一道道全副武裝的特警下車,以最快的速度散開包圍了整個ktv。 楚鷹掃了一眼車子導航上的時間,十點一刻,正是行動的好時機。 與此同時,楚鷹收到一條條簡訊,趙沙冰等人那邊也開始了行動,由此看來,曹建軍還真是聽命行事了。 在將所有出口都圍住了之後,領隊的一聲令下,突擊隊展開行動,從正門進入,而且沒有逐層逐層的掃蕩,直接就沖上了頂層,那裡才是真正的犯罪窩點。 越是往上,招待的規格越高。 很快,很多人驚慌失措的從裡面沖出來,不過剛到門口就被端著槍的武警給攔下,在沒有查清楚之前,任何一個人都休想從這裡離開。 過不多時,又有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衣著暴露的女人闖了出來,自然而然的被攔下,全部排成一排,雙手抱頭的蹲在牆角。...
當時想告訴小姐,但是當時在跟六小姐旁邊的丫鬟春蘭說話就忘了這一件事,現在不如小姐我們去看一下斗**,晚點的時候再帶六小姐去一趟。」 榮春眼睛里閃現著非常開心的光芒,王嵐姝看著榮春這一副姿態就知道, 榮春一定是對這鬥雞非常的感興趣,恐怕不是想拉著自己去看,而是本身的自己就想要去看, 不過這鬥雞的確也有些有趣,王嵐姝笑了笑,看著這榮春這麼可愛的份上,那她就答應了這小丫頭吧, 「好呀,」王嵐姝說道,「不過等會兒就不用帶六小姐去了,等會兒六小姐回來估計也有些晚時候了,六小姐還想要去青樓,到時候再去看了鬥雞,就沒有辦法再去青樓了。」 王嵐姝面上說著,心裡想著這王嵐雅看似對她這說的鬥雞感興趣,但是她知道她這六妹妹怎麼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呢? 與其浪費時間,跟她說要不要去看鬥雞,然後再拒絕,還不如直接什麼都不說,這樣的話對她和對她這六妹妹都好, 王嵐姝拍了拍兩邊的肩膀,肩膀略微有些乏味,乏力,這樣被王嵐姝自己一拍,全身感覺好多了許多, 王嵐姝又說道,「好呀。」 榮春很是開心,看起來似乎就要開心的要蹦起來一樣, 王嵐姝搖了搖頭,她這小丫頭還是不改以前的性子如此的可愛,說著, 王嵐姝跟著榮春走進了一條小巷子,小巷子里有一條明亮的小路, 王嵐姝這樣跟著榮春到那樣的小路上,然而那邊卻突然小巷子旁邊出現了一個人,一個穿著黑衣服的人,從後面蒙住了王嵐姝的嘴巴。 王嵐姝只覺得有一陣的迷香,於是便屏住呼吸,同時,努力向那個黑衣人的腳踩去,終於踩到了一個肉肉的東西。 王嵐姝明顯的感覺到了,她踩到了那個黑衣人的腳,但是那個黑衣人卻沒有任何的動作,唯一的動作只是加深了一下捂他嘴的力度, 王嵐姝頓時突然就明白了,看來這黑衣人不想要讓她離開,他現在拚命的就掙扎,甚至於去反擊他, 她一屆小女子家家,這些力氣之類的終究是比不上一個男人,王嵐姝對自己是女兒身頭一次感到這樣無力,然後無奈之下王蘭書只能裝暈, 於是王嵐姝就這麼暈了過去,暈了過去之後往南輸,只覺得那個黑衣人把她扛了起來,然後似乎還在用了輕功, 王嵐姝感到了一種騰空的感覺,疼痛的滋味兒最是難受,但是如果自己表現出來了,就會證明自己並沒有被換掉,這樣的話,黑衣人就會再一次的對他使用那種迷藥, 這樣的話,如果他對自己做什麼的話,她就會徹底陷入一種深淵中,就比如被別人所做些什麼,而自己卻不知道,這將會是一種非常可怕的事情了。 王嵐姝努力制止住想要嘔吐的感覺和懸空的即視感,甚至是抑制自己想要掙扎的願望。 過了一會兒,暈眩感不是那樣強烈了,王嵐姝鬆了一口氣,而後她感覺自己被黑衣人抱在了一處柔軟的地方,但是底下似乎略微有些硬。 王嵐姝不由得猜想道,莫非不是床? 床? 王嵐姝突然心底里有些驚慌,把他放在床上,這是要做什麼呢?我難受,突然想到,王嵐雅剛才說的輕柔,就突然想到他那晚見到了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