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tomc0614643

trafficfacts.com這神態! 還有這天衣無縫的契合度! 不去當影帝真是太可惜了…… 不過這一切,蘇翎還不知道,這個家裏大約也就她被矇在鼓裏了。 感受着男人再尋常不過的熱情,她淡漠的眸子裏有一瞬間的怔忡,隨後就恢復了平緩,”是啊,你怎麼突然想到來書房了?” 剛剛她回來,去了臥室沒找到人,就只好來書房找找了。 要不然……真以爲這人偷偷跑出去了。 霍白兔一臉認真,”這裏的椅子坐的舒服。” “是嗎?”她看了一眼男人身後坐着的皮椅,有些意外,可又有些瞭然。 書房的椅子的確是家中最昂貴的,選材也是最好的……畢竟辦公本來就是苦哈哈的,怎麼也得在其他方面安排的愜意一點。 “我還以爲你恢復了……”她自言自語地說道。 霍少霆的眼中閃過一絲幽光,不過垂下眸子的蘇翎自然沒有注意到。 “老婆,你出去了好久!我很想你……”他的猿臂伸長,勾住了她的手臂,輕輕鬆鬆把人一拽就拽到了懷裏來。 男人的眸光清澈卻又充滿了熾熱。 他滿心的希冀和潛藏着的所有愛意都傾注了在她的身上。 蘇翎大約沒想到沒恢復記憶的霍白兔,突然來這麼一招……這不是分分鐘耍流氓的節奏嗎? 她乾咳一聲,”我放我下來,讓我坐好。” 大白兔的眼神幽怨,就像是被拋棄的棄婦一般。 “我不!” “乖啊……” “老婆,你坐我腿上不舒服嗎?” 蘇翎揉了揉眉心,有些無奈,”少霆,我……” “一定是舒服的對嗎?我也很舒服。”在書桌下,他的長腿就像是被什麼吸引了一般,緊緊地勾上了她被牛仔褲緊緊包裹着下的曼妙小腿。 輕輕地磨蹭。 像是要把她身體裏隱藏着的火焰全都勾引出來。...
"少霆。" “少霆。” 1 min read
男人的黑眸準確無誤地對上了她的。 蘇翎也不閃躲,她眨了眨眼,戲謔地挑了挑眉,”好像和你在一起,我總是受傷。” 不管直接的還是間接的,都已經炮灰了好些次了。 “後悔?” “啊?” “你後悔和我在一起?” 男人深邃的目光牢牢鎖定在她嬌豔的臉龐上,蘇翎有那麼一瞬緊張,可隨後就釋然了。 她的脣角微揚,眼底的笑意越發濃郁,”不後悔。” 即便這麼說,可是男人的眼神還是沒有移開過分毫。 她噗嗤一樂,小手拽上他強壯的手臂,狀似撒嬌道,”我哪敢?你就是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呀……” 霍少霆嘴角一抽。 深不見底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絲毫不讓人看明白他對這個答案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回去過後,蘇翎就給人事部打了電話,請了三天的假期在家休養,她都想好了攻略,把整天宅在家裏的喬小奈叫到家裏來一起嗨,沒想到計劃還沒開始,就破產了。 晚上心血來潮給喬小奈打了個電話。 結果接電話的變成了喬子南。 蘇翎雖然怔愣了一下,不過也並沒有太大的意外,畢竟這兄妹倆一直住在一塊兒。 她禮貌xing地問了下,”喬先生,小奈在家嗎?” “不在!” 喬子南的聲音有點冷,語調上沒有一點猶豫。 蘇翎想了想,只好說,”那行,等她在家了,您讓她回我個電話。” “可以!” 說完,就啪地一聲掛了電話。 蘇翎看看手機,又想了想,她的眸子轉向正靠坐在沙發上看文件的霍先生,又奇奇怪怪地轉回視線,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麼了?” 霍少霆合上手邊的文件,大步走了過來。...
因為她不想被太多人看到自己受傷。 譚暮白就帶她去急診一個不太常用的治療室裡面去包紮。 包紮的時候,清洗傷口難免有些刺疼難忍。 陸勵騰就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安撫她:「沒事的,一會兒就好了。」 「嗯。」 藍可盈氣息弱弱的應聲。 咬著牙忍疼。 但是,因為清洗傷口著實痛的厲害,所以,再加上之後打麻醉的疼痛。 還是讓藍可盈忍不住的攥緊了陸勵騰的手指。 陸勵騰就這樣握著她的手,把自己的溫度跟力量傳遞給她。 譚暮白見到兩個人交握在一起的雙手,垂下眼睛,跟往常對待其他病人一樣,仔細無比的給她縫針,包紮。 一番折騰下來。 藍可盈的頭上已經有了一層細汗。 「住院待幾天吧。」 譚暮白開口建議。 一聽要住院,藍可盈非常抗拒:「不了,我不想住院。」 「你的傷口要及時清洗換藥,而且,你身上是否有其他傷口也不確定,不如留在醫院裡做個全面一點的檢查,把腿也拍一個片子看看。」 譚暮白很擔心她。 因為,在來的路上,她曾想要看看藍可盈是否傷到了他處。 可是,藍可盈都非常抗拒。 似乎受了刺激一樣,不肯讓人看她腿上之外的其他地方。 此刻,她到了醫院。 為了確保她的確沒有其他傷處了,所以,她想留藍可盈住院。 陸勵騰聽到譚暮白所說,並不反對:「可盈,在醫院裡住幾天也好。」 「我不,我不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