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tillyspringfield

寧玉槿拉著墨敬驍早早地就在大堂的一處桌子旁邊坐下了,笑眯眯地揮手讓小二過來。 要說是什麼東西有如此大魅力能够讓寧玉槿放弃睡懶覺,大概也只有吃東西這一條了。 “聽說你們客棧的早點是諸州一絕?”她看著小跑過來的小二,開口問說。 那小二畢恭畢敬地笑著回答道:”寧公子可真是行家,咱們客棧做早點的師傅,那可是家傳的老手藝,進廚房的時候除了親傳弟子以外連個打雜的都不能進,是咱們東家花重金請來的呢。在諸州啊,好多達官貴人早上都會派人到咱們客棧來買早點呢。” 雖然還沒吃到,可是光是聽這小二的形容,寧玉槿就開始吞口水了。 “那快給我們上兩份。”寧玉槿連忙催促說。 那小二笑說:”寧公子和墨公子是咱們客棧的貴客,所有吃食都早已準備好,就等您二比特下樓用餐了。” 說著一拍手,就見從後堂依次出來幾個圍著白色圍裙的廚子,每個人手裡都頂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早點。 寧玉槿的眼睛頓時都開始發光了。 好好地大吃了一頓之後,寧玉槿心滿意足地摸著圓滾滾的肚子,笑說:”我感覺再這樣自甘墮落下去,我快要成猪了。” 墨敬驍在一旁優雅地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斜眼瞥了寧玉槿一眼,眼角眉梢微微一挑,說:”下次遇到什麼事的時候你先用輕功跑吧。” “嗯?為什麼?”寧玉槿沒搞懂墨敬驍突然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見墨敬驍起身拍了拍衣袍,悠悠地甩下一句話:”重鳥先飛。” 怒! 寧玉槿氣得要掀桌了。 不過轉眼她又淡定下來了,勾著唇極是壞心眼地說:”長胖了點也沒事啊,到時候飛不起來不是還有你嗎?到時候胖得你都抱不動了,兩個人都跑不了,那豈不是更好?” 墨敬驍這時候突然俯下身來,凑到了寧玉槿的面前,那線條明朗輪廓分明的一張臉,一下子放大在眼前。 寧玉槿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卻見墨敬驍眉梢斜挑,盯著她看了半晌,問說:”你真的不是敵人派過來的細作?” 這麼調侃的話被墨敬驍用這麼認真的語氣說出來,還真讓寧玉槿愣了一下,旋即一伸手直接就把他給推開了:”你給我滾!” 墨敬驍起身站直,唇角一軟,抿唇輕笑:”你放心,我單手能舉三百斤,你就算是胖得走不動了,我也抱得起。” 單手三百斤! 寧玉槿瞪了瞪眼睛,旋即一揮手說:”我决定要减肥,保持身材。” “真的?”墨敬驍一臉的不可置否。 寧玉槿態度堅決地點頭:”真的!” “那好。”墨敬驍笑了一下,伸手又把剛才那小二給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