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stuart42k1

楚鷹早就對豪門這種森嚴的戒備不感冒了,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傢伙他也見得多了,囙此也不在意別人就這樣朝著自己走過來,說出這種毫無禮貌的話,况且他這次來是跟葉茜道歉的,當然要儘量的放低姿態,說不定葉茜已經看到他來了,若是還是那副牛逼哄哄的模樣,估計會引起那美女老師的反感。 “你好,我是嬌雄學院的學生,葉茜是我的老師,她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去學校了,我代表同學們來看望葉老師一下。”楚鷹信口胡謅道,或許也只有這個理由,他才能走進葉茜的家門。 門內的那人年紀輕輕,在二十多歲的樣子,黑色西服套裝外加黑色皮鞋,裡面是白色襯衣,頭髮根根倒豎,油光發亮,只從穿著來看,這是個一絲不苟的人,只不過從他對楚鷹的態度以及那此刻臉上的表情來看,這也是個外强中幹的傢伙。 聽到楚鷹這樣說,這年輕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楚鷹一個遍,嘴角那抹譏嘲的笑容愈發的强烈了,最後變成了哈哈大笑,”就你還是嬌雄學院的學生?有沒有學生證?拿來我看看!” 說著,這貨伸出了潔白的手掌,遞到楚鷹的面前。 這個楚鷹還真沒有,胡亂的在身上摸了幾下,尷尬笑道:”出來的急,忘了帶了。” 年輕人的笑聲更加的肆無忌憚了,譏嘲道:”實話告訴你,嬌雄學院的學生我見的多了,但還是頭一次見到你這樣的,就你還能代表同學們?” 見楚鷹的臉色難看,年輕人心中冷笑,口中嗤道:”沒有就別在這跟我裝了,拿不出學生證就趁早滾蛋!我家大小姐是你說見就見的麼?” 這傢伙顯然把楚鷹當成了一個葉茜的仰慕者,而像楚鷹這種慕名來訪的也不在少數,只不過每個人的賣相似乎都會楚鷹要强很多。 站在他面前的楚鷹算什麼?穿的像個土包子似的,開的車也是那種早就報廢了的,這種人在大街上一抓一把,現在卻在他面前裝腔作勢,還不掂量一下自己幾斤幾兩,就這麼來套近乎,沒放狗咬他就很給他面子了。 “你是說,葉茜在家?”楚鷹脫口問道,對於這年輕人的奚落他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年輕人皺了皺眉,露出個厭惡的表情,心想這就破功了,剛才還葉老師,現在轉口就直呼名字,還說自己是學生,連裝都不會! “沒有,我可沒說!”年輕人淡淡的說道,然後掃了楚鷹一眼,撇嘴道:”我還有事,請你儘快離開這裡,不然我不叫警衛,直接報警了!” 楚鷹現在也顧不得形象不形象了,拉著年輕人的手,使勁往後一拉,年輕人的臉頓時貼在鐵柵欄門上,原本乾乾淨淨一絲不苟的臉突然就扭曲了,聲色俱厲道:”你想幹什麼?警告你趕緊放了我,不然有你好看!” “我問什麼,你說什麼,不然我現在就讓你好看!”楚鷹冷冷說道,然後手掌微微用力,年輕人便慘叫起來。 “告訴我,葉茜是不是在家?”楚鷹疾聲問道,在來的時候他並不抱任何希望能見到葉茜,現在卻不同了,從這年輕人的話中,他得知葉茜很可能在家。 只要能見到這美女老師,當面跟她道個歉,無論她要如何懲罰他,哪怕殺了他,他也接受,不為別的,只為讓自己心安。 “你鬆手,快鬆手!”年輕人額頭上青筋暴突,冷汗直冒,聲色俱厲變成了哀求。 “不見棺材不掉淚!”楚鷹冷然一笑,再次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年輕人的慘叫聲更加的淒厲,他這細皮嫩肉的,哪能承受的住楚鷹的力道,之前扭曲的臉,這個時候看上去給人一種猙獰的感覺。 “你鬆手我就說!”這貨是個典型的欺軟怕硬,剛才的硬氣一點沒了,只剩下害怕了。 楚鷹也不想太過霸道,畢竟他這次是來道歉的,若是把這小家丁給打了,怎麼說也不合適。 “開門,讓我進去!”楚鷹說著,果然鬆開了手。 年輕人趕緊向後退了幾步,揉著手眼珠子亂轉,期期艾艾了幾聲,然後摸了摸身上,道:”我忘帶鑰匙了,你等一下。” 楚鷹這時候已經有些煩躁了,以他的性格,這時候肯定要破門而入了,可這樣做太沒有誠意,只好忍而不發,冷聲道:”給你三分鐘的時間,如果這道門還沒打開,我下次見到你,就不是讓你受傷,而是殘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