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rubenburg1

小七瞭然的鬆開她的手,驀地朝床榻方向撲過去。 「老夫人,你以前給過我好吃的綠豆糕,聽說你病倒了,我便來瞧瞧你了。」 顧清歡攔了他一下,「小七,祖母病重,你的病也方好,還是不要過來瞧了。」 小七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不高興的喊了一聲,「大白。」 大白慢悠悠的從外面踱進來,沒有低吼出聲,只是呼哧呼哧喘著氣。 顧清歡攔小七的動作霎時一頓,畏懼的朝旁邊讓了一步,讓小七過去,生怕惹得他不高興了。 洛書瑤看了顧清歡一眼,對於她的舉動略顯不滿。 可小七已經靠近了床榻,她沒辦法,只能賠了個笑給他,「小世子,老夫人還未醒呢,大夫剛剛才瞧過,什麼大礙都沒有,小世子難得來府里一趟,我去給你張羅一些好吃的好不好?」 蘇七順勢走近小七,這才看到了床上的老夫人。 她的臉色十分不好,一片灰敗。 由於沒有診脈,她也不確定她現在的情況如何,剛才那名大夫,是不是動過什麼手腳。 正當她想替老夫人看看的時候,洛書瑤開口了。 「我知道蘇統領醫術高明,深得母親信任,以往都是由蘇統領在替母親看診,可今日,母親只是受驚過度才會昏迷,大夫已經來過,喂她服了葯,也開好了安神葯,就不勞煩蘇統領再給她看一次了。」 來人輕哼一聲,鏗鏘有力說道:“絕不會,記住我不是朱重天。” – 聖墟 蘇七皺眉,洛書瑤越是拒絕讓她替老夫人看診,她就越是不安。 如果不是做了什麼手腳,洛書瑤的舉動不會這樣怪異。 站在一側的趙嬤嬤見狀,連忙開口說道:「夫人,老夫人的身子,向來是蘇統領在看,有什麼情況,蘇統領比外面的大夫更為了解,既然蘇統領已經來了,不如就讓她給老夫人瞧瞧。」 不待洛書瑤說話,顧清歡卻斥了趙嬤嬤一聲,「你的意思,是覺著母親給祖母請來的大夫不好?會耽誤了祖母的身子?」 「老奴不是這個意思……」趙嬤嬤垂下頭,不知道該如何辯解。 小七的眼珠子一轉,立刻想到了一個好法子。 他鬼機靈的單手抓住老夫人的手,另一隻手去抓蘇七的手。 「娘親,你快些來摸摸,老夫人的手是不是有些冷?」 蘇七明白他的用意,當即伸手覆上老夫人的脈搏處,「確實是有些冷,我們給她暖暖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