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21

nadinekeir00513

「我沒事。」簡詩樂搖搖頭,「我就知道你會回來救我們的,對了,他呢?」 說話間,她鬆開蘇七,緊張的看著她的眼睛,生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蘇七迎上她的視線,「子承沒事,眼下正在跟顧神醫做事,你先別擔心,好好在明鏡司中休養。」 簡詩樂長鬆了一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你爺爺……」蘇七抿了下唇,「昨天發生混亂之後,他便不見了,眼下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簡詩樂的表情微滯,「那他是自己跑的么?」 蘇七搖搖頭,「目前還不知道。」 簡詩樂忽然凄涼的笑了笑,「蘇姐姐是怎麼說動他出來作證的?」 之前爺爺執拗的寧願犧牲自己父母的性命,也要跟隨先帝,這次他竟然肯站出來,她怎麼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由。 「先進去裡面坐下來,我慢慢與你說。」 「好。」 一行人進入明鏡司裡面,蘇七將阿彩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簡詩樂聽著聽著便落下了眼淚,「我父母竟然是因為一個女人而慘死的,他當真是狠得下心啊!」 蘇七取出手帕替她擦了擦眼角,「不哭了,不值得。」 簡詩樂用力的點點頭,「他如此不顧念我們之間的親情,以後,我雖姓簡,卻與他再無關係了。」 蘇七嘆了一口氣,「你還好么?」 簡詩樂強撐著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我很好,我總算是認清了他的心有多狠,我好得很。」 不等蘇七再說點什麼,簡詩樂便自己用袖子把眼淚擦乾淨,「蘇姐姐你別擔心我,我沒事的,雖然……這會子是有些難過,但我能撐住。」 蘇七看著她通紅的眼睛,實在找不到什麼話來安慰她。 知道她需要時間,才能自己走出來。 「你要不要去與子承一同做事?」蘇七想找點事讓她做,她唯一能幫到她的,大概只有這一點了。 簡詩樂的眼睛亮了亮,「可以么?」 她的確如蘇七想的那樣,只要忙起來了,便沒功夫想其它亂七八糟之事了。 「當然可以。」蘇七低笑一聲,「我只是擔心你身體受不了,其它的可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句話是在向她表明,她現在完完全全的信任她,在她心裡,已然把她當成了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