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jennye1768564

“封少!” “封少請走這邊!” 封景走了暗道,這條路走的人很少……能進來的都是身份不算一般的。 這邊的場子要比外面小了一些,也安靜了一些,幾個賭桌面前都有人。封景繞過中間的,走到角落裏的那一桌。 三缺一,就少他一個了。 “喲,封少,出來玩兒還帶個小美人兒,嘖……長得挺不錯的!” “上回拍賣會我也去了,這小妞兒我也看上了,不過封哥要了,咱們怎麼着也得讓一讓,不如今天……” 三人擠眉弄眼的,那眼神落在蘇翎身上很不舒服。 其中一人咳嗽了一聲。 拍了拍手,把服務員給叫了過來,嘀咕了兩聲。 很快服務員帶來了三個前凸後翹的年輕女人,紛紛地挨個坐在三人的旁邊。 “封少,這三個分別是咱們的女伴,剛剛一起跟過來的。我旁邊這個是瑩瑩,長得雖然沒你那個好,不過口活兒……嘖,你要是用過就知道了!” “老陳,你可別吹……怎麼,要不要讓她們先比試比試?” 封景不動聲色地擡了擡眼皮,”什麼遊戲規則?” “還是老樣子!要麼德州**要麼**?誰要是贏了,封少,您把您後面的小奴隸讓出來一晚上怎麼樣?” 蘇翎垂着眸子,心臟微顫。 封景卻好像並不當回事,”要是我贏了?” “嘿嘿,這三個都歸你!瑩瑩,你說好不好?” 那個穿着黃色鏤背低胸裝的短髮女郎,試圖用胸部磨蹭封景,帶着濃妝的面容上閃過一絲羞澀。 “喲,這就等不及投懷送抱了!等着,咱們幾個今天就來好好會會封少!” 封景平時也經常會出入賭場,可是十賭九贏,基本沒有挑戰xing。 像這種‘換qi’遊戲他玩過好幾次了,不過沒有一次能提得起興致。 蘇翎對這種牌面遊戲還是看得懂的,雖然不是那麼精通,可是玩兩局沒問題……她平復住心情,把所有的寶都壓在封景的身上。 封景這麼精明的人,會輸麼? 當然……不一定!...
風敏本能的一陣緊張。 她不喜歡這種緊張感,她大可不必把葉悠悠放在眼裡。或者說,葉悠悠不配成為她的敵人。 然而現實是,一陣危機感湧上來,她整個人立刻進入戒備狀態。手,挽住了霍寒蕭的手臂,宣示自己的所有權。 葉悠悠的目光落在兩人親密的身影上,心中一痛。 心頭一直捏得她無法呼吸的那隻手,又開始撕她的心臟。 他們已經分手了,她沒有資格吃醋,然而胃裡的酸意仍快將她溺斃。她想轉身逃跑,然而,她不能。用盡最大的力氣,停留在原地。讓自己的卑微,徹底地展露在他眼前。 「霍先生……」葉悠悠一開口,嗓子就好像含了一口沙子那麼干啞。 「葉小姐,你怎麼來了?」風敏假裝疑惑地看著她,手卻不由自主地挽緊了霍寒蕭。昂頭,彷彿她的正牌女友一般,將背挺得筆直。 「霍先生,我、我能和您談談么?關於我弟弟的……」 霍寒蕭唇線緊抿,輪廓也緊緊繃著,一臉漠然。 這個女人昨晚一晚上沒睡么?憔悴成這個鬼樣子。整個人瘦了一大圈,慘不忍睹。還是她故意把將自己搞得這麼憔悴,以博取他的同情心? 他對一個背叛者沒有同情心,他想要擺脫那該死的不舒服的感覺。 「葉小姐。」風敏先一步客氣道:「我和霍大哥正打算回酒店,沒有空,抱歉。」 「霍先生……」葉悠悠上前一步,風敏卻很警惕地擋住了霍寒蕭一半的身子。 這一次,她的語氣嚴厲了幾分。 「葉小姐,雖然我不清楚你有什麼事,但我相信你弟的事與霍大哥無關。霍大哥是你的上司,也僅此而已。你需要幫助,應該去找警察或者你的親戚朋友。我們時間寶貴,沒有義務幫你。」 葉悠悠現在腦子很亂,耳朵基本上是處於一種失聰的狀態,風敏的話她聽得並不清楚。 她的目光只是緊盯著霍寒蕭,他是她唯一的希望,「霍先生……」葉悠悠用眼神央求著他,只有他們之間能懂的眼神。 見自己說了那麼多,葉悠悠還是只看著霍寒蕭,當自己這個「女朋友」不存在似的,風敏心裡很不痛快。 這年頭,三兒都這麼厚顏無恥? 「葉小姐,我把你當朋友,才好言好語與你溝通。你何必這樣糾纏不休,鬧得彼此都不愉快?」 「霍先生,我只有幾句話想說,很快就說完……」葉悠悠語氣焦急。 「你……」風敏皺眉,看向霍寒蕭,想觀察他的反應。但霍寒蕭臉色極寒,就像看待一個陌生人,毫無情緒。這是否說明,他已經對葉悠悠忘情了? 「我對你的話沒興趣。」霍寒蕭說完,目不斜視。 風敏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生出一股勝利的快感,嘴角一揚,得意地瞥過葉悠悠,跟上了霍寒蕭的腳步,就要坐上他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