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jaclynfrencham2

秦越說:”那我去書房處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bilibili.com手邊是還有好多事情要處理,要不是因爲對方是簡然,秦越哪裏抽得出時間。 “好,你去吧。”簡然將書門房輕輕帶上,轉身來到廚房,圍上圍裙,淘米下鍋,摘菜洗菜,動作不如以前那麼利索,但是做起來也不錯的。 沒花多久時間,三菜一湯就出鍋了,簡然看着這菜色,對自己的廚藝還是非常有自信的。 她又敲響書房的門,探進腦袋問道:”秦先生,飯菜做好了,你有空來吃麼?” 秦越對她笑了笑,說:”秦太太,請再給秦先生幾分鐘時間。” 簡然對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說道:”你先忙工作,我這邊不着急,我可以等你的。” 她可以等他的,無意間很簡單的一句話,直接撞擊着秦越的心靈深處,讓他覺得有半分鐘的時間沒有思考能力。 簡然將書房的房門輕輕帶上,先退出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看着看着,簡然彷彿又看到了綿綿在她眼前蹦蹦跳跳的。二五八中雯 就在簡然用心去聽時,秦越退後兩步,將房門關上了。 回頭對上簡然打量的眼神,他聳聳肩說:”工作上的一些小事情。” 很多事情秦越不願意對她說,並不是不信任她,而是不想讓她涉險,不想讓她操心。 有些事情,簡然明明知道,她不能裝着不知道。 簡然盯着秦越,想了想,說:”秦越,你知道我爲什麼會知道你在小然然給我的護身符裏裝了追蹤竊聽器麼?” 秦越知道簡然發現了竊聽器一事,她沒有跟他說,他也沒有問,兩個人就裝着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簡然此刻突然提起,秦越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有些擔心,但也有一些高興。 擔心她會責怪他,高興的是她終於打開心門,願意把以前不願意對他說的事情對他說了。 簡然說:”那天我從簡正天那裏出來,我坐了一輛出租車,車子開出沒有多久,司機給我看了一張字條,就是他告訴我,護身符裏有追蹤竊聽器。” “出租車司機告訴你的?”很明顯那個出租車司機並不是真正的司機,只是不知道出租車司機是誰的人? 簡然點了點頭,又說:”秦越,你在我身上裝竊聽器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吧。出租車司機卻能知道,並且知道放在哪裏都那麼清楚,想必一定是得到了準確的消息。” 簡然看着秦越,抿了抿脣,猶豫片刻再道:”我大膽猜測,你的身邊有內鬼。” 一定是有內鬼,不然怎麼會有人知道得那麼清楚,還假裝好意告訴她,其實是想挑撥她和秦越之間的關係。 她很慶幸自己跟着自己的心中,沒有被那些有心挑撥他們夫妻感情之人誤導,慶幸自己沒有錯怪秦越。 如今恢復以前的記憶,她才知道秦越對她是多麼的用心。 她半夜做噩夢,他也會打電話把她叫醒,那是不是證明他時刻都在關心着她,守護着她,深更半夜時,他的電話才會來得那麼及時。...
「父親。」任知遠的眉宇皺的死緊,他擔心。 任問卿擺擺手:「你不必擔心,九邊候從來都不削去構陷任何一個同僚。當年文壇泰斗裴老先生在國子監論辯,一場君道臣道發人深省。 對六正之臣,九邊候總是虛心向他們請教,交流,探討如何因地制宜去改變,比如已經沉寂的王柳二族,他們雖然宗族勢力喪失,各自為家,但是有不少的為官者正是六正之臣,所以得到九邊候的庇護。 而且有這弱點,似乎是讓這些怪人一下子比普通的動天境武者還要弱上許多。要是普通的動天境武者,哪有可能只要打爛腳底板就死的?而且那傢伙在得知道胡高知道他的弱點之後,也嚇得只是一位的防守了。若是他正面跟胡高作戰,胡高也絕沒奪可能如此輕易得手。 – 一品容華 聶家定是做了十惡不赦的大罪才數罪併罰有今日的結果,對待六邪之臣,只要是明君就從來都不會寬恕,也不容任何人袒護。」 對於誰接湖廣布政使司這個職位花裴卿羽不關心,對於空出來的從上到下的許多職位由誰,誰,誰接替,花裴卿羽看似不關心,心裡卻自有一桿秤,這些蕭靖羽自會做的很好,二人總是心有默契。 每一個地方都是一個圈子,每個圈子都有一個中心,圍繞這個中心的地方官員,是六正之官還是六邪之臣,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身不由己的圍著中心轉,遵循每個地方約定俗成的規矩,要麼被踢出局,要麼就圍繞這個中心打轉,全看這個中心的臉色過活。 但凡她走過的地方,都將其平衡打亂,撥亂反正給他們重新開始彌補的機會,但若是從根子上爛透了,那麼不好意思,她多花一點時間捋一捋,帝國有的是儲備的人才,多的是幹勁十足的副手,提上來,也在文職上「精兵簡政」,減少程序,提高效率,還能把官員的月奉漲上去,何樂而不為。 花裴卿羽與花一然相對而坐品茶,花裴卿羽手中捏著花一然遞給他的要準備呈交的奏摺。 「哥哥,你就是註定要做宰輔的。」 「慎言,丫頭!」 「你提出的大力整治吏治,以尊主權,課吏治,信賞罰,一號令,淘汰一批冗官,理清六部及有關單位職責,使政律暢通,秩序井然,這目標多宏偉啊!我再講講這三年的收穫,咱們再探討一下拿出具體後續方案以備當你呈上此奏摺被那些頑固派攻擊。」 「我正有此意,畢竟我走過的地方不多。我是想著儘快內部安定,團結。」 「你擔心什麼?」 「遼東不太平。」 「打仗?裴家軍在那操練四年了,是時候將倭寇徹底打下來了。」 「太子要大婚了,估計會在年末,太子說了,要你不論如何都要回去觀禮,他只有你一個朋友。」 花裴卿羽點頭,時間過的真快啊,磨磨蹭蹭自己都已經九歲了,也不知蕭容無殤把青海折騰好了沒有?是想與大漠國和平還是開戰? If you loved this article...
, 1 min read
女人搖著船,就帶著米小戀離開了大海,米小戀把衣服換好了,走了出來,那衣服還真是很合身的,穿著很是漂亮。 uberant.com“靚女,你長的漂亮,穿什麼都好看。”女人搖著漿,看著米小戀走出來,她的臉上掛著笑容,這衣服確實是她結婚的時候穿的,也就穿了那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穿了,她非常的喜歡這套衣服,可是要幹活,要帶孩子,哪裡穿的著啊。 “大嫂,謝謝。”米小戀滿意的看著這身衣服,她還從來都沒有穿過這種風格的裙子呢。 女人帶著米小戀就回到了自己的家裡,為了保險起見,女人把米小戀帶到了一個很是隱蔽的房間裏,端出了一些兒吃的給米小戀。 “靚女,你先吃著,我再出去看看,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你就千萬不要出來!”女人說完了就把門給扣上了,她就走了。 米小戀也是餓了,她就開始吃了起來,雖然菜和飯都不是很精緻,可是米小戀卻覺得吃的很香。 吃了飯,米小戀就躺在了床上,她的心裡還是很擔心著榮錦天和其他的那三個人的,還有就是漁民夫妻。 可是她也是太累了,擔心了一會兒,她就閉著眼睛睡著了。 榮錦天用盡了自己最後的力氣把米小戀的筏子給推了出去,而他卻因為傷口和身體的原因,自己卻直直的朝著海底沉了下去。 已經把米小戀從慕容初的手裡救了出來了,榮錦天也就很是放心了,慕容初那個人已經都泯滅了良知,米小戀在他的手上就跟把命懸在刀刃上一樣了。 “小戀,你就好好的活著吧!”榮錦天最後的時候在心裡默默的念著這樣的一句話,他已經沒有了知覺,只是覺得自己在迅速的沉到了海底。 在海島上周旋了兩個小時的三人也是實在的折騰不下去了,人也累的不行了,躺在了地上就不想起來了。 “原來是你們三個啊,還真是能鬧騰,起來啊,繼續鬧騰啊!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們!”慕容初看著那三人,大晚上的還真是折騰的夠嗆,要不是他的人多,都輪番的上陣,還真是被這幾個人給折騰死了。 “慕容初,你的這個海島還真不錯啊,我覺得挺好玩的,我們來了你都不開心嗎?”龍少翔穿著游泳褲,躺在沙灘上,可是嘴上還是不饒人。 “開心,你們來了我很是開心的,那我就請你們到一個好的地方去住著吧,好吃好喝的款待你們!”慕容初說的是咬牙切齒的。 “把這三個人給我帶下去!”慕容初的手一揮,把那三個人給拖了下去,他還要去找米小戀呢,就是這三個人,把自己耽擱了,也不知道米小戀這個時候是去了什麼地方,難道還有其他的人來救了米小戀? 慕容初讓人在海島的附近巡查著,一有動靜就馬上的通知他,他也折騰了一個晚上了,馬上天都要亮了,他也要去休息一下了。 龍少翔、溫建偉和歐陽晨被扔進了一個水牢裏,半個身子都泡在了水裏,那水還很髒。 “靠,慕容初,你就是這樣對我們的嗎?”龍少翔一見到了那水牢就叫喚了起來,他們都是有潔癖的人,這麼髒的水要怎麼呆啊? 可是那些人都沒有人跟他說話,直接的就把他們三人給踢了下去,只聽到”噗通、噗通、噗通。”三人就都跌了下去。 “哎,哎,我要見慕容初,這個不要臉的,不是說好吃好喝的對待我們嗎,怎麼到這樣的地方了?”龍少翔對著上面大叫著。 那些人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就走了,就只剩下三人在水裏泡著了。 “你還以為真的是要給你好吃好喝的呆著啊,那也太天真了。”溫建偉鄙視著龍少翔。 “我當然是不會那麼想的,只是我覺得這水也太髒了吧,讓人噁心,還這麼臭!”龍少翔被熏的都要吐了。 “不要急,我們先休息一下,今天一個晚上也是够折騰的了,不知道米小戀和榮錦天安全到對面了沒有。”溫建偉對這小小的水牢還不是放在眼裡的。...
, 1 min read
zimbru01.com榮錦天站在了病房的門口,他恰好就看到了榮昊去世的那一副畫面,蘇小戀也被驚呆了,為什麼榮昊看到了自己,卻是那個樣子,還有現在已經把頭一歪,再也不說話的榮昊又是怎麼回事? 榮錦天沖了過去,他狠狠的把蘇小戀給推到了一旁,他急忙的叫了醫生,蘇小戀被榮錦天一推,就給撞在了旁邊的床頭櫃上,她的頭被撞出了血了,可是卻沒有人管她。 歐陽晨在外面看到了有醫生朝著病房裏跑,他也就急忙的跟著跑了進去,他看到了榮昊的臉已經都變色了,蘇小戀正捂著自己的頭,臉上還有著流下來的血迹。 這裡面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榮昊的臉色明顯的不正常。 歐陽晨想去幫著檢查一下,可是卻被榮錦天給攔住了,醫生對榮昊進行了一系列的搶救,可是卻沒有什麼效果,他已經死了。 “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你們節哀順變吧。”醫生做了最後的宣/判。 “不,不,榮昊,榮昊,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不是說過的要死在我的後面嗎?你要保護我一輩子,嗚嗚,嗚嗚。”青紫鈴看著要給榮昊把臉給遮住的時候,她完全就沒有了矜持,她死死的拉著榮昊的手,不讓醫生蓋他的臉。 “媽,您請起來吧。”榮錦天看都沒有再看蘇小戀一眼,他要處理父親的後事了。 歐陽晨把蘇小戀給扶了起來,蘇小戀也被眼前的一切給驚呆了,如果她知道自己來看榮昊會要了他的命的話,她打死都不會來的。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蘇小戀搖著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請你離開吧,蘇總,我們這裡不歡迎你。歐陽,請你把蘇總帶走,快點,我再也不想見到她了!”榮錦天轉身對蘇小戀說道,他讓歐陽晨趕快的把蘇小戀給弄走,再不走的話一會兒榮家的人來了,蘇小戀就更難過了。 “可是這個跟我沒有關係的,榮錦天,榮錦天。”蘇小戀想說什麼,可是歐陽晨已經體會到了榮錦天的意思,他拉著蘇小戀就離開了。 “歐陽大哥,不是我害死他爸爸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蘇小戀這個時候也慌亂了,當年自己的父親的死跟自己有關係,現在公公的死也跟自己有關係,可是她卻不想讓榮錦天誤會自己。 “走吧,以後有機會說清楚的。”歐陽晨見蘇小戀不想走,他也就不顧她的反對,抱起了蘇小戀就離開了醫院。 很快的榮家的人就都來了,榮家的老二一家人,還有榮錦山,牟雅倩,張翠蘭,都黑著臉進了病房。 除了逃跑的榮錦繡和在外面遊玩的榮樂樂、躺在病床上的榮奶奶,其他的人都已經到齊了。 “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只是暈倒了嗎?為什麼會死?”榮昊的二弟這個時候他都有點兒不能相信,自己的大哥就這樣的沒有了。 “是啊,不是說榮昊沒有事的嗎?為什麼會這樣?”牟雅倩和張翠蘭都質問著青紫鈴。 青紫鈴已經哭的都說不了話了,她的老公死了,她可是比誰都傷心好吧?可是這些人卻是來質問自己,讓她就覺得更加的委屈了。 “醫生判定是腦部的血管爆裂,導致腦部充/血而死。”榮錦天很冷靜的對大家說著。 “腦部的血管爆裂?那要受了刺激才行啊,爸爸一直都還沒有醒,他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血管爆裂啊,今天是有什麼人給爸爸刺激了吧?”牟雅倩的眼珠一轉,她已經聽出了榮錦天是想包庇蘇小戀的。 “我剛才出來打水的時候,好像看到了鐘斯集團的蘇總,她從你爸的病房裏出去的。”張翠蘭站了出來,她當了有力的證人。 “什麼?又是那個女人?她是想要做什麼?要把我們鴻達集團趕盡殺絕嗎?當年你是不是瞎了眼了?錦天,怎麼會娶一個這樣的女人進門啊?”榮錦山一聽,頓時就來了脾氣,他把蘇小戀給狠狠的罵了一遍。 “我們是不是應該起訴她,醫院裏是有監控的,看看她是不是從爸爸的病房裏出去了的,如果是她,我們就要告她,她是蓄意謀殺。”榮錦山的話引起了大家的默許。 “媽媽,是不是這樣的啊?您倒是說句話啊,當時是不是您也在場的啊?”榮錦山和牟雅倩都逼著青紫鈴說話。...
宋玉媚獨自一人在靜室中翻閱門派中珍藏的典藉,這些書都是剛從藏書閣搬過來的,起碼有幾萬冊,既有像玉簡、靈冊之類要用神識查閱的高級材料,也有線裝書、絹帛甚至竹簡這類粗陋材料,上面記錄的東西也是紛繁複雜,相當的凌亂。 好在宋玉媚本身就是學霸,過目不忘對她來說只是最基礎的學習技能,經過夏天洗髓伐骨之後,記憶力更是達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她以前上學的時候,就喜歡泡在圖書館看書。 只是這些材料看得她有些隱隱有些火氣飆升,不但記錄凌亂,其中還丟失了不少關鍵部份,而且還有不少史實是經過篡改的,導致她沒辦法捋清楚整個門派的傳承歷史,顯然有人在暗中阻撓着她做這件事情。 不過,宋玉媚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她已經弄清楚日月仙門與縹緲仙門之間的關係,還有爲什麼日月仙門會分成日宗和月宗兩個總壇……只是這些事情只是有所瞭解即可,不需要深入研究,最關鍵的還是日月仙門的核心功法傳承。偏偏就是這一部分的記載沒有了,據傳說是在十二年前那場門派大劫中被問天君給毀了。 宋玉媚對些頗有些懷疑,十二年前問天君屠滅日宗的事情,她當然是知道的,畢竟那件事的根源就是夜玉媚把月清雅給弄到地球上來了,但是她不覺得問天君有必要連帶着把功法傳承之類的東西給毀了。 “宋姐姐,那些日宗的人又來了。”這時候,一道長身玉立的倩影輕輕推門而入,卻是與宋玉媚一同來代替夜玉媚接管日月仙門的寧潔。 宋玉媚頭也不擡,隨口說道:”讓他們候着就是。” “只是這樣晾着他們,也不是長久之計。”寧潔微微蹙眉,提醒道:”夜姐姐這幾日都不曾露面,他們已經有所懷疑了。那個日宗的盧長老到處在收攏勢力,已經吞併了幾十個小的修仙門派,勢力有些尾大不掉了,只怕其志不小。” 爲了不引起修仙聯盟的注意,月清雅早吩咐所有人都必須壓制自己的修爲。不過由於個人性格的原因,每個人壓制的程度略有區別,闢如夜玉媚就是以分神期大圓滿的修爲接管了日月仙門。宋玉媚自然只能再低一些,壓制到了元嬰期。至於寧潔乾脆直接以金丹期示人。 所以,日月仙門的人無比畏懼夜玉媚,但是對於代掌門宋玉媚,以及寧潔,暗地裏還是有些輕視的。 “有了懷疑又如何。”宋玉媚語氣淡然,”一幫有心無膽的跳樑小醜而已,修爲最高的也不過是金丹期,不足爲慮。” “好的。”寧潔倒也不是真的擔心那些人能鬧出什麼事來,只是性格使然,不太擅長做決定,更合適做輔助類的事情。以前在地球上,如果不是遇到了夏天那個大魔王,估計她仍舊是普通的上班族,平平凡凡地過完一生。 嘭! 房間驀地被人粗暴地踹開,只見一個頗有威勢的白袍老者闖了進來,身後跟着一衆日月仙門的弟子。 “夜玉媚在何處,快點讓她出來見老夫!”白袍老者鬚髮一張,甫一進來便大聲喝道:”今日不給老夫一個交待,她這個掌門只怕是做到頭了!” 寧潔瞥了這些人一眼,眉峯就皺了起來,冷聲道:”盧長老,這裏是掌門居室,你就這麼帶人闖進來,只怕有些逾距吧。” “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說話?”白袍老者瞪了寧潔一眼,滿臉傲然的說道:”我盧開城乃是日宗三老之一,跟隨前任掌門出生入死數百年,即便是夜玉媚那妮子見我也要彎腰低眉,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兒。” 寧潔正想說話,宋玉媚隨即遞了一個眼神給她,於是她移步退到了一邊。 “夜掌門外出了,日月仙門一切事宜,由我代掌!”宋玉媚微一擡眉,淡淡的說道:”盧長老,你有什麼事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原來你就是夜玉媚指定的代掌門宋玉媚?”白袍長老對宋玉媚的態度稍有緩和,不過語氣還是相當傲慢:”那好,老夫也懶得拐彎抹解了,直接跟你說了吧。” 宋玉媚微一頷首:”直說無妨。” “那老夫就不客氣了。”白袍老者很滿意宋玉媚的識相,笑着說道:”日月仙門分爲日月二宗,這正是象徵着陰陽大道。我日宗弟子皆是男性,自然是陽;你們月宗全是女弟子,自然是陰。天道法則,自古是日強於月、陽盛於陰……” “盧長老,我時間寶貴,沒空聽你在這裏長篇大論。”宋玉媚直接打斷了盧長老的廢話,”開門見山吧,別兜圈子了。” “也好!”白袍老者沉默着打量了宋玉媚幾眼,又看了看跟在身後的一衆日宗弟子,”那老夫就直截了當的說了,請你將掌門之位交還給我日宗。” 宋玉媚聽到這話,不經覺得好笑:”盧長老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