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21

floriangiffen5

“然然!”她聽到他也在喊她的名字,瞬間精神了幾分。 他不僅會出聲應她,還望着她笑,笑得那麼真實,真實到她還能感覺到他的體溫正從他們相握的手掌傳到她的身上。 “烈哥哥,你能抱抱我麼?”哪怕這只是一個夢,她還是想要讓他抱抱她,讓她在自己的夢裏感受一下他的溫暖。 她的話音還沒有落下,烈哥哥便俯身而來,他並不是抱她,而是低頭在她的額頭吻了吻:”然然,對不起!我來晚了!” “烈哥哥,不,不晚,一點都不晚。現在還是白天,離晚上還早着呢。”一般晚上纔會做夢的吧,他都提前入她的夢了,怎麼會晚。 “傻丫頭,你在說什麼?”他聽着她的話,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是不是高燒太久把她的腦袋燒糊塗了。 “烈哥哥,你多陪我一會兒吧。”她緊緊抓住他的手,抓得緊緊的,防止他從她的手裏逃走,”這個夢太真實了,真實得彷彿你就在我的身邊,那麼你就讓我多夢一會兒。” 原來,這個丫頭以爲這是一個夢。 姚烈俯身將她拽入懷裏,用力抱着:”傻丫頭,你不是在做夢。這是真實的,我來找你了。” “不是夢?”秦樂然用力揉了揉眼,他還在眼前,”不可能啊?如果不是夢的話,我一眼開眼睛你就會不見的。” 這些日子她沒少夢到他,每一次他都告訴她,他是真的,等她伸手抓他時,卻總是觸摸不到他。 一次次失望,一次次難過,到現在她已經不敢相信他會真的突然出現在她的身邊了。 姚烈揉揉她的頭:”睜開眼睛能看到我,那不是證明不是夢。” 看來果然是燒糊塗了,他都在她的身邊陪了一天一晚了,誰料她一醒來,竟然是這個反應。 不過讓她如此沒有安全感,應該怪他的,誰讓他在沒有通知她之前又搞了一出死亡遊戲,一定是嚇到她了。 “烈哥哥,你是說我不是在做夢?你是真的在我的身邊?”她問,問得小心翼翼,問完之後,緊張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那樣靜靜地瞅着他,害怕錯過他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變化。 “然然,你不是在做夢。”他拉起她的手,讓她摸摸他的臉,再次肯定道,”我是真實存在你的身邊的。” 聽到他肯定的回答,秦樂然緊繃着的弦突然就鬆了,這段時間常常照顧她的眼淚又來了。 “烈哥哥,你等我一會兒,讓我平復平復情緒。”她抹着淚說,哭得像個淚人兒一樣,”我都不想哭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這段時間她流的眼淚,估計比她之前人生中的十八年流得還要多。 “然然……”看到這個小丫頭流眼淚,姚烈無比心疼,低頭輕輕吻掉她鹹溼的淚水,又將她擁入懷裏。 她埋頭在他的懷裏說道:”我是在哭,可是我不是難過,我是高興,我高興烈哥哥你終於來找我了。” 他嘆息道:”高興也哭,難過也哭,看來以後我得把我們的家裏多準備兩個游泳池,以防家裏被淹了。” “烈哥哥,你笑話我。” 陳半山在下,殺手在上,二人平衡下落,殺手發力,下落之勢加速,追上陳半山。陳半山感覺不對勁,在下落過程中強行翻身,只見殺手揮動鐮刀斬向自己的氣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