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fidelridgeway77

tineye.com無論如何,她都不能忍受許小冉在自己眼前晃悠。 司南到餐廳的時候,許小冉正在吃著剛出鍋的蛋撻。 「媽,沒事吧?」許小冉問,心想她能有什麼事,除了給司南邀功,還能幹什麼? 「沒事,有點不舒服。」司南坐下來說。 劉管家端著熱騰騰的蛋撻,唐雪寧愛吃的小零食上樓了。 許小冉看著劉管家的背影,他對唐雪寧的口味不是一般的了解。 「老公,你嘗嘗看,味道美極了。」許小冉塞了一塊兒在司南的嘴裡說。 司言看著父母的互動,嘴角沾著碎渣,季承快速的擦拭乾凈。 「走吧。」司言拍拍肚皮下了椅子,季承抱起司言快速的溜了。 「他倆是不是有什麼陰謀?」許小冉看著季承抱著兒子上樓的速度,她轉頭看著司南問。 「能有什麼陰謀,你喜歡吃下次多做些。」司南說。 許小冉看著司南的臉,這兒俊俏的男人整天在女人堆里,哪個女人能抵抗…… 尤其是集團里的那堆女人,估計在就對司南垂涎三尺了。 「你在想什麼……」司南敲敲妻子的腦門說。 「你管……」許小冉一下子就心情不爽了,自動男人天天被人惦記…… 「太太,您多少吃一點。這是剛出鍋的,熱乎著呢。您嘗嘗。」劉管家放下托盤,看著唐雪寧一臉的不高興,眉頭緊皺的厲害。 唐雪寧看著劉管家就更不高興了,他這是變著法的討她高興。 「給我熬碗燕窩。」唐雪寧每晚都要喝,不喝難受的慌。 「好,您稍等。蛋撻要趁熱吃!」劉管家說完鬆了一口氣關門下樓了。 劉管家看著司南跟許小冉說說笑笑的,他微微一笑上前。 「夫人,您好久沒有喝燕窩了。等一下我給您端來!」劉管家說。 許小冉不喜歡喝的,但是劉管家每天都要她喝,還是親自看著她喝下去。 「謝謝!」許小冉也不客氣,幹嘛要那麼矯情,再說那麼好的美容補品,幹嘛不喝。 「等會兒你也喝一點,給你補補……」許小冉看著司南臭臭的臉說。 「不喝。」司南拒絕了,靠在了椅子上看著妻子。...
迴光返照? 呵呵,棒極了。 遲柔柔挫著后槽牙,一面思考著如何讓這幾個詞變成現實。 一面『笑眯眯』的朝他走過去。 「吃肉肉,本君真不知道!」御淵小聲沖她說道。 二爺急了! 遲柔柔腳下一頓,想到今早自個兒孫子似的在他面前,又是揉心口,又是揉腦袋。 那臉上變幻的更精彩了。 她就說他一要死的哪來那麼大力氣和她造作呢,敢情這爛芋頭就昨兒是高危義士。 今兒一早醒來后又變回倔強不死命硬敗類了?! 遲柔柔想到自己剛剛還在大哥面前給這芋頭尬吹了半天,結果這撲街精神奕奕,屁事兒沒有…… 她還說什麼他仁義無雙,捨己為人…… 西八…… 遲柔柔感覺自個兒臉上給潑了一碗剛煉好的辣椒油,甭提多帶勁兒了。 「小鳥,回來。」遲重樓的聲音忽然從后響起。 遲柔柔準備錘人的姿態慢慢鬆弛下來,惡狠狠的瞪著御淵,轉身的剎那小表情一收,一臉乖巧的就回遲重樓身邊了。 「不論怎樣說,多虧了御院主,遲某才能脫離危險。」 遲重樓平靜道:「現下御院主也能無事,實是兩相甚宜。」 遲柔柔站在遲重樓背後,烏沉沉的大眼珠子,死死瞪著御淵。 西八…… 芋頭你給我等著! 今兒老身不把你的血給吸光光我管你叫祖宗! 遲柔柔吹氣瞪眼那小凶樣,看的御二爺心裡一陣怵。 完犢子,這小肉肉最記仇了! 此番還不把他給咬死!...
他就知道,媽咪聽到這話,肯定會震驚的。 douban.com他在心裡默念:小凜,為了拯救你,我只好向媽咪供出,是你想的餿主意嘍,你可別怪我啊! 可是,她想錯了。 蘇北根本就來不及問原因。 「他們在哪個包廂,我現在就過去!」蘇北著急的拿著包包,就要往外面走。 她突然聽見蘇寒說,蘇凜被路南抓走了。 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往不好的方向想去。 是不是蘇凜在走廊里,或者在廁所里,得罪路南了,還是他做出了什麼事情,讓路南震怒…… 蘇北想都不敢想。 蘇寒看著蘇北這麼擔心,他想了想,還是等媽咪冷靜下來,再跟她解釋吧! 「媽咪,其實,我跟路總認識的,他只是把小凜當成我了,你現在這麼衝進去,反倒容易讓他看出來什麼,你別著急,聽我先說,好嗎?」蘇寒看著蘇北說道。 蘇北僵在原地。 她緩緩轉身。 「小寒,你的話是什麼意思?」蘇北滿臉不解。 昨天的時候,蘇寒不是還黑了盛世集團的信息庫嗎?今天怎麼就跟路南認識了! 難道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嗎? 蘇北皺著眉,很是不解。 「媽咪,具體的事情,我之後再跟你解釋,你先回去,等出了軒轅樓的大門,就給路總打電話,告訴他,你有急事找他,這樣的話,路總應該會馬上離開這裡回公司,他也不好意思拖著蘇凜不放了,好不好?」蘇寒認真的看著蘇北。 蘇北深深的看了自家兒子一眼。 「小寒,你跟小凜是不是做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蘇北開口問道。 蘇寒吐了吐舌頭,神情有點為難。 「媽咪,等這件事情過去了,我再告訴你,好不好?」蘇寒說。 蘇北皺著眉嘆口氣,直接向著外面走去。 這兩個小傢伙,總是不能讓她省心,她以後還是多注意點吧! 蘇北快速的走出包廂。...
, 1 min read
蘇小戀是被一陣兒敲門的聲音給吵醒的,她看了一下時間,自己都已經睡了一個小時了,這個應該就是叫自己起床。 蘇小戀答應著,去開了門,門口站著的是一個小姑娘,也就十八/九歲的模樣,看著還挺清純的。 “你好,你們一會兒要去查看地形,這個是必須要帶著的,驅蚊的效果非常的好。”小姑娘把手裡的一瓶驅蚊的藥水遞給了蘇小戀。 “哦,好的,謝謝啊,我馬上換了衣服就下來。”蘇小戀接過了那驅蚊的藥水,自己還真的忘了帶了,這個藥水她是知道的,她也會經常買這種藥水來用,特別的好用,沒有想到在這裡也有人會用這個牌子的。 蘇小戀把衣服換了,她穿的是黑色的短袖T恤和黑色的長褲,黑色的跑步鞋,把自己的渾身上下都噴灑了那驅蚊藥水,才背著一個背包下了樓,她的背包裏還放了兩瓶礦泉水,一點兒吃的。 在沒有醜醜的情况下,蘇小戀對自己還是很隨便的。 榮錦天和副市長都已經在樓下的房間裏等著了,榮錦天背了一個大包,裡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是裝了些什麼東西。 副市長也背了一個包,村長和那個小姑娘也都各自的背了一個包。 “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看樣子大家都準備好了。”副市長見蘇小戀下來了,他就讓大家準備出發了。 聽說這麗山的風景每一個時段都是不一樣的,今天就看的是下午的風景和傍晚的風景,明天早上就可以看清晨的風景,下午大家就要準備返程了,好像是副市長臨時有事情,就把行程安排的很滿了。 聽到了副市長的一聲兒令下,大家就都興致勃勃的朝著前方走了。 麗村是坐落在山脚下的一座村莊,四處都是綠油油的樹木,村莊掩映在了一片綠色的海洋裏,這裡的空氣都是特別的清新,多呼吸一口都覺得是賺了,天然的氧吧啊,氧氣特別的充足。 一路上走過去,不但是有綠色滿目,還有著一地爛漫的野花,各種顏色的,讓蘇小戀覺得很是喜歡,那綠草地就好像是一個厚厚的地毯,上面的小花就是點綴,蘇小戀都有一種想法是回去之後定做一個這樣的地毯,那該是有多漂亮! “再往前面走著,就可以狩獵了,那裡有人準備了弓和箭,這山裡的兔子繁殖的太快了,都成灾了,所以啊,我們就很希望有人來把這些兔子給射死一些兒,這樣的話我們的農作物也就可以多收一點兒了。”村長對大家說。 射死兔子?蘇小戀聽著就覺得不可思議,兔子是多可愛的動物啊,為什麼要把它們射死? “就不能有其他的辦法嗎?非要把兔子給弄死嗎?”蘇小戀的心裡還是不能接受把兔子弄死的事實。 “這是野兔子,繁殖的太快了,你看看那一片的包穀地和菜地,那些菜和包穀的杆都被兔子給啃死了,還有那邊的地裏,那些農作物都是被兔子給糟蹋了,我們也沒有辦法啊,其實兔子並不是你們電視裏看的那麼可愛,在我們這裡這些兔子就是一種禍害了。”村長對大家說。 蘇小戀的心裡本來還對著兔子有著非常的好感的,可是聽了村長的話,還有就是看到了那一片被糟蹋的莊稼,還真是有點兒讓人心痛。 說話間就可以看到了有一些兒兔子在四處晃悠著,好像是在跟人炫耀著什麼。 “村長,來已經準備好了五把弓箭了,你們可以射兔子了。”有人拿著五把弓箭來了,遞給了村長。 “我覺得這個也可以成為一個娛樂項目,如果投資度假村的話,可以把這裡圍起來,讓遊客射兔子玩。”副市長接過了弓箭,對蘇小戀和榮錦天建議道。 “嗯,我覺得也可行。”榮錦天對副市長說道,他對這裡還是很有興趣的。 蘇小戀沒有說什麼,她暫時還不能接受兔子被射死,看著一個活生生的兔子被自己射死了,蘇小戀還是做不到的。 “這個我就不用了吧。”蘇小戀沒有接過弓箭。榮錦天接過了弓箭,他拉了拉,覺得看著這弓箭比較粗糙,還是很順手的。 “在這裡就可以射擊了,射中的兔子也是有很多的用途的,可以炒著吃,也可以烤著吃,這也是一個娛樂的項目,想著自己射死的兔子,自己烤著吃,就有一種成就感。”村長也建議著。...
媽媽能夠醒來,小然然可開心了,不管見到誰都會開心地炫耀:”然然的媽媽沒有不要然然,媽媽是愛然然的。” 所以,這會兒爸爸在削水果,小然然主動承擔起喂媽媽吃水果的任務,因爲媽媽剛剛醒來不久,還不是很有力氣,需要爸爸和她一起照顧媽媽。 “謝謝寶貝!”簡然溫柔道過謝之後才張嘴咬蘋果,咬蘋果的時候她故意連同小然然的手指也咬住。 “媽媽,然然的手指不能吃!”小然然本能想要抽回小小的手指,但是剛剛有動作,她又停下了。 爸爸千叮萬囑,說媽媽的身體很虛弱,讓她要好好照顧媽媽。 她有牢牢記住爸爸話,所以她不敢太大力抽回手指頭了,萬一傷到媽媽,媽媽又睡覺不理她和爸爸了,那可怎麼辦好呢? “手指不可以吃麼?”簡然裝着不懂的樣子,故意逗他們家的然寶寶玩。 “不可以!”小然然很緊張地搖了搖小腦袋,軟乎乎卻又很堅定地說道。 她猜想媽媽昏睡了這麼久,一定是腦袋睡壞了,所以才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 “可是媽媽想吃然然的手指頭,然然可以讓媽媽吃麼?”看到小然然眨巴着的大眼睛,眼睛裏寫滿了各種不可思議與驚訝,簡然忍不住就想多逗她一會兒。 小然然扁了扁嘴,搖搖頭,又點點頭,再搖搖頭:”媽媽,然然的手手髒髒的,不能吃!” 小然然沒有直接拒絕媽媽,而是想了又想才開口拒絕的,她有想過讓媽媽咬她一口吧,但是一想到咬手指很痛,她又猶豫了。 簡然湊近小然然,在她粉嘟嘟的臉上親了親:”寶貝,媽媽逗你玩呢。你是媽媽的寶貝,媽媽只是想要親親你,不會吃你的手指頭。” 玩笑開到一定的時候就好了,再說下去,把小然然嚇哭了怎麼辦,簡然當然知道適可而止。 醒來兩天時間,簡然的氣色好了許多,當然這跟秦越無微不至地照顧着她是分不開的。 她醒來這兩天,秦越還是寸步不離地照顧着她,按照醫生的吩咐,他讓家裏的傭人做了很多藥膳,再由他親自喂簡然吃。 餐餐如此,他一點都沒有不耐煩,又溫柔又細心,真是讓許多人都羨慕不已。 秦越削好水果,將小然然一把抱回來,親親她粉粉的臉蛋兒:”小傻瓜,媽媽最愛你了,怎麼會咬你。” “不準罵我們的然然傻,我們的然寶寶是最聰明的寶寶了。”可能是剛剛失去了腹中的孩子,簡然更加溺愛他們家的然寶寶了,誰都不能說然寶寶一個不好的字。 “嗯,是我錯了!”秦越溫柔地笑了笑,又道,”我的大小然然都是天底下最聰明的寶寶,只有我最笨。” 在他的大小然然面前,秦越願意步步退讓,願意做他們一家三口當中最”笨”的那一個。 他願意用寵着她們,疼着她們,一輩子! 讓她們一大一小兩個他生命中最珍視的兩個女性,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兩個小女人。 “爸爸不笨!”小然然心疼爸爸,自然要替爸爸說話。 “嗯,爸爸不笨,我們的然然也不笨,大家都不笨。”秦越捏捏小然然的臉,將她放到地上,”然然出去找小姑姑玩,爸爸有話要單獨和媽媽說。”...
沈明姬是這麼想的,可是嘴上說到這裡心裡卻又恍惚了一下。 心中有種不可名狀的不甘心和抽痛感,隨後卻又彷彿釋然一般,慢慢散去了。沈明姬愣了半晌,沈蓮棠說了什麼客套話跟她打太極或是說了什麼話來表達自己的委屈,她一個字都沒聽見。 這是什麼感覺? 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情,那想必就是原主殘留下來的情緒了。 她從未感受過原主的情緒,就像是原主心思縝密一樣,哪怕是殘留的情緒也是內斂的,她都接管了好幾年了,也沒有出現過原主殘留的情緒,偏偏剛剛,她腦中走馬觀花的出現了許多景象,以及那種無力不甘的抽痛感。 一個小女孩,獨自在房間里,已是傍晚了,卻沒有掌燈,她十分努力,一針一線的綉著,比對著旁邊一份看起來是成品的綉樣,哪裡不對,便又想拆了重來。 沒有人來,安靜的落針可聞,天色已經黑了的時候實在是看不清,她也就差眼睛貼到上面去綉了,這時候有貌美的婦人推門,嘆了口氣,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頭,想要掌燈,卻被小女孩阻止了,沈明姬清晰的聽見這聲音彷彿來自於她體內,彷彿就是她自己所說:『罷了,娘親,夫人不准我們晚間點燈擾了大小姐清凈。』 可沈明姬就是知道,這位大小姐指的就是沈蓮棠,夫人就是高氏,貌美的婦人一瞧就是舒氏年輕的時候,而她,就是沈明姬。 分不清是原主還是她自己,她就是篤定的知道,那位大小姐住的院子,明明離這裡遠了不知道多少,明明就是高氏,在為難她們母女。 畫面一轉,又是這個小女孩,也便是原主小的時候,她又在練習古琴,細嫩的指尖磨的紅紅的,手邊更是起了個晶瑩的水泡,可是卻還是不肯放下。 旁邊的婦人勸:『聽話,我們去睡了,不在這朝夕,明日左右都是大小姐要去獻琴音的···········』 沈明姬就是篤定的知道,坐在那小小的『沈明姬』有多不甘心,因為高氏出身名門,所以哪裡都沒有她們母女的位置,父親雖然疼愛她們母女,可是內宅院子里的事情,一個男子怎麼能知道的那麼細緻? 偏偏都是那種小事情,說出來只會讓人覺得小家子氣,可偏偏是真的細碎的折磨人,哪怕父親說了明日要帶她一起去,也被高氏厲聲喝止了,被喝止的理由是舒氏身子不舒服,在皇后辦的百花宴上,怎麼能讓舒氏和沈明姬帶著病氣去呢? 可是明明,明明沈明姬練習的更努力,明明沈明姬才是被老師私底下真心實意誇讚是彈的一手好琴,是當真付出了努力的,憑什麼都是沈蓮棠呢?憑什麼,憑什麼呢? 巨大的不甘如潮水一般席捲了沈明姬,沈明姬甚至有些恍惚,分不清今夕是何夕,腦中還有許多那樣的畫面。 數不清的細碎,可是沈明姬卻好像第一次認識原主。她從『劇本』上看到的沈明姬,惡毒狡詐,心思陰毒,謀算了嫡姐擁有的一切,可是誰是戲中人,誰是該被擺布活著的呢? 各人都有各人的悲歡,沈明姬在戲外人潦草看幾句生平便覺得惡毒不堪,可是她當真是生來願意如此的嗎? 如果不是嫡母苛待,如果她能被正視,不是有能力的一面全都被沒有能力的人不費吹灰之力掩蓋過去還要低聲道喜,不是溫柔的一面全都要化作心思縝密步步為營才能得到一點見得到陽光的立足之地的話,她甘願從一開始就這樣嗎? 沈明姬現在是由衷的開始信,對原主的一句評價了,她確實是有滿身傲骨,只不過被打碎重組之後,卻不是似雪風骨。 她愛她自己,她憐惜自己,想過的好,可這不是做錯事情的理由,這不是謀害別人的理由,可是那個女子到底沒有等來她的打胎葯真真正正害死過一個人的一刻,她自己便先與世長辭了。仔細算來,沈明姬拿來試驗而給女主灌的一碗鶴頂紅,倒是原主真正意義上害死的第一個人。 可憐從不是做錯事的理由,可是自己想過的好,就是錯嗎? 在這個扭曲的時代,似乎有許多道理,都是說不清楚的。沈明姬不是想這麼多的性子,她強行按捺住這些心思,總覺得五臟六腑都換了個兒,十分不舒服,覺得胸口憋悶的慌。 這到底只是一場有劇本的戲,男主女主有她們的命,原主有她的宿命,她現在作為沈明姬,只想偏離一點點劇本中的內容,想好好活下去,別的事情,是非曲直黑白,倒是真當如無字碑,任旁人後人論說,從不是自己該說。 沈明姬好不容易回過神,卻見謝玄墨的臉色不太好,沈蓮棠的臉色更差,沈明姬知道自己方才定是聽漏了什麼,也不好多問,只是垂著眸子,裝鵪鶉,不敢開口,怕自己不知道他們剛說了什麼,多說多錯,裝鵪鶉總是沒錯的。 謝玄墨臉色不大好的確是因為沈明姬,他卻是沒說話。...
周亦可表現得有點獃獃的,她的臉上很久才恢復過來,然後卻輕鬆的一笑,「你是說跟蘇姨媽么?也沒有說什麼,就是隨便聊了聊。」 「隨便聊了聊,你的臉色就變得這麼差?」傅雲彬顯然不相信,微微蹙了蹙眉,眉宇裡面是令周亦可貪戀的關心。 以前周亦可一直希望能成為傅雲彬身邊最喜歡的女人,但是,終於有一天她成為了他身邊最喜歡的女人,但是上天竟然跟她開了這樣的玩笑。 「有嗎?可能是因為外面有點冷。」周亦可搖搖頭,然後握住男人修長的大手,「所以我們還是快回家吧……今天晚上我想洗久久的熱水澡.」 見到周亦可這樣子,傅雲彬沉默半晌後點了點頭,「好。」 從蘇家裡出來以後,傅雲彬跟傅晨宇兩個人也分成了兩路道別,傅雲彬帶著周亦可來到了荷西別墅,剛進了屋子就吩咐傭人給周亦可準備好洗澡水。 傅雲彬能這麼為她著想,這讓周亦可很感動,不禁擁抱著他,想踮起腳尖在他唇上一吻,但是最終她卻還是沒有這麼做,是因為想到蘇夢涵的那個真相,如果她是傅雲彬的表妹,她是蘇家的人,那她跟傅雲彬將不能再發生這樣的關係,否則就是亂倫為天理不容。 「傅少,你人真好。」周亦可的吻在半空里收回,慢慢的落回了腳跟,也鬆開了拉著傅雲彬的雙手,只是用一種故作輕鬆的樣子來跟他玩笑。 可不想男人卻根本沒打算放過她,直接俯身就將她環抱了起來,而後吻便篤定的落在她的嘴唇上,吻了許久才放過她,「我好,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周亦可被那個吻傾倒,她抬起眸子望著面前的他,這張面容在這些日子裡,她已經銘記在心,越看越覺得愛慕,心裡滿滿都是星星般的蜜糖,可是越是這樣甜蜜,她想到那個可怕的真相就越覺得心慌,不禁就移開了目光,「嗯,是,我早就知道了,所以……那我就先去洗澡了哦。」 傅雲彬何許人也,從周亦可的態度里,他似乎感覺到了很不對勁,但是周亦可卻遲遲不肯開口,他也不追問,因為這是傅鴻澤曾經教會他的,要懂得尊重女人……如果她不想說的事情,就不要逼迫她。 晚上,他一如往常的躺在床上等候著她,周亦可從洗過澡以後就跑去書房裡給公司開會,原先周亦可也經常這麼做,所以他也並沒有多問…… 過了不知道多久,周亦可才打開卧室的門進來,見到傅雲彬還沒有睡,愣了下,「我不是讓你先睡,不要等我么?」 牆壁上的掛鐘此刻已經指向了十一點,算是深夜了,周亦可忙工作不假,但有更多的原因當然是為了躲避傅雲彬,不想跟他發生親密的事情……倘若兩個人是兄妹,她絕對不能再讓錯誤發生下去。 然而沒想到這麼晚了,傅雲彬還在等著她。 「我的小妻子都還在辛苦的工作,那我又怎麼能獨眠呢?」 他微微揚起了嘴唇,似乎笑她這個問題問得可愛。 「在你們s國不是這樣么?一向都注重男士風度,所以應該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吧……我娶了你,自然不能讓你受委屈……」 聽了他處處為她著想,周亦可的心裡止不住的又是一陣感動,可越是這樣感動,她越會覺得蘇夢涵今天告訴她的『真相』可怕。 「怎麼了,從蘇家回來以後,就總是魂不守舍的發著呆?嗯?」傅雲彬從床上翻身下來,一步步朝自己的小妻子靠近。 「我只是有點感動。」周亦可只得隨便找了個借口,看著面前這個男人,打量著他高大的身軀,英挺迷人的五官,只覺得他越看越帥氣,越看越得她的心,今天卻躲了一整天,現在再也忍不住了,埋進了他的懷裡,心想如果今天沒有去過蘇家多好。 但是她卻去了,還得到一個可怕的消息。 「傻姑娘,這有什麼好感動的,將來我們一輩子在一起,這種事就能讓你感動的話,那你豈不是得每天都感動得提淚橫流?」傅雲彬失笑,卻寵溺的揚起大掌,輕柔的撫著她烏黑順滑的長發。 可是很快,周亦可就感覺到哪裡不對勁,她貼著傅雲彬的身體,明顯察覺到了他身體哪裡起了變化,心下一沉,連忙推開他,「那倒是,不如早點睡吧!」 「這怎麼行,我等了你這麼久,難道不犒賞一下?」傅雲彬卻不放過她,慢慢的靠近她,周亦可見狀連忙後退,傅雲彬也步步緊逼,結果周亦可一不小心就被身後的床阻住,身形沒有站穩一下子倒了下去。...
“每人一部電梯,速度點。”楚鷹說著,先進入了一部電梯。 nyit.edu凱洛斯和索瓦洛夫也各自找了一部電梯進去。 到了一樓,穆雷已經等在那裡,也不廢話,幫著楚鷹三人把三條繩子的槍放到卡車上,然後四個人各自乘坐一部電梯上樓。 只有讓電梯都停在三十樓,他們才能節省更多的時間。 這電梯的速度還是挺快,兩分鐘之後,四人各自從電梯內走出來,然後飛快跑到天臺上進入軍火庫,再次忙碌起來。 連同第一次,四個人有運送了兩次,十分鐘的時間剛剛過去。 “還有二十分鐘,我們再整兩趟。”把穿著衝鋒槍的繩子丟在卡車上之後,凱洛斯兩眼放光的道。 楚鷹斷然拒絕,沉聲道:”我們必須要有逃走的時間,二十分鐘足够你們開車到咱們之前停留過的那座山附近,屠夫知道路線,你帶著他們兩個去。” “真的不要了。”凱洛斯很不爽的說道,他們運了三次,總共才運出一千支左右的衝鋒槍,而且連子彈都沒顧得上運出來。 楚鷹也是一陣肉疼,但他明白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有命拿出去,得有命用才好。 只是沒有子彈,這些槍短暫的時間內還是無法使用,便咬咬牙道:”最後一趟,這次只拿子彈,其他的不要。” “好嘞。”凱洛斯第一個沖進了樓內。 “我專門準備了幾個袋子,速度點。”穆雷從車上拿出來幾個蛇皮袋,說道。 三人跟在凱洛斯的身後飛快進入電梯。 穆雷臨時找來的蛇皮袋雖大,但是承重能力有限,裝個三百斤就是極限了,再多就會裂開,衝鋒槍的子彈重量每顆差不多8克左右,也即是說,每個蛇皮袋只能裝一萬八千發衝鋒槍的子彈。 電梯的承重是一噸半,可以放進去三個蛇皮袋的子彈外加一個人,不過為了節省時間,他們每個人裝了兩個蛇皮袋便被楚鷹喝令停止了。 六百斤的重量,對於他們來說完全不在話下。 每個人扛著兩個蛇皮袋的子彈,急匆匆的下樓。 四個人,每個人帶出來將近四萬發的子彈,减去領頭,差不多有十五萬發。 這絕對是個大收穫。 “好了,浪費了差不多十分鐘,還有十分鐘條子就要到了,你們現在立即走。”楚鷹冷聲說道。 “我們走,那你呢。”穆雷皺眉問道。 楚鷹眼角浮現出一抹笑意,”當然是給我的祖國做點貢獻了。” 說完,也沒有跟這三個傢伙解釋,便返回了樓內。 穆雷三人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詢問的好時機,便跳上車,飛速駛離了這裡。...
服務員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才說道:”選單上寫的清清楚楚,那位先生點的就是這些,不信的話我可以把選單拿來讓各位過目。” 此時,桌子上擺滿了各種這個時節的青菜,爆炒青蘿蔔,清蒸胡蘿蔔,酸辣大白菜,清炒土豆絲,再加上芹菜和西蘭花,雖然只有六種,但每一種都用特大號的盤子盛放,剛好把餐桌擺滿。 這是給人吃的麼? 楚鷹不去理會楊傲四人陰沉的臉色,笑呵呵道:”四比特大叔想必早就吃膩了大魚大肉,而我既然要請客,就不能弄得太俗套了,所以就弄了這幾樣新鮮時令的蔬菜,蘿蔔順氣,洋芋通便,白菜清胃,芹菜降血,西蘭花美容,這可都是好東西啊!” 他每說一句,楊傲四人的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一下,當然不是因為被楚鷹說的這些激發了食欲,而是想吐! 楚鷹將那盤西蘭花推到淩萱面前,笑道:”我們都是大男人,就你一個嬌滴滴的大姑娘,這蒜茸西蘭花最是美容養顏,自然就是你的,慢慢吃哦!” 淩萱尷尬的笑笑,她和楚鷹都是吃過飯來的,可當著楊傲等人的面,不能不把楚鷹的”殷勤”當回事,只要拿起筷子夾了一口放進嘴裡,味同嚼蠟。 楚鷹環目掃了一眼,繼續笑道:”五樣菜,咱們五個人分,我是主,四比特大叔是客,你們先挑!” 楊傲四人見淩萱都開吃了,他們還能有什麼辦法,只好咬著牙每人選了一樣,最後把通便的清炒土豆絲留給了楚鷹。 偷眼瞄了一下淩萱,發現這妮子滿眼的笑意,顯然也被楚鷹這幾招給逗樂了,她可是清楚知道楊傲等人的厲害,現在見他們在自己男人面前吃癟,心中別提有多高興。 可是想到這件事必會被她老爸知道,神色又一下子黯然了許多,垂頭嚼著能够美容養顏的蒜茸西蘭花。 “啊,我飽了!”也不知道嘗沒有,鐵峰第一個開口說道。 “我也飽了!”楊傲剛一開口,項華龍和程志勇也隨聲附和。 楚鷹心中暗笑,口中卻道:”招待不周,還希望四比特大叔能够見諒,我這只是個工薪階層,請不起各位去高檔的飯店,就只好在這裡講究一下了,不過四比特放心,等哪天我發了大財,肯定帶四比特爽一下!” 等了半個多小時,卻等來了這樣的飯菜,四人心裡別提有多憋屈,可當著淩萱的面,他們連發作的機會都沒有。 現在這所謂的”接風洗塵宴”結束,終於讓他們找到了機會,鐵峰第一個站起來道:”剛才小兄弟說要指點一下我們,今晚上正好是個好機會,小兄弟你看可以嗎?” 楚鷹還沒開口,便看到淩萱一直朝他打眼色,臉上帶著一抹哀求之色,楚鷹心中一軟,暗歎了口氣,他怎能讓這丫頭夾在中間難做,心中一動,頓時計上心來,苦笑道:”可以是可以,但我吃了通便的洋芋,現在肚子疼的難受,要回家去拉泡屎!” 見過不要臉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現在還正在飯桌上,這傢伙居然說出這種髒話,還要不要臉了! 而且,剛才楚鷹一直挑釁他們,現在把他們的怒火都點燃起來了,他卻臨陣脫逃,這叫什麼事啊! “想拉屎這餐館裏就有衛生間,幹嘛非要跑回家去!”鐵峰大聲呵斥,他恨不得現在就沖上去,把楚鷹揍得滿地找牙。 “這位大叔你太不瞭解我了,在別人家的茅坑裏我是拉不出來的,必須要回自己家,這屎啊它也認路!”楚鷹一本正經的道。 淩萱差點沒把隔夜飯給吐出來,嬌嗔道:”那你還不快點回去,萬一拉褲子怎麼辦!” “我回去,那你呢?你的安全誰來保護?”楚鷹故意說道。 楊傲淡淡道:”小兄弟放心,有我們在,任何人別想動她一根汗毛,包括你也不可以!”...
霍少霆挑了挑眉,”未必,如果重創許致遠的勢力,他想蹦躂,也得掂量幾分了。” healthysenior.me這一片雖然是龍哥的勢力範圍。 不過霍少霆給出相應的籌碼,即便龍哥如今還忌憚許家,到時候……也只會跟着霍少霆一舉把許家的勢力給殲了。 畢竟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 早在和蘇翎全盤托出計劃時,霍少霆已經開始了行動。 許致遠這次來夏威夷,自然不是度假,而是爲了手下的‘私貨’,不過這次並不順利……碼頭上一直被堵。 現在又出了這種事。 子孫根被碾碎,這對於男人來說是怎樣的打擊!許致遠是出了名的花心浪子,身邊從來少不了女人,可是從今以後,他就是不男不女的怪物! 這叫他如何能忍! 遭受這等折磨,換做一般的男人,大概從此一蹶不振,甚至有沒出息的,直接來個**! 只是許致遠從來不是一般人! 那天晚上後,蘇婉心驚膽戰地回來,根本不敢靠近這個男人! 天知道她有多害怕! 被剝光衣服掛在樹上,她的裏子面子早就丟的一乾二淨……屈辱嗎? 難過嗎? 都有。 可是從一開始跟了許長林,又開了許致遠開始……她的尊嚴早就沒了。 她只要活着! 許致遠一個人躺在私人醫院裏,門內外全都是他的保鏢…… 透過玻璃窗,她能清晰地看到那個人半死不活地躺着。 她的眼中閃過一絲幽光。 一時之間,想到了無數種可能! 許致遠會不會就這樣成了廢物,如果從此一蹶不振,她是不是根本沒必要害怕……指不定過一段時間,她還得重新換一個金主。 想到這裏,她偷偷地鬆了一口氣。 只是,很快她就發現她是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