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damienviney47

「全都結束了……」 詩奈爾的聲音激動的顫抖著。 泛著幽幽藍光的病毒注射劑,在她顫抖的手上,朝著暈厥的陸勵南胳膊上刺去。 別說是把整支病毒注射劑推到陸勵南的身體里。 就是針尖接觸到他的皮膚,刺破他的血管。 也會讓他瞬間感染。 詩奈爾心中的悸動難以言表,只覺得有一種暢快的笑意,想要破開胸膛蹦出來。 「結……」 「放下!!」 譚暮白的聲音冷厲的響在他的耳邊。 詩奈爾轉頭,看見譚暮白距離自己還有幾步遠的距離,也不再遲疑,嘴唇猝然冷笑了一下,就把手中的病毒注射劑往陸勵南的身上扎去。 「住手!」譚暮白的心,在這一刻都要停止跳動了。 那支病毒注射劑,伴著詩奈爾淬了毒一樣的惡毒笑容,深深的,狠狠的,扎到了陸勵南的胳膊上! 「不!」 她根本來不及跑過去。 也根本來不及奪下詩奈爾手中的那支注射器。 甚至,來不及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擋住這支注射器。 詩奈爾看到她絕望大叫的樣子,覺得有趣極了。 嘴唇緩緩咧開,手指抓著那隻扎到陸勵南身體里的注射器,看著譚暮白驚懼交加奔跑過來的樣子,手上一個猛力,將注射器里的病毒劑,推到了陸勵南的身體里。 「不!!」 她這一生,從未像是現在一樣,這樣驚懼絕望過。 彷彿有毀天滅地的災難,忽然壓了下來一樣。 讓她的表情都完全失控。 她衝過去! 抓住詩奈爾的手臂,要把扎到陸勵南身體里的那支注射器拔出來。...
想到阿衡還真可能直接地在山洞裡餓暈過去,宋曼曼是真的再也管不著別的事情了,把手裡的盆子隨手地一扔,甚至都已經是來不及去把盆子放在桌面上了,對於如今的宋曼曼來說,在現在的這一刻,再沒有任何的事情比得上阿衡,只有阿衡的事情對宋曼曼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宋曼曼自己也解釋不了既然阿衡是那麼重要的話,為什麼宋曼曼居然還會吧他給忘記了,宋曼曼想,這大概是她自己身體的一個應激的反應吧,因為宋曼曼自己分明地就已經是做出了決定了,而她自己也已經是完全地清楚她跟阿衡之間是沒有結果的了,所以宋曼曼的大腦為了保護宋曼曼自己,就已經是下意識地讓宋曼曼不要去想阿衡,甚至是直接地忘掉阿衡,所以歸根結底,這個事情都是宋曼曼自己的錯,她也從來沒有想過不承認的。 宋曼曼快速地跑進山洞裡,然後她是一眼地就看到阿衡了,阿衡居然還是坐在床上,即使他的眼皮是不停地眨,看起來已經是困到不行了,但是他仍舊是強撐著,不讓自己睡下。 甚至都已經是不用去詢問阿衡了,宋曼曼是一下子地就知道阿衡為什麼會這樣做了,這分明地就是因為剛才宋曼曼自己對阿衡是簽訂網住的,絕對不能夠睡,要等自己吧早飯都給端進來了,吃下了再睡。 剛才宋曼曼是強硬地這樣要求阿衡的,而阿衡也是根據著宋曼曼自己的要求答應了,可是如今阿衡是已經做到了他自己所答應的一切了,宋曼曼自己卻是把這些的全部都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宋曼曼的心裡頓時地就給鋪天蓋地一樣的愧疚感給遮擋住了,她怎麼可以這樣地去對待阿衡的呢,她不配阿衡對她這麼好的,她從來就不是一個好的女人,她甚至都算不上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人,宋曼曼知道的,她自己是一個很自私的人的,而宋曼曼自己也是完全地相信其實阿衡是很清楚宋曼曼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的,可是她都已經是一個這麼壞的人了,為什麼阿衡都還是要對她這麼地好,為什麼阿衡也仍舊是要愛上她呢?要是阿衡不愛她的畫,那麼宋曼曼想,她自己應該是不會那麼難過的。 宋曼曼現在也覺得自己如今這樣地,把一切的過錯都推到了阿衡的身上真的是一個很卑鄙的想法,也是一個很卑鄙的做法,其實宋曼曼自己是真的不想要這麼做的,但是那鋪天蓋地一樣的愧疚感,真的已經是要把宋曼曼整個人都給遮擋住了。 而阿衡本來是在艱難地打著瞌睡,心裡在默默地數著數,等著宋曼曼進來的,可是宋曼曼終於地風風火火地衝進來之後,不僅手上是沒有那個說好的早飯,那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好像是被雷給劈到了一樣。 阿衡不由地就疑惑地開口問道:「曼曼,你怎麼了?你這個表情是怎麼回事啊?你不舒服嗎?」 宋曼曼聽到阿衡都已經是到現在的這個時候了,居然首先地關心地也仍舊是自己的身體,宋曼曼很難嗯那個狗說得清自己如今的感覺,也很難地說得清自己如今的想法,是想要擁抱住阿衡這個大傻子,又想要給阿衡這個大傻子一巴掌,讓他趕緊地清醒清醒,她宋曼曼究竟是有什麼好的,他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他究竟知不知道她根本就沒有打算要一直地跟他在一起的,等利用完他,等他們兩人重新地回到陸地上之後,她就要一腳低踹開他了,所以他現在為什麼還要對她這麼好。 宋曼曼自己也是覺得如今的阿衡其實是真的十分地無辜的,他就僅僅只是愛上了一個女人而已,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是會愛上一個來自未來,來自異時空的女人,而宋曼曼自己也是從來都沒有跟他提及過,所以阿衡即使是覺得他們兩人的未來是很艱難的,也不會想到居然是艱難到這樣的一個程度啊,這其實也只能夠算得上是時空的階梯形而已。 宋曼曼在聽到了阿衡到現在了,都還是在關心著自己是不是也哪裡不舒服的話,而也不提一下她忘記了的那份早飯,在這一刻,她一直所隱忍著的眼淚是終於地再也忍不住了,奪眶而出了。 「哇,啊啊啊啊,阿衡,啊啊啊啊啊……」宋曼曼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還會有哭得這麼慘的時候,在她的記憶里,在她過去最艱難的日子裡,宋曼曼都僅僅只是默默流淚而已,而像如今這樣的,大哭大喊的時刻,好像還真的是從來都沒有。 其實宋曼曼也是知道為什麼她自己的情緒會爆發得這麼地突然,這麼地厲害的,要是宋曼曼進來之後,阿衡首先地就是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久,早飯呢,知不知道他究竟是等了多久這樣的一個質問宋曼曼的話的話,宋曼曼可能還真的不會這麼地愧疚,可是如今她進來了,阿衡不僅是沒有一句關於他現在的早飯究竟是去哪裡了,又或者是宋曼曼為什麼要讓他等這麼久的話,這些的話阿衡是一句都沒有說的,反而第一句地就是問宋曼曼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這樣的一個對比之下,讓宋曼曼如何地能夠不愧疚,再加上在剛才的時候,宋曼曼自己才剛剛滴下了一個決定,就是她跟阿衡之間是沒可能的,就在剛才,宋曼曼才是徹底地決定了自己跟阿衡之間是沒有未來的,本來因為這個的事情,宋曼曼自己的心裡就已經是十分地抑鬱的了,可是再加上剛才阿衡所表現出來的體貼,兩者疊加之下,宋曼曼的那些情緒就一下子地,全部地都爆發出來的。 其實宋曼曼也是想哭很久的了,只是一直地忍著而已,現在,她終於是可以找到機會放聲大哭了。 If you loved this article and you would like to...
jjwxc.net青蓮和尚雙手拿什,一派大師風範:”貧僧可以幫你打打順風仗,這完全沒問題。但你敗跡早露,死相已現,想讓貧僧爲你力挽狂瀾,只怕是想錯了!” “該死的賊禿,你竟耍我!”孔青松目眥欲死裂,手裏捏着骨刺眼看就要刺進青蓮和尚的咽喉,”給我去死!” 青蓮和尚並沒有掙扎,無比憐憫地看了孔青松一眼:”若是殺了貧僧能讓你稍解怨念,那便動手吧。” “莫以爲本公子不敢!”孔青松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了,多年謀劃的一切都毀在眼前不說,自己還被功法反噬命懸一線,簡直衰到了極點! 青蓮和尚淡淡地看了孔青松一眼,清明乾淨的眸子裏沒有半點情緒。 孔青松卻被這種漠然的眼神刺痛了,骨刺再無遲疑,迅急刺破了青蓮和尚的咽喉。 “噗!” 青蓮和尚頭一歪,頸間鮮血狂噴。 “哈哈哈哈,就算你是接引使者,又如何,還不是被我殺了!”孔青松驀地叫嚷了起來,一副瘋狂之色,扭頭又瞪着夏冷:”冷公子,接下來輪到你了,你喜歡什麼樣的死法?” 夏冷神情也沒什麼變化,好心提醒道:”你仔細看看你自己殺的是什麼?” “嗯?”孔青松聽到夏冷這話,不由得愣了一下,扭頭再看青蓮和尚時,卻發現他竟然毫髮無傷,仍舊淡淡地看着他,那我剛纔殺的是誰? 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的人,赫然是孔青松的那個殘影心腹。只見他捂着脖子,一臉不解又幽怨地看着孔青松,眼睛裏漸漸地消了人色。 “這……這怎麼回事!”孔青松大腦一片混沌,已經不能正常地思考,從一陣瘋狂很快又陷入了另一種瘋狂,”梵青蓮,你竟敢背叛我!” 青蓮和尚笑着說道:”貧僧確實是受你們孔氏一族的昇仙命符的召喚,纔來到這裏。本以爲有場好戲可看,可惜虎頭蛇尾,實在是失望。” “你既然受召而來,那應該聽我號令!”孔青松的神智徹底不清楚了,”本公子現在命令你去殺了姓冷的這小子,再殺了雨女,爲本公子開路昇仙!” 青蓮和尚搖了搖頭:”你還是放下執念吧,其實千年前你的先祖最有機會達成昇仙,可惜他小心太過,又貪戀人間權望,到最後被雨女所絆,抱憾而終。而你是最沒希望的那個,雖然策劃多年,但手段幼稚,對功法的理解也不夠透徹,從一開始就註定會失敗。” “住口!”孔青松如何聽得了這種批評,氣得臉色漲紅,喝罵道:”我要宰了你這騙人害人的死賊禿!” “罷了,你退場吧,接下來沒你的戲份了。”青蓮和尚略一揮手,便把孔青松給拍成了滿空白光,隨即大袖一擺,絲絲縷縷光點盡數收入了袖底。 “你究竟是什麼人?”夏冷知道這人不簡單,只是沒想到如此厲害,這說明他的身份必定不是一個遊方和尚如此簡單。 “再次自我介紹一下,貧僧梵青蓮,修仙聯盟中七心觀的內門弟子。”青蓮和尚單手插在胸前,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仿若剛纔殺了孔青松的人不是他一樣。 夏冷敏感地捕捉到一個關鍵詞:”修仙聯盟?” “不錯,修仙聯盟。”青蓮和尚淡淡的說道:”難道冷公子在哪兒聽說過?” “沒有,只是聽着就覺得高檔大氣上檔次。”夏冷不着痕跡的岔開了話題,”不知道它是個什麼組織?” 青蓮和尚也沒有追問下去,淡淡的說道:”修仙聯盟,乃是諸天萬界、無窮宇宙中最強大的修仙世界,同時也是一個無比強大的修仙者組織。冷公子,我觀你資質絕佳,又有修仙基礎,不如隨我去修仙聯盟如何?” “修仙聯盟難道是誰想去就能去的嗎?”夏冷早聽他的那些媽媽們提起過無數次修仙聯盟了,幾乎都是將其當成假想中的大敵來對待,”還是說法師你在那裏地位不低?”...
kennyrosschevysomerset.com今晚的仁和葯膳館難得熱鬧,不僅顧青辭和陸長風到了,常貴、華子秋還有懷清都在,但其他食客則是寥寥無幾。 顧青辭心裡倒是有這個預想,畢竟都城的亂象剛剛平復,百姓還都處於惶恐的狀態,到了晚上更是家家戶戶閉門不出,在外的食客尤其少,難得來一兩個也是匆忙買了東西就走的。 這幾天都不忙,殷氏便乾脆給鋪子里的夥計放了假,今晚她便自己一直在忙前忙后。 見后廚還是熱火朝天的,同前廳的氣氛完全不搭,顧青辭有些疑惑。 殷氏笑著回答了,「今時不同往日,雖然晚市瞧著生意不好,不過咱們鋪子有好些訂單都是要送去人家府上的,招娣已經在安排人一一去送了,這樣算起來賺的銀兩也沒有少多少。」 一旁夾菜的華子秋指著顧青辭,嘖嘖道:「你們瞧瞧,這才叫會做生意,本來我們幾個還說要來暖暖場,其實啊銀子早已穩穩噹噹地到了東家的口袋裡,青辭,今晚你可得請客。」 坐在一邊的懷清白了眼華子秋,「得了吧,有吃的還堵不住你的嘴,你這奸商還有臉說別人呢,我看你囤了那麼多薯瓜是待價而沽吧,再說了,你華家這次立了功,皇上必定是要表示的,還不知道後頭你要賺多少呢。」 見他們笑鬧,顧青辭輕笑著和殷氏交代道:「橫豎今晚都是自己人,就記在我賬上。」 去後院打酒的陸長風掀開門帘就笑道:「我這剛回來就聽見了,看來我今晚是真來得巧了,我再去打點酒,今晚不醉不歸!」 見氣氛熱烈,顧青辭乾脆讓人去將軍府把自己的爺爺也請來了,顧老將軍同樣心情不錯,還帶著顧成志一道,葯膳館的大廳著實是熱鬧起來了。 幾杯酒下肚,陸長風便提著酒壺走到最前頭,有模有樣地用驚堂木拍了下桌面,煞有其事地說道:「今晚就好好熱鬧熱鬧,我給大傢伙兒說段故事助助興!」 一片叫好聲中,陸長風繪聲繪色、手舞足蹈地開始了…… 站在門口的顧青辭看了眼裡頭的熱鬧場景,輕笑道:「許久沒這麼熱鬧了。」 站在她對面的正是顧成志。 顧成志點點頭,「自從長姐離開都城,這仁和葯膳館就猶如一潭死水,的確很久沒有歡聲笑語了。」 同樣,他也是擔心了很久很久,直到此刻看著安然無恙的長姐,心裡的石頭才算是落了地。 顧青辭回以一笑,「我都聽爺爺說了,你這陣子做得很好,不愧是顧家的子孫!」 她也是前兩日才從爺爺那裡得知,前段時候顧家雖然只有成志一個正經主子,可成志絲毫沒有怯懦,牢牢地頂住了門戶,尤其在顧元吉上門鬧事的時候堅決一步不讓,這才守住了顧府的尊嚴。 被長姐這般誇讚,成志的臉有些微紅,「長姐哪裡的話,這都是成志應該做的事,況且學院的夫子也幫了成志很多,還有府里的幾位管事,如果沒有他們,我怕頂不住的。」 顧青辭有些用力地拍了拍成志的肩,欣慰地說道:「成志,你能做到這樣已經很好了。」 畢竟成志才十來歲,這個年紀的不少官宦子弟還在家族的庇蔭下混日子,而成志卻能有這份擔當實屬不易,只要好好培養,來日可期。 說著,顧青辭沖成志笑道:「這陣子你也累著了,今晚什麼都別想,進去吧。」 成志點點頭,「多謝長姐。」 他進去時正是氣氛白熱化的時候,陸長風的故事既驚悚又刺激,惹得懷清咬著碗沿又怕又新奇。 見陸長風有模有樣的客串說書先生還效果不錯,顧青辭笑意更深,她剛要轉身去櫃檯,卻見常貴在一旁和阿正說著什麼。...
他趕緊出言賠不是:「對不起,我錯了,我怕剛才的話,的確有欠思量,以後我一定會謹言慎行,只不過,照顧你,我義不容辭!」 comet.co.uk看著蘇凜態度這麼良好,百葉這才滿意:「那行吧,我收拾一下東西,完了你送我過去就行,還有,是你說了要照顧我的,到時候可別喊苦喊累!」 蘇凜一聽百葉答應了,頓時笑眯眯的搖頭:「不會不會,能照顧你是我的榮幸,我怎麼會喊苦喊累呢!」 百葉哼了兩聲,沒再說話。 蘇凜和百葉都是說干就乾的性格,既然決定了要搬去蘇凜的公寓。 百葉也沒有磨蹭,她三兩下就將要用的東西收拾好。 蘇凜幫她提著箱子,兩個人下了樓。 蘇凜一邊走路,一邊心想著,到底是大哥的辦法管用,分分鐘就讓百葉繳械投降了! 百葉卻想著,這麼求著照顧我是吧,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自作自受! 兩個人搬到蘇凜公寓那邊,已經晚上九點了。 蘇凜本來打算幫百葉去整理東西,百葉直接將他往門外推:「你還是算了,這麼一點小東西,我自己能整理的了!」 就在這時,蘇凜的手機正好響起來。 蘇凜看了一下,是蘇北的來電。 他只好開口道:「那你自己整理吧,小心點,有什麼東西自己放不了,就喊我!」 百葉無語的點點頭:「知道了知道了,你趕緊去接電話吧!」 蘇凜無奈的搖搖頭,走出房間,接通電話。 蘇北的聲音,立馬從電話里傳過來:「小凜,你已經連續兩天沒有回家了,今天這麼晚了,該不會是今天還有事情吧!」 蘇凜轉身,看了一眼百葉緊閉的房門。 他開口道:「媽咪,我今晚沒事,只不過,我打算以後住在外面,我現在是大人了,總不能跟你和爹地妹妹擠在一起,我明天回家,收拾收拾東西,以後住在外面新買的公寓里!」 蘇北一聽,蘇凜以後竟然不回家住了,她頓時神情都變得不好了。 她的聲音聽起來又委屈又生氣:「好啊,你們一個個的,現在都嫌棄我了,這才回家半年多的時間,一個兩個的,全都搬到外面去住了,偌大的家裡,就剩下我一個人了!」 蘇凜有點頭疼:「媽咪,怎麼會只剩下你一個人呢,明明還有紫蘇和爹地陪著你啊,你不要難過了,我會盡量常回家的!」 蘇北更是不開心了:「你哥哥還好,雖然住在外面,但是給我承諾了,每天會按時回家吃晚飯,現在他結婚了,我也不能太約束他了,可是你呢,還沒有結婚,就搬到外面qui住,這都不說了,就算是你住在外面,也應該每天都回家啊,現在家也不回來了,算了,你們都走吧,就讓我一個人每天生活吧!」 蘇凜無奈的伸手揉揉額頭,怎麼辦? 媽咪不開心了,他真的一點都不想惹媽咪難過啊!...
御淵酸歸酸,倒也沒繼續在這件事上作死。 「你大哥可是把人家給拒了?」御淵一邊喝著酒一邊問道。 遲柔柔眨巴眼:「你怎麼又知道?爛芋頭,你又給我府上安插眼線了?」 御淵嗤了一聲,翻了個白眼: 「你當本君瞎,還是京都城裡各大家族的眼睛瞎。」 「這半個月來赫連般若的貼身婢女天天在你家府門外蹲點,當誰不知道嗎?」 御淵說著,懶洋洋道:「以你大哥的性子,拒絕她是意料之中的事。」 「就因為腿傷?」遲柔柔皺緊眉。 「這只是其一。」 御淵眸光幽幽一動,看了眼遲柔柔,沉吟了下,還是開口道: 「之前調查十年前的事,除了玉妃的事稍有眉目,其他事都顯得不明不白,尤其是你父母之死。」 遲柔柔點了點頭,道:「這點我也想過,我父母雖說是死在戰場上,可怎就那麼湊巧與十年前的那天撞上了?」 「這段時間本君細查了下當年的卷宗,狼騎這麼多年只有一場敗績,便是你父親身死那次……」 「原本大衍與南越那一戰,乃是我朝佔據優勢,最後會輸並非老國公判斷失誤,而是輸在了糧草上。」 御淵沉眸道:「將士斷糧,困守圍城,那一戰,老國公輸的冤。」 也是那一戰,遲柔柔父親的親兵悉數死於城中。 並非戰死,而是活生生的餓死! 援軍趕去之時,打開城門,城中餓殍遍地,令天下聞風喪膽的狼騎勇士,就這般屈辱的死去。 而她父親,在最後不敢如此屈辱隕落,以最後的力氣衝出圍城,死於亂刀之下! 萬箭穿心,亂刀砍死。 她母親隨軍同行,見狀不肯獨活,也衝出了城去。 最後兩人的屍骨被送回京都,都是七零八碎拼湊不出完整的身軀來。 那年遲柔柔才六歲,壓根不懂『死』這個字是什麼意思。 她只記得那一年的雪下得好大,幾乎要將整個京都城給淹沒了。 大哥也是從那天起忽然變得不愛說話了。...
而以前的宋曼曼還一直地再渣渣仔細,總是以為她自己就當真地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的那樣,還常常地用這樣的話來自稱,現在當宋曼曼自己回過頭來想起來的時候,她自己都覺得丟臉,以前這麼丟臉的事情為什麼她就可以完全地當作是沒有這回事的那樣的呢,以前的她怎麼回做出這麼傻的事情啊。 不過宋曼曼其實也是覺得她自己也是有自己的幸運所在的,她的幸運就是在一切都還拉的及的時候,宋曼曼就已經絲毫知道了曾經她的究竟是有多麼地傻,還不會一直地傻倒老,這樣地想過了之後,宋曼曼就已經是發現原來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了。 其實宋曼曼也是覺得她也是一個很能想得開的人,無論是一件多麼地痛苦的事情,多麼地尷尬的事情,她一向都是可以一笑而過的,就因為她是這樣的一個性格,所以才可以沒心沒肺地活倒現在吧,所以其實宋曼曼是真的覺得一切的一切,全部地都是命運的安排,而你自己究竟是能不能夠過得好,上天當然地是有它自己得安排得,但是你自己得心態同時地也是很重要得。 現在宋曼曼就已經是覺得了,就是因為她得心態,所以她才會在自己得出生分明地就是那麼悲慘得情況下,都能夠扭轉局面,要不是因為她得這個性格得話,宋曼曼真的覺得自己恐怕真的是不會能夠走到如今得這一步,每一步得每一步,都是她自己賺回來得,那麼宋曼曼就已經是覺得她享受他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得了。 可是這樣想著想著之後,宋曼曼就突然地又有些地灰心了,因為她發現根本就沒有什麼地可以享受得,就她如今還在這該死的鳥不拉屎的荒島,就這樣的一個荒島,究竟還有什麼事可以享受的,說出這樣的話也不嫌丟人。 其實宋曼曼自己在這裡無限地發散,去想些有的沒的,事情還是能夠有一個很好的作用的,最起碼就是在她自己在胡思亂想,什麼地都想一通的時候,就已經事開始地發現,阿衡居然已經事終於地想清楚了,要不是阿衡在開口說話之前,還假咳嗽一聲提醒宋曼曼暗金地回過神來,她還不會發現呢。 「咳咳。」宋曼曼突然地就聽到了對面的阿衡的假咳聲了,然後她就趕緊地回過神來了,眼睛重新地聚焦起來,然後就看向阿衡。 好在阿衡還會再說話之前這樣地出聲來提醒一下她,要是當阿衡自己已經事說了一達通了,可是宋曼曼都還沒回過神來,然後完全地就沒有去聽阿衡究竟事再說什麼的話,那麼宋曼曼相信阿衡一定會生氣的,因為如今的這個事情不論是對阿衡,還是對宋曼曼,都是一件十分地嚴重的事情,都是需要他們兩人好好地,認真地去面對的,所以就如今宋曼曼發獃的這些的事情,要是當真地是被阿衡發現了的話,宋曼曼都已經是不知道阿衡會怎麼地想她了。 宋曼曼是已經地開始發現自己是比從前的時候更加地害怕阿衡了,阿衡的一些想法,阿衡的那些的感受,這些的全部的事情,對宋曼曼來說都是十分地重要的,這些的所有的事情,也全部地都是她自己要去專註的,所以即使現在宋曼曼是已經僥倖地逃過了一劫了,但是宋曼曼還是覺得自己剛才的那樣地去做,真的是一件十分地不好的事情,而對於這樣的一個事情,宋曼曼是真心地已經不想要讓這樣的事情再度地發生了,而現在能夠讓宋曼曼更加地長記性,記住所有的一切,記住這些的教訓,就是宋曼曼先去跟阿衡承認錯誤了。 所以阿衡都還沒有開口去說他的話,宋曼曼就已經是搶先了一步了,不管阿衡是有沒有發現她的走神,宋曼曼都覺得她自己是必須要給阿衡道歉的,本來他們兩人是正在說著這麼地重要的事情,可是再這麼重要的關頭,她自己卻是再走神,宋曼曼是真心地覺得這樣的事情是無論如何地,都不能夠原諒的,當然了,如今的這個主角換成了她自己之後,那麼其實是可以原諒的,但是宋曼曼覺得自己還是要跟阿衡說句對不起,這樣的話,就可以更加地好的去緩解自己內心的愧疚了,其實宋曼曼現在的這樣地主動地道歉,不僅對阿衡是一件好事,對宋曼曼來說,那也一定地是一件好事來的。 宋曼曼是根本就不去看阿衡的眼,然後就自己先自顧地去道歉先了,「阿衡,對不起,剛才再那樣嚴肅的時候,我居然是在發獃,好在你的咳嗽聲讓我回過神來了,其實我自己也是知道了,現在的這個問題對於我們兩人來說明明就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的這個走神的而態度實在是對不起這個問題,雖然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但是阿衡,對不起,這個事情是我的不對,我以後會盡量地控制自己,不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了,對不起。」 宋曼曼是發現這樣的道歉的話,是真的可以越說越順口,越說越沒有心理負擔的,以前的宋曼曼是真心地一個很害怕道歉的人,因為總覺得尷尬,總覺得丟臉,總是拉不下自己的臉,可是也不知道她跟阿衡再這個該死的荒島上究竟是經歷了什麼,總而言之,對於如今的宋曼曼來說,道歉已經不在是宋曼曼的難題了,她道歉的話語現在是可以張嘴就來了,而且也是說得真誠實感的,不帶一絲絲的虛假,果然道歉的這種事情,是你說習慣了之後,那後面就已經不會再把它當作是一道難題了。 If you loved this article and 那是方陽的聲音。 – 禦九天 you want to rece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