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21

candidau34

可是,她也很明白,現在不是衝出去的時候。 她只能咬牙,撐住,讓自己冷靜下來。 江辰看她一聲不吭,伸手按住她的胳膊,低聲:「譚醫生,現在很危險,你冷靜。」 譚暮白點點頭,吸了口氣,讓自己竭力表現的冷靜。 外面的人扛著苗馨兒往隔離區外面走,苗馨兒掙扎不休。 楊瑛的下場她是知道的,她絕對不會讓自己陷入到跟楊瑛一樣的境地裡面去。 楊瑛被帶走的時候是活生生的一個人,可是被送回來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具毫無生氣的屍體。 她如果不掙扎,不求救,被這些人帶走之後的下場,豈不是跟楊瑛一樣嗎? 「你們放開我!!」 苗馨兒在那個健壯的男人肩膀上掙扎,手指攥成拳頭,敲擊在男人的背上。 異國男人頭上纏著圍巾,將大半張臉都遮擋在圍巾之下。 不過,即便是大半張臉都被圍巾遮住了,也不難發現,他已經有些不耐煩起來。 他語氣惡劣的開口說了一句蘇依拉語。 前面領路的男人就回過身來,皺了皺眉,然後走進了苗馨兒,用蹩腳的國語警告她:「閉嘴!臭表字!」 苗馨兒顯然被這個會說國語的人嚇了一跳,一時之間瞪大了眼睛,竟然沒有說出別的話來。 領路的男人頭上臉上都是用淺藍格子的圍巾圍住的。 現在看苗馨兒只是瞪大了眼睛,卻沒有再多做掙扎的老實了下來,便用蘇依拉語讓扛著她的男人趕緊走。 男人拍了苗馨兒的屁股一下。 苗馨兒被拍到屁股,身體猛烈的抖了一下,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看向道路兩邊的研究室的玻璃牆。 江辰看譚暮白乖乖留在桌子底下之後,就小心的從桌子底下爬了出去。 然後移到門邊才站了起來,苗馨兒走到這邊的時候,他從門邊輕輕探了探頭。 有半張臉露了出來。 而被扛著經過研究室的苗馨兒一下就看見了江辰的半張臉,她愣了愣,並沒有馬上出聲。 而是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江辰。 江辰看著苗馨兒被那個組織分子的男人扛在肩膀上,不由自主的勾了勾唇角。...
在去二姨家裡面之前,特意去超市跟高檔禮品專櫃買了補品帶過去。 一到方麗的家裡面,方麗看見陸勵南帶來的這些東西,就有些受寵若驚:「哎呀,你這個孩子,過來就過來,拎點水果點心啥的就夠了,怎麼還花錢買這麼貴的東西?」 看著蟲草禮品盒跟海參禮品盒,方麗就皺起眉毛來。 那邊方娟開口笑笑:「這孩子就是禮數多。」 「真是破費。」 方麗把陸勵南跟譚暮白往家裡面迎。 方麗家在方娟隔壁的小區,因為是前幾年新蓋的樓,家裡面的額裝修也很用心,所以進來之後就覺得很舒服,很敞亮。 家裡面的傢具也都是當初為了搬新家新買的傢具,方麗平時在家沒有別的事情干,就一直把衛生打掃的很好。 屋裡面還放了幾盆蝴蝶蘭,有淡淡的香味傳到鼻子裡面來。 方麗招呼譚暮白跟陸勵南的聲音傳到了卧室裡面。 梁雯雯馬上就從卧室裡面興奮的走了出來:「表姐來了嗎?」 「是啊,你表姐過來了,雯雯你過來跟你表姐表姐夫說說話。」 方麗說著。 譚暮白就看見自己那個三年沒有回國的表妹穿了一件白色羊毛衫跟深色鉛筆褲,梳著一頭齊耳的利落短髮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梁雯雯的皮膚很白皙,在加上頭髮保養的好,烏黑亮澤,就襯的更加唇紅齒白起來。 「這封咒是仙人教你的吧。」落本苦笑著,「真想不到痛恨仙人的你有一天也會學他們的戰鬥方式。」 – 我真不是魔神 標誌的瓜子臉,再加上精緻的眉眼跟一張俏麗的薄唇,讓人覺得這姑娘一看就帶著一種很大氣清透的氣質。 而且她的個子比譚暮白還稍微高了一點點,讓人覺得更加出挑。 她看見譚暮白,上來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笑著開口:「表姐,我這些年在國外,真是想死你了。」 「嗯?是嗎?」 「是,想的心肝兒疼。」 梁雯雯放開譚暮白,然後眼睛發亮的看向旁邊的陸勵南,開口道:「這個就是你給我找的表姐夫?」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