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1

berylmaruff7

「漁村村民?」 傅錦書問。 譚暮白一怔,顯然有些意外:「你知道?」 傅錦書笑了一下,示意她跟自己一塊兒下班。 兩個人邊往醫院外面走。 傅錦書邊道:「之前聽蘇依拉的漁村村民說過,村子里打漁的時候,意外撿到了一顆黑色珍珠,很漂亮,而那片海域的珍珠大多是彩色或者白色的,很難出現黑色的,所以,認為這顆珠子是很寶貴的東西,差點把它供起來當漁村的鎮村之寶。」 「難道就是這一顆?」 譚暮白捏著項鏈上的珍珠,有點懷疑。 「我看多半就是。」 傅錦書笑了一下,手上的車鑰匙給譚暮白看了一下:「我有幸送譚醫生回家嗎?」 譚暮白微笑:「順路就送。」 「這麼晚的時間你自己打車回去我也不放心,就算是不順路,我也得送你回去,畢竟,你現在可是我們院的招牌,也是大家眼裡的英雄。」 譚暮白失笑:「別人胡亂說來取笑我的,你也說來取笑我?」 傅錦書笑著同她進了電梯。 又跟她一塊兒去停車場取了車。 這才驅車回家。 路上,兩個人又說了會兒那個男童的病況跟以後可能遇到的恢復狀況。 末了,傅錦書將她送到家門口的時候,兩個人才停下了關於醫術工作上的交流。 「謝謝你送我回來。」譚暮白將安全帶解開,微笑道謝。 並且手指推開門就要下車。 傅錦書卻忽然想起了什麼,叫住她:「等一下。」 譚暮白被他喊住,眨了眨眼睛看向他。 之間傅錦書伸手,從車子的後座上拿過來一個禮物盒。 禮物盒是漂亮的粉色印花盒子,上面還有金色的絲帶系成了一個蝴蝶結。 盒子一動,那蝴蝶結就如同一直大蝴蝶一樣,振翅欲飛。...
onebondstreet.com靳盛行突然也就冷靜了下來,他摁著亂跳的太陽穴,過了好一會兒終於平靜了下來。 「這件事不可能是誤會,我記得當年你母親……離開過一年的時間。但是按這個年齡算的話,那個孩子應該就是他們的。 你們兄弟倆才是我的兒子,簡漫桐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把她接進我們家。 這些年,我跟你母親的關係也就平平淡淡的。 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的婚姻也就該解除了。也就得到了解脫,你去把律師叫來。去吧……」靳盛行擺擺手,說不心痛是假的,雖然他們夫妻這些年一直磕磕絆絆吵架不斷,但是他沒有想到,會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 「爸,婚姻不要解除。要不然我們家的新聞真的是……再說母親也是有功勞的,你就給他一次機會。」靳書然自然是不願意讓他們離婚。 「等你結婚成家了,你就會能體會到我的艱辛。按我說的去辦,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她。」靳盛行鐵了心,既然宋晚早在多年前已經背叛了他們的初衷,那麼這場婚姻就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靳書然沒有房子,這是父母的婚姻,他作為兒子也摻和不了。 「嗯,我先送您回去吧,或者說你先到我那裡住一陣子。」靳書然不放心父親一個人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誰也擔負不起。 「送我回家。」靳盛行踉蹌著站起來,靳書然扶著離開了。 簡琳看著靳書然父子倆離開之後,這才回去處理公事去了。 宋晚一個人在家裡有些忐忑不安,一直都看著丈夫跟兒子進了家門。 靳盛行一個眼神,靳書然就出去了。 「老公你是哪兒不舒服嗎?每次這麼難看。」宋晚小心的上前問她生怕這件事情被丈夫知道了。 靳盛行坐了下來,宋晚對丈夫的態度他有些琢磨不透了。 「宋晚,這些年你一直對我不冷不淡的,我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是……你跟簡偉倫的孩子都已經那麼大了,你難道就沒有跟我解釋的?」靳盛行恨不得撕碎宋晚的那張臉,現在他是越看越噁心。 宋晚臉色刷的白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丈夫,沒想到這件事他已經知道了。看來就算解釋,他也不會聽什麼的。 「你想怎麼辦?」宋晚問。 靳盛行被氣笑了,他突然站起來一把拽過宋晚的肩膀,狠狠地攥著手裡,用足了勁兒。 「既然你天生這麼犯賤,那我們就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立馬離婚。你給老子立馬滾蛋,你太讓我噁心了。 宋晚,沒想到你還會來這麼一手。你是不是要聯合簡偉倫侵吞我靳家的財產,要不然你不會這麼多年一直對我冷淡如此。 你倒好,反過來對別的男人卿卿我我,你到底把我當成了什麼人……」靳盛行的話越說越難聽,最後簡直是不堪入耳。 宋晚任由靳盛行羞辱著,她沒有反抗,只有眼淚不停地往下路,因為她欠他的。這輩子也還不清,只有讓他出了這口氣,一切才能平息下來。 啪! 靳盛行實在是氣不過,他隨時就給了妻子起個響亮的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