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arnettecruz4

謝天打開一絲門縫見是林芳建,這才轉身和顧青辭點了頭。 門開了,林芳建一進來就放下肩上扛著的扁擔,低聲道:「我們一路都很小心,也沒發現什麼異樣情況。」 說著,林芳建招呼著身後的人跟了進來,顧青辭本以為他身後的人是藥鋪里的人,沒想到後面那個身量矮些的少年居然是顧成志! 顧青辭臉色一頓,訝異地喊道:「成志?你怎麼跟來了?」 見顧青辭掃了自己一眼,林芳建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他本不該帶著顧家小少爺來的,可又耐不住他懇求,「王妃,顧小少爺都知道了。」 成志放下了背後背著的竹筐,開口道:「長姐,你別怪林掌柜,是我再三懇求讓他帶我來的。」 一聽說景王府出了事他就心急如焚地趕去了,可在景王府外頭轉了好幾圈都沒有結果,直到碰上同樣來打探消息的林芳建,於是他就跟著去了仁和藥鋪,隨後也知道了一切。 顧青辭皺了皺眉,對成志說道:「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她本來就擔心成志留在都城的安危了,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呢? 成志連忙說道:「長姐放心,我一切都很小心,不會被發現的,況且明日一大早我就跟著林掌柜回城,偷偷回將軍府之後再去夫子府上,不會露出破綻。」 顧青辭看著思慮周到的成志,不由得有些感慨,「成志,長姐不得不暫時離開一陣子,你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 成志一臉擔憂地看著顧青辭,開口道:「長姐,我都明白,你也要保重!」 他心裡很是沉重,可再多的話說出口也只剩這麼輕飄飄的一句,畢竟他現在什麼都不是,也根本沒有能耐保護他的長姐。 他一定要強大起來! 這時候,林芳建走了過來。 顧青辭開口問道:「林掌柜,現在城裡情況如何?」 林芳建連忙說道:「幸好王妃出城得早,方才我們出城的時候城門口就加了起碼三倍的守衛,更別說是景王府了。」 顧青辭擰了擰眉,「也不知道景王府怎麼樣了?我這麼一走了之怕是會惹出麻煩來。」 林芳建連忙說道:「王妃放心,宋管家差人送了口信來,說是景王府已經被翻了個底朝天,就差挖地三尺了,但宋管家沒什麼事,還不等別人懷疑他,他就直接帶著人跪求那幫御林軍找到景王妃,還把遼人姦細罵了個狗血噴頭,因此也沒人懷疑他什麼。」 說著,林芳建又補充道:「對了,皇上現在封鎖了王妃失蹤的消息,只對外宣稱景王妃傷心過度病倒了,可搜查遼人姦細的力度卻大大加大了,一天不到的時候就抓捕了不少人,景王府的下人也都被看管起來,一個個地受審,不過宋管家說了府里有他,不會有事的。」 顧青辭點點頭,偌大的景王府中知道她離開真相的只有宋管家一人,但她並不擔心,對於宋管家的辦事能力她心裡有數,畢竟穆玄景是個十分謹慎的人,如果這宋管家沒什麼本事也不可能在穆玄景的眼皮子底下掌管整個景王府。 說到宋管家,林芳建開口道:「宋管家到底是要留在府里善後的,所以分身乏術,不然也跟來了。」 這一點顧青辭自然心裡有數,隨後她又問道:「藥鋪和葯膳館怎麼樣了?有沒有受這件事的影響?」 林芳建搖搖頭,沉著冷靜地說道:「雖然藥鋪和葯膳館門口都多了不少盯梢的,可鋪子還都照舊經營,王妃放心吧,這兩間鋪子早已根基穩固,在都城的影響力極大,就算是皇帝想動這兩間鋪子也得掂量掂量後果。」 顧青辭抬起了眸子,開口道:「倒也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他再怎麼氣急敗壞也不能明目張胆地抓我,只能用搜查敵國姦細的借口行事,本就不是合情合理,自然有諸多忌諱,況且國喪還未過,他鬧出太大的動靜只會讓民心動亂。」...
baozimh.com她擡頭望着權南翟,希望他給她迴應,哪曉得這個男人像傻了一樣,呆愣愣地看着她。 那眼神就像不認識她一般…… 可能他對她的瞭解還不夠吧。 在他的心裏,他覺得她應該還是個孩子,就算她長大了,也應該是他以前所看到的,是一個可愛的大孩子。 是他說什麼,她就信什麼,乖巧溫柔聽話懂事,從來不會大聲跟他說話的美麗又可愛的小女孩。 但是今天的她不但不可愛,還有一些兇巴巴的,有些像一隻發威的小猛獸。 小猛獸! 秦樂然覺得剛纔自己的表現,拿這個形容詞來形容還真的挺合適的。 該不會烈哥哥被她兇巴巴的樣子嚇到了,然後就不喜歡她了吧……秦樂然的心中有一些忐忑,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烈哥哥……”她試探性地喊了他一聲,伸手小心地扯了扯他的衣角。 他沒有應,還是用不認識她的目光看着她。 “烈哥哥,你還愣着幹什麼?難道你不應該對我說些什麼麼?”秦樂然從來不知道她的烈哥哥這麼笨,笨得讓人好想胖揍他一頓,打醒他。 權南翟仍然是一幅呆愣模樣,看起來還真有些傻傻的,傻得有些可愛滑稽。 想他一步步爬上總統這個位置,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偏偏在秦樂然這個小丫頭面前,他也像一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一樣。 秦樂然伸手抱住他的腰,小腦袋靠在他的胸前蹭了蹭:”烈哥哥,你說話啊。你喜歡我的話,你就當面告訴我。你不當着我的面告訴我,我怎麼知道你喜歡我呢。” 說話啊! 說話啊! 他一直沉默,她抱着他,他都沒有回抱她,這讓她很心慌,他知道不知道呢? “然然……”許久之後,權南翟才伸手抱住她,輕輕地柔柔地喚着她的名字。 他終於開口說話了,秦樂然悄悄吐了一口氣:”嗯,我在呢。你想對我說什麼就直說啊,我在聽着。” 快說吧,把應該告訴她的通通告訴她,讓她陪在他的身邊和他一起對付敵人。 “然然……”還是這麼兩個字從他的嘴裏吐出來,溫柔的,又有一些無可奈何。 “烈哥哥,你不要只叫我的名字啊,說點其它的吧。”她緊緊抱着他的腰,抱得很緊很緊,好擔心他逃掉了。 她把話說得這麼明白了,他要是還敢不承認……她發誓,以後她再也不要理他了。 “我喜歡你,我想要你時時刻刻陪在我的身邊。”權南翟捧着她的臉,低頭吻了吻她,”但是我的身邊太危險……”...
「急什麼,總得讓我輪著把幾樣糕點嘗一個遍吧!還有,你怎麼就不知道及時添茶呢?」 jcrew.com「呵呵呵……對不住了,聊著聊著,便忘了……管彤,你也多吃點,看你瘦的,看著就讓人心疼!」 「……我現在已經很好了,如果你見識到幾個月前的我,肯定會擔心我被隨時颳起的一陣不大不小的風吹了去……如果是晚上遇到,還會驚恐地叫一聲:鬼啊!」 張君雅給各自添了茶,被管彤的樂觀性子逗樂了,打心底里想誇她幾句的,但似乎找不到什麼特別的辭彙來贊她,便只笑著道:「糕點的味道可好?」 「還行!」 岳芊芊瞬間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地道:「管彤,你識不識貨啊?這可是夏京最有名的蘇記糕點坊的糕點!」 「嗯!好好吃哦!實在是太好吃了……張君雅,能不能等我回去時,也給我打包帶一點?」 「好…!」 張君雅長長的應了一聲,而岳芊芊對管彤補上的誇張的感嘆連翻了幾個白眼,在喝過一口茶后,終是道:「我準備偷跑去邊關,去我長兄那。」 「岳芊芊……」 張君雅聽了,驚得下頜都要脫臼了,張大著嘴,好大半天沒有說出後續的話來。 於管彤而言,第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了片刻后,特冷靜地問了一聲:「岳芊芊,你怎麼會想到這?應該不單單是為了逃避那可能到來的議親吧?再說了,即便你逃了,如果你父母真有意把你嫁給什麼人,該定的親還是會定的。」 「這種可能性是有,但不大。況且,我若在邊關多呆上幾年,他們怎麼向對方交待?」 「你想得真簡單,難道你長兄就會慣著你,不會聽了你父母的,把你捆綁了送回京?」 張君雅很是不以為然,雖然,對於出逃的刺激她有意效仿,但想到出逃之地是邊關,就一點兒也不贊同了。 管彤忍不住道:「照我說,既然是離家出走,不如就徹底一點,乾脆跑到誰也不認識的地方,那樣孒,豈不是更痛快!」 「我當然不是為了離家出走而離家出走,我還想試著證明一下,我們女子也是能上陣殺敵,出將入相的。」 「嗯,有氣魄!」 管彤不覺豎起了大拇指,對岳芊芊的豪邁理想表示佩服,但也表明,她只準備當一個混吃混喝的小女子,把自己的日子過愜意,便是她最大的追求,因此說岳芊芊的逃避有可能到來的議親法子確實不適合她。 張君雅亦跟著舉雙手表示認同,還說不是她慫包,只是她有自知之明,就她那點三腳貓的功夫,到了戰場上,與之對戰的人較量,可能根本用不著對方揮刀砍下來,她就被戰場上的陣勢嚇死了。 「岳芊芊,我真心的,還是希望你打消那樣的念頭。」 「是啊,生命很寶貴的!」 管彤跟著附和,滿臉寫著認真。 「你們……真是……我就不該和你們說起這些,是我奢望了!或許你們不知道,大夏國與西涼國的戰事很快就要打響了。」 「……」...
「路總,你和雲助理,這是怎麼了?該不會是看見我美女,犯傻了吧!」Selina笑著說道。 雲帆聽到Selina的話,一下子回過神來。 可是,路南去失控的站起來。 他大步流星衝到蘇暖面前,將她的手抓住。 沒錯,此刻進來的,正是Selina新招的助理,而她,正是通過顧念城的關係,從而成功當上Selina新助理的蘇暖。 「北北,這一年,你究竟去哪裡了?」路南的神情激動極了。 他找了這麼久,都沒有找到蘇北的人呢,沒想到,現在在這裡遇到了。 上天就像是突然砸下來一個餡餅,直接砸在了他的頭上。 路南的心情無比激動,他死死的抓住蘇暖的手。 蘇暖心裡無比得意。 果然,還是G先生的辦法,是最高明的,看看以前的路南,對自己愛答不理的,從未將自己當回事。 可是現在呢,他看見自己,那種激動的神情,徹底滿足了蘇暖內心那種自卑和不甘。 但是,她心裡雖這樣想,臉上的神情,卻非常無措。 「這位先生,我不知道您在幹什麼,請您放開我,我並不認識您!」蘇暖一口流利的英語,讓路南有點傻眼。 Selina也怔住了,她站起來,將蘇暖和路南拉開,將蘇暖擋在自己的身後。 「路總,我不知道您是不是認錯人了,您沒看見,我的助理說她不認識你嗎?她是我新招的助理,蘇北,如果您有什麼疑問,可以直接問我,請不要為難她?」Selina快速的說道。 雲帆這才從眼前的事情中,徹底回過神。 他快速的走過去,將路南拉開。 「總裁,我們要不先等等,等這邊的合作談完了,我們再約這位小姐問問,究竟是怎麼回事,她明顯現在不認識你啊!」雲帆無奈的勸導著路南。 他看的出來,路南的情緒非常失控,非常激動。 一年多了,他們沒有蘇北的任何消息。 她現在就這樣直接出現在自己面前,換誰都會這樣! 可是,關鍵問題是,他們現在正在談合作。 路南死死的看著蘇暖,他的目光,未曾從蘇暖的身上,移開過半分。 沒有人知道,他這一年,究竟有多想蘇北,有多愧疚,他有多少話要跟蘇北說,這些都沒有人知道。...
兩天後。 兩天後。 1 min read
「咣當——」安楚楚生氣地把護士盤子里的葯打翻,氣惱地罵道:「你會不會扎針,你想痛死我嗎?」 「對,對不起,安小姐……」護士戰戰兢兢。明明是因為她一直動才找不到血管,可是她卻沖她發脾氣,但是護士只能默默忍受,不敢抱怨。 上次另外一個護士就是因為多說兩句,被安楚楚扇了一耳光,還丟了工作。 她因為是新人,才倒霉被護士長安排來伺候這位。 「閉嘴!滾出去!」安楚楚罵道:「給我換一個專業的醫生過來,不然我拆了你們醫院!」 「是,是。」護士急忙撿起地上的東西,哭著跑掉了。 「楚楚,你沒必要發這麼大火吧。」李麗愁眉不展地說。她這段時間也飽受折磨,心情非常地痛苦,只能在安楚楚面前強忍著,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地哭。 「難道要她扎死我嗎?我腿已經斷了一條,你還想我死?」安楚楚立刻把火發在李麗身上,「你怎麼回事?每天都是一副要哭的死人臉,你是故意氣我嗎?」 「我還沒死呢,你就一副這個樣子。」 「我……」 「爸這兩天怎麼沒來?他嫌棄我了?不管我了?」安楚楚有點著急地問。 李麗更難過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向她解釋…… 「對不起,楚楚,都是媽的錯,嗚嗚嗚……」 「你錯什麼了?」 「我……我錯了,媽對不起你……」李麗就是一個勁地哭。 「你別哭了,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安楚楚很慌,「說啊,你要急死我?」 「我……沒,沒什麼事……」李麗內心還抱著最後一絲不切實際的希望,希望安峰能夠看在楚楚的份上,原諒她。 但她知道這是痴想,安峰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容忍女人給他戴綠帽子?更何況他和李彬的關係還維持了二十多年。 楚楚不是他親生的,他恐怕也會狠心捨棄。 一想到這些,李麗就充滿了絕望。她現在已經不想報復安琳,也不想什麼安氏了。只要能夠繼續待在安家,有吃有喝就行,可是現在太遲了…… 她後悔招惹安琳,否則就不會一步一步落到今天這步田地,悔不當初。 「肯定是有事,你說啊!」安楚楚火急火燎地,又逼問不出什麼,「哎煩死了,我不要像個廢人一樣躺在醫院裡,我要出院,你現在去給我辦出院手續。」 「你不能出院!!」李麗忙喊道。 她的反應不太正常。 安楚楚蹙眉,「為什麼不能出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別瞞著我,趕緊老實跟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