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 2022

Day: October 27, 2021

talkingbees.com陸勵南的臉色就不好看了。 林前還有些擔心:「陸隊,我已經跟他說過了,這件事您做不來,但是傅醫生那邊堅持讓您這麼做,您看……」 「他什麼時候回來?」 陸勵南是真的不高興了。 林前也看的出來,試探著開口:「現在應該差不多,快……」 陸勵南豁的起身,也不等林前說完,就大步朝著門外走去。 林前一看陸勵南去找傅錦書了。 下意識的想要跟上去。 但是一想,待會兒陸勵南跟傅錦書見面又是修羅場。 去了還不如不去,便把腳步給停下了。 陸勵南氣場極冷的往傅錦書的辦公室走。 路上從他身邊經過的研究人員都被他冷峻的臉色給嚇住了。 甚至有談笑的研究人員跟小護士,都因為看到陸勵南而壓低了聲音。 他經過的地方,也有斷斷續續的議論聲低低的響起—— 「這位就是那位譚醫生的丈夫啊?」 「真是英俊,就算是寸頭,都能這麼帥,還是胚子好。」 「你要是覺得好,現在可以爭取一下,反正他老婆都已經死了。」 「對啊,現在正是趁虛而入的好時候。」 「不是說加文那邊的古晴醫生正在接近這位陸隊長嗎?」 「好像吃了癟,我今天還看見斯嘉麗給他領衣服呢。」 「嘖嘖嘖,男人長得太帥了也不安全啊,你看這位,妻子才剛死,這狂蜂浪蝶的就撲上去了,她老婆要是知道,還不得從棺材里氣活了?」 幾個女·人聽到這話,也紛紛嘆息譏笑了起來。 陸勵南的身影已經遠去消失。 倒是另一個身影,從走廊上越走越近。 在經過幾位女研究員的時候,幾位女研究員都恭敬禮貌的沖他微微噤聲,低了低頭。...
“墨喬喬,你來做什麼?”佐瑗不記得墨喬喬什麼時候這麼有閒心。大文學 “佐瑗,我說了,別去找我哥哥,我嫂子也沒惹你。”喬喬這次底氣十足,反正墨琅和貝貝的事情已經成了定局。 “喬喬,他們的事情和你無關,你也沒必要這麼操心,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佐瑗看起來很好心的樣子。 “好吧,那我正好去找你爹聊聊,反正我來了也是來了,我娘還託我給他帶了話。”喬喬的態度很無所謂。 “你娘?你哪個娘?”佐瑗不知道是娓璃還是蘿蔓,不管是誰要傳話給佐川佐瑗都要心裏緊張。 “放心,我不會打你的小報告的。不過,你要再敢像今天這樣去給我哥哥嫂嫂‘驚喜’的話,別怪我了。”喬喬大搖大擺的走出去,怎麼來的怎麼出去,這是佐川在這個不乾淨的地方給她的特權,其實喬喬清楚,要不是看在蘿蔓的面子上他們都不會有這樣的優待。 早在他們還沒出生之前佐川早就愛戀着蘿蔓,期間爲了蘿蔓還做了不少的事情來阻止墨一和他在一起。大文學當初的皇后玉藻現在已經不知所蹤,現在佐川的妃子再多後位還是空着,知道內情的什麼都不說,不知道內情的那些都不明白佐川想要什麼樣的女人來做他的後。 喬喬的身世是整個冥界的祕密,就連佐瑗,自己的身世也是個祕密。佐川對自己的這個女兒沒辦法,自小覺得虧欠了她,所以要什麼就給了什麼,養成了她今天這麼飛揚跋扈的性格。佐川對她們是同樣的喜愛,一個是蘿蔓的女兒,自己曾經最愛的女人;一個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雖說自己一直告訴佐瑗她母親在她小的時候就去世,若不是如此佐川定不會這麼寵愛她,任由她的自由。 佐瑗要什麼佐川都能答應,唯一不能答應的就是佐瑗要的人——墨琅。在佐瑗向佐川提出要把墨琅招爲駙馬的時候佐川心裏就感覺不妙,不過還是爲了女兒的幸福向蘿蔓開了口。一個自己曾經愛慕的女人,若能讓她的孩子接受自己的女兒也算是另外一種寬慰。 不過蘿蔓的拒絕還是一如既往的堅決,更不顧着佐瑗也在場。一句話說得佐川的面子有些掛不住。 “我只認貝貝是我墨家的媳婦,唯一的,一個。大文學” 佐瑗回來之後大發脾氣,一直以爲蘿蔓能讓孩子自由戀愛,就算是婚姻也不要這麼輕易的選擇。佐川也給佐瑗爭取過機會,至於墨琅半妖的身份只有和佐瑗在一起比較合適,而且佐川也能讓墨琅變成完全的妖怪,不需要再受時間的限制。蘿蔓不認爲做個妖怪就好得多,而且在和墨一在一起之後,她也沒有使用自己的法力讓自己保持年輕的樣子,而是慢慢的變得衰老,慢慢的開始有皺紋,開始有了一個正常女人應該有的狀態。 至於佐川的建議蘿蔓不能接受,自小墨琅就是接受人類的教育,雖然在冥界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是不是很頻繁的出面,就算佐川給他封了個”領主”的封號讓他掌管一方大權墨琅還是不在乎。至於佐瑗這個公主在墨琅面前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如果她做的事沒這麼讓人厭煩至少墨琅的想法還是不會改變的。 “爹!”佐瑗左思右想的還是決定去找佐川,這樣不管喬喬說了什麼也能當面反駁,就算是錯了也不會事後懲罰她。 “你見到喬喬沒有?她去找你了。”佐川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粘了上來。 “沒,估計回去了罷。”佐瑗心裏可算鬆了口氣,看佐川的臉色喬喬什麼都沒說,只是簡單的問了個好。 “瑗瑗,墨琅剛剛結婚,別去打擾他了,他有自己的生活要過。我過段時間會給你覓一個好夫君,你就準備快快樂樂的當新娘吧。”佐川說得自己都有點不忍心。 “嗯。。。不要嘛,人家不嫁,人家要陪爹一輩子。”佐瑗撒嬌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強,佐川本想和佐瑗再談談成婚的事情被佐瑗的幾句好聽話給糊弄過去了,也就忘了這事。佐川是被糊弄過去了,不過佐瑗就沒這麼輕易的放棄。 在墨琅知道墨喬喬知道去找佐瑗之後,毫不猶豫的把這個燈泡帶在了身邊 ,而貝貝也樂得看到他們倆兄妹能在一起和平相處,如果喬喬不會故意去逗墨琅就很好了。每次墨琅都會被喬喬氣到不行,這時候喬喬就會很乖巧的躲到貝貝身後,吐着舌頭,貝貝看着墨琅拿她無法的樣子只能把一個拖開。 左丘藍也是遭殃的一個,墨琅想幫也幫不上,要是反倒被喬喬報復的話只是吃不完兜着走。現在墨琅最大頭痛的問題就是要這麼擺脫墨喬喬這個燈泡,能躲就躲,躲不了就只有看着她什麼時候去折騰左丘藍,趕緊開溜。次數一多,墨喬喬直接就不出現了,變成個紫色的毛球球窩在貝貝懷裏,讓墨琅恨得不行。 不過好在他們之間有君子協議,當墨琅的蜜月過完了墨喬喬就得回去,什麼理由都不能待在墨琅的身邊。佐瑗倒是很”乖巧”,自從那天從佐川那回來之後在自己臥房的門口撿到了一本亞麻封面的書之後,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間不知道在鼓搗着什麼。 什麼都在祕密的進行着,墨琅接着就帶着貝貝去了意大利開拓自己的生意。墨一已經管了亞洲的軍火,墨琅不想再接手父親之前打下的江山,同時他也想看看自己有多少能力來開拓自己的天地。 和貝貝協商了之後墨琅就開始着手去收集資料,每天都不需要擔心什麼,貝貝睡到自然醒,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不需要爲錢擔心。墨琅在看資料,貝貝在看墨琅。而讓墨琅最享受的就是看資料到一半的時候能擡頭看着貝貝在一邊看書和她手邊爲他準備好的清茶,這是貝貝最拿手的絕活——茶道。 If...
, 1 min read
蘇小戀是被一陣兒敲門的聲音給吵醒的,她看了一下時間,自己都已經睡了一個小時了,這個應該就是叫自己起床。 蘇小戀答應著,去開了門,門口站著的是一個小姑娘,也就十八/九歲的模樣,看著還挺清純的。 “你好,你們一會兒要去查看地形,這個是必須要帶著的,驅蚊的效果非常的好。”小姑娘把手裡的一瓶驅蚊的藥水遞給了蘇小戀。 “哦,好的,謝謝啊,我馬上換了衣服就下來。”蘇小戀接過了那驅蚊的藥水,自己還真的忘了帶了,這個藥水她是知道的,她也會經常買這種藥水來用,特別的好用,沒有想到在這裡也有人會用這個牌子的。 蘇小戀把衣服換了,她穿的是黑色的短袖T恤和黑色的長褲,黑色的跑步鞋,把自己的渾身上下都噴灑了那驅蚊藥水,才背著一個背包下了樓,她的背包裏還放了兩瓶礦泉水,一點兒吃的。 在沒有醜醜的情况下,蘇小戀對自己還是很隨便的。 榮錦天和副市長都已經在樓下的房間裏等著了,榮錦天背了一個大包,裡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是裝了些什麼東西。 副市長也背了一個包,村長和那個小姑娘也都各自的背了一個包。 “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看樣子大家都準備好了。”副市長見蘇小戀下來了,他就讓大家準備出發了。 聽說這麗山的風景每一個時段都是不一樣的,今天就看的是下午的風景和傍晚的風景,明天早上就可以看清晨的風景,下午大家就要準備返程了,好像是副市長臨時有事情,就把行程安排的很滿了。 聽到了副市長的一聲兒令下,大家就都興致勃勃的朝著前方走了。 麗村是坐落在山脚下的一座村莊,四處都是綠油油的樹木,村莊掩映在了一片綠色的海洋裏,這裡的空氣都是特別的清新,多呼吸一口都覺得是賺了,天然的氧吧啊,氧氣特別的充足。 一路上走過去,不但是有綠色滿目,還有著一地爛漫的野花,各種顏色的,讓蘇小戀覺得很是喜歡,那綠草地就好像是一個厚厚的地毯,上面的小花就是點綴,蘇小戀都有一種想法是回去之後定做一個這樣的地毯,那該是有多漂亮! “再往前面走著,就可以狩獵了,那裡有人準備了弓和箭,這山裡的兔子繁殖的太快了,都成灾了,所以啊,我們就很希望有人來把這些兔子給射死一些兒,這樣的話我們的農作物也就可以多收一點兒了。”村長對大家說。 射死兔子?蘇小戀聽著就覺得不可思議,兔子是多可愛的動物啊,為什麼要把它們射死? “就不能有其他的辦法嗎?非要把兔子給弄死嗎?”蘇小戀的心裡還是不能接受把兔子弄死的事實。 “這是野兔子,繁殖的太快了,你看看那一片的包穀地和菜地,那些菜和包穀的杆都被兔子給啃死了,還有那邊的地裏,那些農作物都是被兔子給糟蹋了,我們也沒有辦法啊,其實兔子並不是你們電視裏看的那麼可愛,在我們這裡這些兔子就是一種禍害了。”村長對大家說。 蘇小戀的心裡本來還對著兔子有著非常的好感的,可是聽了村長的話,還有就是看到了那一片被糟蹋的莊稼,還真是有點兒讓人心痛。 說話間就可以看到了有一些兒兔子在四處晃悠著,好像是在跟人炫耀著什麼。 “村長,來已經準備好了五把弓箭了,你們可以射兔子了。”有人拿著五把弓箭來了,遞給了村長。 “我覺得這個也可以成為一個娛樂項目,如果投資度假村的話,可以把這裡圍起來,讓遊客射兔子玩。”副市長接過了弓箭,對蘇小戀和榮錦天建議道。 “嗯,我覺得也可行。”榮錦天對副市長說道,他對這裡還是很有興趣的。 蘇小戀沒有說什麼,她暫時還不能接受兔子被射死,看著一個活生生的兔子被自己射死了,蘇小戀還是做不到的。 “這個我就不用了吧。”蘇小戀沒有接過弓箭。榮錦天接過了弓箭,他拉了拉,覺得看著這弓箭比較粗糙,還是很順手的。 “在這裡就可以射擊了,射中的兔子也是有很多的用途的,可以炒著吃,也可以烤著吃,這也是一個娛樂的項目,想著自己射死的兔子,自己烤著吃,就有一種成就感。”村長也建議著。...
她嘴角微微扯了扯。 「認識啊,有印象,很可愛的一個小男孩,長相非常精緻,而且,挺令人心疼的!聽說他爸爸媽媽常常不在家!」蘇北違心的說道。 她感覺,自己的良心,似乎都在抽痛。 聽到蘇北的話,路南的眸子閃了閃。 「北北,你知道嗎?他今天跟你穿的衣服,一模一樣,一樣的黑色棒球帽,同樣一身黑牛仔,你覺得,我能當成這是個巧合嗎?」路南沉沉的開口。 蘇北定住了,她就像是傻眼了一樣。 果然啊,路南還是懷疑了。 蘇北無奈的嘆口氣。 「而且隨著你龍血金身修鍊階段的提升,這種加成還會提高,這也就是每一個龍行者,都可以輕鬆做到同階無敵,甚至以一敵幾的原因。」 – 上中學讀書 「路南,如果我跟你說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你會不會生我的氣,或者,不要我了!」蘇北開口問道。 路南搖搖頭,他雖然心中有一絲疑慮。 但是,他看著蘇北的目光,還是異常的溫柔。 他說:「北北,你在說什麼呢,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不要你,就算我生氣,也都是幾秒鐘的事情,這輩子,我唯一學不會的事情,應該就是生氣不理你吧!」路南看著蘇北,溫柔的說道。 等她權勢在握的那一日,她就再也不用恬著臉去討好周圍的人,也不用看人家臉色過日子。 – 賞中雪聽評書 蘇北眼眶突然有點紅了。 她鼓起勇氣,想告訴路南,蘇寒就是她的孩子,五年前,在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她並沒有告訴路南實情…… 她想將所有的一切,全都托盤而出。 可是,路南下一秒的話,就將她從天堂打入地獄,讓她徹底打消了說實話的想法。 路南說:「北北,我們要一個孩子吧,一個跟我們有血緣關係,我們愛情結晶的孩子,只屬於我們自己!」 路南說的異常溫情。 可是,蘇北的一顆心,卻狠狠的沉下去。...
楚鷹早就對豪門這種森嚴的戒備不感冒了,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傢伙他也見得多了,囙此也不在意別人就這樣朝著自己走過來,說出這種毫無禮貌的話,况且他這次來是跟葉茜道歉的,當然要儘量的放低姿態,說不定葉茜已經看到他來了,若是還是那副牛逼哄哄的模樣,估計會引起那美女老師的反感。 “你好,我是嬌雄學院的學生,葉茜是我的老師,她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去學校了,我代表同學們來看望葉老師一下。”楚鷹信口胡謅道,或許也只有這個理由,他才能走進葉茜的家門。 門內的那人年紀輕輕,在二十多歲的樣子,黑色西服套裝外加黑色皮鞋,裡面是白色襯衣,頭髮根根倒豎,油光發亮,只從穿著來看,這是個一絲不苟的人,只不過從他對楚鷹的態度以及那此刻臉上的表情來看,這也是個外强中幹的傢伙。 聽到楚鷹這樣說,這年輕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楚鷹一個遍,嘴角那抹譏嘲的笑容愈發的强烈了,最後變成了哈哈大笑,”就你還是嬌雄學院的學生?有沒有學生證?拿來我看看!” 說著,這貨伸出了潔白的手掌,遞到楚鷹的面前。 這個楚鷹還真沒有,胡亂的在身上摸了幾下,尷尬笑道:”出來的急,忘了帶了。” 年輕人的笑聲更加的肆無忌憚了,譏嘲道:”實話告訴你,嬌雄學院的學生我見的多了,但還是頭一次見到你這樣的,就你還能代表同學們?” 見楚鷹的臉色難看,年輕人心中冷笑,口中嗤道:”沒有就別在這跟我裝了,拿不出學生證就趁早滾蛋!我家大小姐是你說見就見的麼?” 這傢伙顯然把楚鷹當成了一個葉茜的仰慕者,而像楚鷹這種慕名來訪的也不在少數,只不過每個人的賣相似乎都會楚鷹要强很多。 站在他面前的楚鷹算什麼?穿的像個土包子似的,開的車也是那種早就報廢了的,這種人在大街上一抓一把,現在卻在他面前裝腔作勢,還不掂量一下自己幾斤幾兩,就這麼來套近乎,沒放狗咬他就很給他面子了。 “你是說,葉茜在家?”楚鷹脫口問道,對於這年輕人的奚落他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年輕人皺了皺眉,露出個厭惡的表情,心想這就破功了,剛才還葉老師,現在轉口就直呼名字,還說自己是學生,連裝都不會! “沒有,我可沒說!”年輕人淡淡的說道,然後掃了楚鷹一眼,撇嘴道:”我還有事,請你儘快離開這裡,不然我不叫警衛,直接報警了!” 楚鷹現在也顧不得形象不形象了,拉著年輕人的手,使勁往後一拉,年輕人的臉頓時貼在鐵柵欄門上,原本乾乾淨淨一絲不苟的臉突然就扭曲了,聲色俱厲道:”你想幹什麼?警告你趕緊放了我,不然有你好看!” “我問什麼,你說什麼,不然我現在就讓你好看!”楚鷹冷冷說道,然後手掌微微用力,年輕人便慘叫起來。 “告訴我,葉茜是不是在家?”楚鷹疾聲問道,在來的時候他並不抱任何希望能見到葉茜,現在卻不同了,從這年輕人的話中,他得知葉茜很可能在家。 只要能見到這美女老師,當面跟她道個歉,無論她要如何懲罰他,哪怕殺了他,他也接受,不為別的,只為讓自己心安。 “你鬆手,快鬆手!”年輕人額頭上青筋暴突,冷汗直冒,聲色俱厲變成了哀求。 “不見棺材不掉淚!”楚鷹冷然一笑,再次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年輕人的慘叫聲更加的淒厲,他這細皮嫩肉的,哪能承受的住楚鷹的力道,之前扭曲的臉,這個時候看上去給人一種猙獰的感覺。 “你鬆手我就說!”這貨是個典型的欺軟怕硬,剛才的硬氣一點沒了,只剩下害怕了。 楚鷹也不想太過霸道,畢竟他這次是來道歉的,若是把這小家丁給打了,怎麼說也不合適。 “開門,讓我進去!”楚鷹說著,果然鬆開了手。 年輕人趕緊向後退了幾步,揉著手眼珠子亂轉,期期艾艾了幾聲,然後摸了摸身上,道:”我忘帶鑰匙了,你等一下。” 楚鷹這時候已經有些煩躁了,以他的性格,這時候肯定要破門而入了,可這樣做太沒有誠意,只好忍而不發,冷聲道:”給你三分鐘的時間,如果這道門還沒打開,我下次見到你,就不是讓你受傷,而是殘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