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9, 2022

Day: October 25, 2021

爲了她去死,在她的心尖上劃下重重的一筆。 就這樣,挺好的! 你知道的,中國製造在集團內那些傢伙眼中,就是廉價的代名詞。所以想讓他們花這個錢,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 網絡文學的哲學研究 他用實際行動告訴她,當年權南翟能夠爲她做的事情,他秦胤澤同樣能夠爲她做。 當年權南翟爲她差點丟了性命,能讓她記住十幾年念念不忘。 這次,他秦胤澤也想自私一回,用死亡這樣殘忍的方法讓秦樂然記住他。 即便他還不到三十歲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但是只要能夠讓她牢牢記住他,這樣足夠了。 他覺得這筆生意很划算,是他從商以來最划算的一筆生意。 秦樂然急得崩潰大哭:”你不準胡說,我不要你有事。你要是敢有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你撐着,我現在就背你離開。” “然然……”別哭!後面的話,秦胤澤已經沒有力氣說出口。 他不想看到她哭,不想看到她的眼淚,他喜歡看她的笑容。 他愛她! 他想過要強行得到她,想過要把她佔爲己有,但是她燦爛的笑容告訴他,其實他愛的是她比山河還美的笑容。 她很喜歡笑,她一笑周圍的一切都會失去了顏色。 他就喜歡看着她成爲萬人矚目的焦點。 倘若他把她強行綁在他的身邊,便再也看不到她發自內心的笑容,那並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他不能把她綁在身邊,但是他可以讓她記住他。 用這樣殘忍的方法,讓她牢牢記住他! “我背你離開!”她要帶他去救治,不能讓他出事。 “然……”秦胤澤還想要說什麼,眼角的餘光突然看到人羣堆裏爬起來一個人,他驚恐得瞪大了眼睛,”然然,小心……” 爬起來的那個人是他剛剛打暈的權世寒。 權世寒又站起來了,他的手裏還握着剛剛那把射傷秦胤澤的手槍。 秦胤澤想爬起來再把權世寒打趴下去,但是卻再也沒有力氣動得了,只能動動嘴皮子讓秦樂然自救。...
穆雷也醒了,先看了看四周,揉著眼睛道:”怎麼來警局了。” “投案啊。”楚鷹微笑道。 穆雷撇了撇嘴,沒好氣道:”投案的話,我們早就被抓起來了,還能讓你開著車走啊,是不是去見那個左春年了,他怎麼說。” “從此之後,左春年跟咱們再沒有半點關係,而且他還很有可能會對付咱們。”楚鷹淡淡道。 穆雷面色一沉,目光中厲芒閃爍,冷冷道:”那就連他一塊做掉。” 這牲口從來都不去考慮問題,也不會過問理由,既然楚鷹說左春年是敵非友,那也是他的敵人。 “算了,畢竟曾經幫過咱們不少,在他沒有真的與咱們做對之前,還是別去理會他。”搖了搖頭,楚鷹說道。 沒有再說什麼,穆雷閉上了眼睛。 長長的吐出了口氣,楚鷹掏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然後群發了出去。 很快,便得到了回應,他的嘴角也不由露出了一抹殘酷的冷笑,這一次,天昊盟所謂的暗殺團,將不復存在。 中心廣場,楚鷹到時,便見廣場上的很多人,正鬧哄哄的圍成了一個圈子,對著裡面指指點點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對於這種熱鬧,楚鷹從來都沒有興趣,便將車子停在不遠處,靜靜的等待著。 可是,等待了半天,他什麼也沒等到,穆雷睜開眼睛,不耐煩道:”在這等啥呢。” 剛才的簡訊楚鷹自然沒有發給他,輕描淡寫道:”今晚,滅掉暗殺團。” “既然要滅掉暗殺團,那咱們就去準備啊,在這幹等個啥啊。”聽說又要殺人,穆雷的精神也振奮起來,催促道。 楚鷹道:”我把騷狐狸他們都召集到了這裡,早就該到了,可現在還沒見到人。” “那我打個電話問問什麼情况。”穆雷說著,給趙沙冰打了過去。 片刻後,打通,穆雷開門見山的問道:”哪呢。” “廣場,你們在哪。”趙沙冰問道。 穆雷看了一圈,也沒有看到趙沙冰的影子,鬱悶道:”少廢話,快點過來,順便通知屠夫他們。” “我們都在,你們有沒有看到廣場上有一堆人,我們就在裡面。”趙沙冰說道。 穆雷也發現了那群人,對楚鷹道:”他們在那堆人裡面。” 楚鷹無言,他早就看到了那群人,卻沒想到被圍在中間的竟是趙沙冰。 將車子開了過去,一路上狂按喇叭,人群很惱火的回頭,不過當他們看到楚鷹的車子時,不由得露出感興趣的表情,有的甚至拿出手機來拍照。 一路駛過,人群也自動分開,出現在楚鷹面前的,是一輛造型彪悍、硬朗、很有質感的車子,車身通體米黃之色,這種顏色,如同金沙一般,會讓人不由聯想到那無邊的沙漠。...
在這邊,徒敬二人的仇人是絕對不敢來鬧事的,而且也方便了她去找徒敬二人。 只不過,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銀錢。 若是她沒有記錯,朱雀街最便宜的房子也是一個月一百兩,至少三個月起租。 她現在雖然身份顯赫,但手上確實沒什麼錢,每個月的月銀只有二十兩而已,租房子那是無稽之談。 慕容璇璣冥思苦想,突然靈機一動:「有了,我記得之前丞……爹爹說過,府外產業的十分之一交給我打理,這不就是銀錢嗎?」 青鸞有些擔憂:「可是那些產業一直都是大夫人拿捏在手中,名義上也全是雲菱小姐的,大夫人會這麼輕易的將權利交給咱們嗎?」 慕容璇璣露出牙齒燦爛一笑:「咱們和母親客氣什麼,她要是不給,咱們就搶啊!」 在場三人絕倒。 慕容璇璣吩咐青鸞:「你先帶著他們三人去找一個客棧住一住,等我這邊忙好了就去找你們。」 她又從荷包里掏出來十兩銀子:「這些錢雖然不多,但足夠你們在客棧里住上幾天吃好喝好了。」 徒程徒敬感激不盡,連連推辭:「您答應收我下我們我們就已經受寵若驚了,又怎麼能再要你們的銀子?」 然後又補充道:「恩人您也不必為了我們去和府中大夫人對著干,朱雀街的房子我們父子是無福消受的,恩人您也需要和我們簽下主僕契約,我們從此以後就算是丞相府的下人了……」 其實他們過了大半輩子就算再窮困潦倒也沒想過要當下人,這次實在是走投無路,而且對方又是自己一家人的恩人。 慕容璇璣擺擺手:「其他的你們不用擔心,那朱雀街的房子也不是我為你們租的,我是打算自用,只不過暫時請你二人替我看守罷了,難道你們連這也不願意做?」最後一句慕容璇璣假裝有些不高興。 徒敬二人心裡知道慕容璇璣是為了他們的面子,一時間心下感動,更加決定以後要報效慕容璇璣。 「我父子二人身無他物,只有一點武功在身,以後我們就是三小姐您的下人了,只要您一句吩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們也會去!」 慕容璇璣聽見他們二人有武藝在身更高興了,她現在毒術在身雖然可以自保,但萬一有人暗殺還是會落了下風,要是能有一些有武藝在身的人保護她,她也能應對危險時多一些準備的時間。 想了想,她又對青鸞說道:「這樣吧,你先帶這二位去客棧吃一頓,再去洗個澡,之後帶他們來府中,直接和我一起去找那些店鋪掌柜要賬。」 慕容璇璣原本是準備自己單槍匹馬的去找掌柜的,但自己和青鸞兩個女子,又不能暴露出能用毒,自然是麻煩一點。 現在有了現成的打手,她的計劃也能更簡單粗暴一些了。 青鸞依言帶著徒敬二人出去,慕容璇璣則是來到了相府的管家所在處,直接問清來意。 「王管家,之前我父親說相府十分之一的產業交給我打理,您還記得嗎?不知道那些產業中京中的鋪子有哪些?」 王管家有些驚訝,這三小姐還真是轉了性子,竟然來親自問他財政之事。而且,看她的意思還真準備將那些產業握入囊中。 笑話,這些產業大夫人不知打理了多少年,怎麼會隨隨便便的就交給與她不合的人嗎?這三小姐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 「怎麼?管家這是貴人多忘事,連父親交待的事情也不記得了?」慕容璇璣語帶威脅的說道。...
風敏本能的一陣緊張。 她不喜歡這種緊張感,她大可不必把葉悠悠放在眼裡。或者說,葉悠悠不配成為她的敵人。 然而現實是,一陣危機感湧上來,她整個人立刻進入戒備狀態。手,挽住了霍寒蕭的手臂,宣示自己的所有權。 葉悠悠的目光落在兩人親密的身影上,心中一痛。 心頭一直捏得她無法呼吸的那隻手,又開始撕她的心臟。 他們已經分手了,她沒有資格吃醋,然而胃裡的酸意仍快將她溺斃。她想轉身逃跑,然而,她不能。用盡最大的力氣,停留在原地。讓自己的卑微,徹底地展露在他眼前。 「霍先生……」葉悠悠一開口,嗓子就好像含了一口沙子那麼干啞。 「葉小姐,你怎麼來了?」風敏假裝疑惑地看著她,手卻不由自主地挽緊了霍寒蕭。昂頭,彷彿她的正牌女友一般,將背挺得筆直。 「霍先生,我、我能和您談談么?關於我弟弟的……」 霍寒蕭唇線緊抿,輪廓也緊緊繃著,一臉漠然。 這個女人昨晚一晚上沒睡么?憔悴成這個鬼樣子。整個人瘦了一大圈,慘不忍睹。還是她故意把將自己搞得這麼憔悴,以博取他的同情心? 他對一個背叛者沒有同情心,他想要擺脫那該死的不舒服的感覺。 「葉小姐。」風敏先一步客氣道:「我和霍大哥正打算回酒店,沒有空,抱歉。」 「霍先生……」葉悠悠上前一步,風敏卻很警惕地擋住了霍寒蕭一半的身子。 這一次,她的語氣嚴厲了幾分。 「葉小姐,雖然我不清楚你有什麼事,但我相信你弟的事與霍大哥無關。霍大哥是你的上司,也僅此而已。你需要幫助,應該去找警察或者你的親戚朋友。我們時間寶貴,沒有義務幫你。」 葉悠悠現在腦子很亂,耳朵基本上是處於一種失聰的狀態,風敏的話她聽得並不清楚。 她的目光只是緊盯著霍寒蕭,他是她唯一的希望,「霍先生……」葉悠悠用眼神央求著他,只有他們之間能懂的眼神。 見自己說了那麼多,葉悠悠還是只看著霍寒蕭,當自己這個「女朋友」不存在似的,風敏心裡很不痛快。 這年頭,三兒都這麼厚顏無恥? 「葉小姐,我把你當朋友,才好言好語與你溝通。你何必這樣糾纏不休,鬧得彼此都不愉快?」 「霍先生,我只有幾句話想說,很快就說完……」葉悠悠語氣焦急。 「你……」風敏皺眉,看向霍寒蕭,想觀察他的反應。但霍寒蕭臉色極寒,就像看待一個陌生人,毫無情緒。這是否說明,他已經對葉悠悠忘情了? 「我對你的話沒興趣。」霍寒蕭說完,目不斜視。 風敏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生出一股勝利的快感,嘴角一揚,得意地瞥過葉悠悠,跟上了霍寒蕭的腳步,就要坐上他的車。...
jjwxc.net青蓮和尚雙手拿什,一派大師風範:”貧僧可以幫你打打順風仗,這完全沒問題。但你敗跡早露,死相已現,想讓貧僧爲你力挽狂瀾,只怕是想錯了!” “該死的賊禿,你竟耍我!”孔青松目眥欲死裂,手裏捏着骨刺眼看就要刺進青蓮和尚的咽喉,”給我去死!” 青蓮和尚並沒有掙扎,無比憐憫地看了孔青松一眼:”若是殺了貧僧能讓你稍解怨念,那便動手吧。” “莫以爲本公子不敢!”孔青松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了,多年謀劃的一切都毀在眼前不說,自己還被功法反噬命懸一線,簡直衰到了極點! 青蓮和尚淡淡地看了孔青松一眼,清明乾淨的眸子裏沒有半點情緒。 孔青松卻被這種漠然的眼神刺痛了,骨刺再無遲疑,迅急刺破了青蓮和尚的咽喉。 “噗!” 青蓮和尚頭一歪,頸間鮮血狂噴。 “哈哈哈哈,就算你是接引使者,又如何,還不是被我殺了!”孔青松驀地叫嚷了起來,一副瘋狂之色,扭頭又瞪着夏冷:”冷公子,接下來輪到你了,你喜歡什麼樣的死法?” 夏冷神情也沒什麼變化,好心提醒道:”你仔細看看你自己殺的是什麼?” “嗯?”孔青松聽到夏冷這話,不由得愣了一下,扭頭再看青蓮和尚時,卻發現他竟然毫髮無傷,仍舊淡淡地看着他,那我剛纔殺的是誰? 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的人,赫然是孔青松的那個殘影心腹。只見他捂着脖子,一臉不解又幽怨地看着孔青松,眼睛裏漸漸地消了人色。 “這……這怎麼回事!”孔青松大腦一片混沌,已經不能正常地思考,從一陣瘋狂很快又陷入了另一種瘋狂,”梵青蓮,你竟敢背叛我!” 青蓮和尚笑着說道:”貧僧確實是受你們孔氏一族的昇仙命符的召喚,纔來到這裏。本以爲有場好戲可看,可惜虎頭蛇尾,實在是失望。” “你既然受召而來,那應該聽我號令!”孔青松的神智徹底不清楚了,”本公子現在命令你去殺了姓冷的這小子,再殺了雨女,爲本公子開路昇仙!” 青蓮和尚搖了搖頭:”你還是放下執念吧,其實千年前你的先祖最有機會達成昇仙,可惜他小心太過,又貪戀人間權望,到最後被雨女所絆,抱憾而終。而你是最沒希望的那個,雖然策劃多年,但手段幼稚,對功法的理解也不夠透徹,從一開始就註定會失敗。” “住口!”孔青松如何聽得了這種批評,氣得臉色漲紅,喝罵道:”我要宰了你這騙人害人的死賊禿!” “罷了,你退場吧,接下來沒你的戲份了。”青蓮和尚略一揮手,便把孔青松給拍成了滿空白光,隨即大袖一擺,絲絲縷縷光點盡數收入了袖底。 “你究竟是什麼人?”夏冷知道這人不簡單,只是沒想到如此厲害,這說明他的身份必定不是一個遊方和尚如此簡單。 “再次自我介紹一下,貧僧梵青蓮,修仙聯盟中七心觀的內門弟子。”青蓮和尚單手插在胸前,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仿若剛纔殺了孔青松的人不是他一樣。 夏冷敏感地捕捉到一個關鍵詞:”修仙聯盟?” “不錯,修仙聯盟。”青蓮和尚淡淡的說道:”難道冷公子在哪兒聽說過?” “沒有,只是聽着就覺得高檔大氣上檔次。”夏冷不着痕跡的岔開了話題,”不知道它是個什麼組織?” 青蓮和尚也沒有追問下去,淡淡的說道:”修仙聯盟,乃是諸天萬界、無窮宇宙中最強大的修仙世界,同時也是一個無比強大的修仙者組織。冷公子,我觀你資質絕佳,又有修仙基礎,不如隨我去修仙聯盟如何?” “修仙聯盟難道是誰想去就能去的嗎?”夏冷早聽他的那些媽媽們提起過無數次修仙聯盟了,幾乎都是將其當成假想中的大敵來對待,”還是說法師你在那裏地位不低?”...
「胖一點好,親阿抱抱舒服。」 「呵呵。要我真變胖了,別說親阿抱抱,你連看我一眼都不願意。」她才不會相信男人的糖衣炮彈呢,男人都看臉,看身材。 「要不是我年輕漂亮,你一開始才看不上我呢。」 霍寒蕭不否認這一點。身為男人,他對顏值自然有要求。但若只看顏值,他身邊比她漂亮的大有人在。當然,這些話他可不敢說,求生欲滿點。 「嗯,你最漂亮。」 「所以啊,我變成胖子就不漂亮,你就不喜歡我了。」葉悠悠嘆了口氣,「不過該吃得還是得吃,一切以寶寶為主,只能犧牲我胖一點啦。」 他捏著她的下巴,目光溫柔,「這麼漂亮的五官,就算長胖一點也可愛。你放心,你男人現在可是高級營養師,會搭配妥善,不會讓你長胖的。」 「那你說的,如果我胖到變形,唯你是問。」 「好。」 「再過幾天等我辭職了,就不租這間公寓了,我們搬回別墅住吧,那裡比較大,而且我挺想李叔的。」 「算你這小丫頭還有良心,李叔天天惦記著你,每次打電話都要問你的情況。」 葉悠悠樂得眯眼笑,「那當然啦,誰叫我人見人愛呢。我搬回別墅,李叔肯定高興得不得了。馬上就要進入養豬階段了,想想還有點小期待呢,哈哈。」 「傻瓜。」霍寒蕭莞爾,手落在她的小腹上,驚覺已有些隆起,早兩天還沒這種感覺。 葉悠悠把手覆上他的手背,「已經能摸到肚子了對不對?好神奇啊,好像一晚上變大了似的。我比較瘦,已經算很遲出現孕肚了。摸著肚子的時候,這種感覺又變得更真實了一些。」 「之前其實一直沒有太真實的當媽媽的感覺,但是現在摸著他,就能感覺到他一天一天在肚子里長大,這感覺好奇妙。人家說趁年輕早點生孩子好,寶寶一定會健健康康的。」 「當然,他可是有我的基因。」霍寒蕭毫不謙虛。 「如果是個兒子,那得多禍害眾生啊。」葉悠悠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巴不得生一個「禍害」無數小姑娘的帥兒子。 「不是兒子,是女兒。」 葉悠悠睜大眼,「你怎麼知道?你問了醫生?」 「我希望是女兒。」 「……」嚇她一跳。 葉悠悠好氣又好笑,拍了他一掌,「難怪說爸爸都是女兒奴,我倒希望是兒子。」 「女兒好。」 「那如果只能生一個……」 「女兒。」霍寒蕭回答的毫不猶豫。...
udn.com錦昭夫人看了他手裡的信一眼,沉聲道:「本夫人懷疑府里有出賣王爺的內奸,今日出入王府的人以及物統統都要查!」 李威急忙解釋道:「夫人,小人正要替夫人身邊的木槿姑娘送信,這還是要送給王爺的!」 錦昭夫人語氣更冷了,「送給王爺?誰知道是不是陷害王爺的假消息,搜!」 李威立刻被按倒在地,他還沒來得及喊就被捂住了嘴…… 不多時,又去前院採辦處送清單的木槿這會兒已經快靠近側門了,平日里她時常會走這一條路,看著冷清清的路,她心裡覺得有些不對勁,平日里這個時辰府里不少買辦都會進出這扇門,怎麼今天門口連個人影都沒有? 正當木槿靠近側門的時候,後頭傳來了錦昭夫人的聲音,「今日府中抓賊,擅自出入者都有嫌疑,給本夫人拿下這個婢女!」 木槿立刻回頭,沒想到看見錦昭夫人正朝她走來,而且錦昭夫人的身後跟了一大群人。 見有兩個帶刀侍衛朝她走來,木槿急聲道:「奴婢是為王妃出府買葯!」 錦昭夫人哼了一聲,拿出手裡的信,「這信是你給李威的?」 木槿一怔,「這……這的確是奴婢要送給王爺的信。」 錦昭夫人怒聲道:「這信里的內容正是要陷害王爺的東西,來人!拿下她!」 木槿急忙後退,可卻抵在了門上,她急聲喊道:「奴婢只是將王妃的近況告知王爺,根本沒有陷害王爺!奴婢冤枉!」 得知消息趕來的宋管家見到這個場景,連忙加快了腳步,一邊跑一邊喊道:「夫人!這是怎麼回事?」 錦昭夫人臉色肅冷地說道:「本夫人收到密報,有人陷害王爺,暴露了王爺的行蹤,害得王爺在外頭遇襲,本夫人正要替王爺徹查王府!」 木槿看到宋管家來了,立刻掙紮起來,「宋管家!我沒有陷害王爺!我沒有!」 宋管家急忙和錦昭夫人說道:「夫人是不是弄錯了?這丫頭是王妃身邊貼身伺候的,怎麼可能是內奸?」 錦昭夫人將手裡的信遞了過去,「她想讓李威幫她傳送密信,李威已經招了,宋管家你自己看看吧。」 宋管家看了這信里的內容,臉色一變,「這……這怎麼可能?」 錦昭夫人冷哼一聲,「不管如何,這丫鬟都在說謊!將她押下去,嚴刑拷問!本夫人就不信撬不開她的嘴!」 怎麼會突然將她和內奸扯到一起?木槿心裡一沉,大聲喊道:「冤枉啊!冤枉啊!我要見王妃!」 錦昭夫人掃了眼木槿,朗聲道:「你倒提醒我了,主院也要搜!先將這丫鬟押下去!」 木槿被拖走,宋管家攔也攔不住,那些侍衛都是無名閣中調來的,不歸景王府管。 見錦昭夫人是動真格的,宋管家嚇了一跳,急忙跟上去。 主院門口,宋管家好不容易追上了錦昭夫人,他擋在門口,急聲道:「夫人!王妃現在懷有身孕,驚動不得啊!」 錦昭夫人瞥了眼宋管家,「闔府上下人人都有嫌疑,就算是王妃也不能漏過,否則萬一出什麼差錯,你一個小小的管家擔得起嗎?」...
「父親。」任知遠的眉宇皺的死緊,他擔心。 任問卿擺擺手:「你不必擔心,九邊候從來都不削去構陷任何一個同僚。當年文壇泰斗裴老先生在國子監論辯,一場君道臣道發人深省。 對六正之臣,九邊候總是虛心向他們請教,交流,探討如何因地制宜去改變,比如已經沉寂的王柳二族,他們雖然宗族勢力喪失,各自為家,但是有不少的為官者正是六正之臣,所以得到九邊候的庇護。 而且有這弱點,似乎是讓這些怪人一下子比普通的動天境武者還要弱上許多。要是普通的動天境武者,哪有可能只要打爛腳底板就死的?而且那傢伙在得知道胡高知道他的弱點之後,也嚇得只是一位的防守了。若是他正面跟胡高作戰,胡高也絕沒奪可能如此輕易得手。 – 一品容華 聶家定是做了十惡不赦的大罪才數罪併罰有今日的結果,對待六邪之臣,只要是明君就從來都不會寬恕,也不容任何人袒護。」 對於誰接湖廣布政使司這個職位花裴卿羽不關心,對於空出來的從上到下的許多職位由誰,誰,誰接替,花裴卿羽看似不關心,心裡卻自有一桿秤,這些蕭靖羽自會做的很好,二人總是心有默契。 每一個地方都是一個圈子,每個圈子都有一個中心,圍繞這個中心的地方官員,是六正之官還是六邪之臣,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身不由己的圍著中心轉,遵循每個地方約定俗成的規矩,要麼被踢出局,要麼就圍繞這個中心打轉,全看這個中心的臉色過活。 但凡她走過的地方,都將其平衡打亂,撥亂反正給他們重新開始彌補的機會,但若是從根子上爛透了,那麼不好意思,她多花一點時間捋一捋,帝國有的是儲備的人才,多的是幹勁十足的副手,提上來,也在文職上「精兵簡政」,減少程序,提高效率,還能把官員的月奉漲上去,何樂而不為。 花裴卿羽與花一然相對而坐品茶,花裴卿羽手中捏著花一然遞給他的要準備呈交的奏摺。 「哥哥,你就是註定要做宰輔的。」 「慎言,丫頭!」 「你提出的大力整治吏治,以尊主權,課吏治,信賞罰,一號令,淘汰一批冗官,理清六部及有關單位職責,使政律暢通,秩序井然,這目標多宏偉啊!我再講講這三年的收穫,咱們再探討一下拿出具體後續方案以備當你呈上此奏摺被那些頑固派攻擊。」 「我正有此意,畢竟我走過的地方不多。我是想著儘快內部安定,團結。」 「你擔心什麼?」 「遼東不太平。」 「打仗?裴家軍在那操練四年了,是時候將倭寇徹底打下來了。」 「太子要大婚了,估計會在年末,太子說了,要你不論如何都要回去觀禮,他只有你一個朋友。」 花裴卿羽點頭,時間過的真快啊,磨磨蹭蹭自己都已經九歲了,也不知蕭容無殤把青海折騰好了沒有?是想與大漠國和平還是開戰? If you loved this article...
toysrus.com走在路上辛熠偷偷看了其他人一眼後用只有她和許無憂兩人能聽見的聲音小聲問道:「無憂,你什麼時候認識的賀屺校草啊?」 許無憂心虛地說:「這個……說來話長。」 「呵呵,你不說會越來也長。」 許無憂有些尷尬,話說她最近好像真瞞了辛熠挺多事,這在以前可是從來也沒有過的事,當然這也並不是她本意,只是最近發生的事實在太多了。 「辛熠,你別多心,我不是有意瞞你。」 辛熠的眼睛立刻就立了起來:「你瞞我就不對,還想有意?」 「不想不想。」許無憂一邊擺手一邊說,「其實也沒你想的那麼複雜,韓羨辰是我媽高中同學兼閨蜜的兒子,賀屺則是我無意中認識的。」 說話間五個人來到了辛熠說的那家新開的快餐店,這家點以鐵板燒為主,店裡裝修得很是整潔乾淨,一張張小卡台整齊排列,看起來很有時尚氣息,因為是新開業又是中午所以學生還挺多。 辛熠喜滋滋地拿了餐單問了幾個人的口味后拿著某人的小錢包去吧台點餐,靳揚很有風度地跟了過去,剩下許無憂三個人大眼瞪小眼地坐著。 許無憂原本打算和韓羨辰聊幾句,畢竟這裡只有他和他們不同班,要是她光顧著和梅若雪聊天難免回冷落了他,只是搜腸刮肚地想了半天許無憂也不知道該聊什麼。問陳奶奶的病情吧,似乎有故意套近乎的嫌疑;問人家複習怎麼樣了吧?開玩笑人家學霸的學習情況還需要你個學渣關心嗎? 於是許無憂猶豫了半天竟然也沒說出一個字,就在她糾結到快要懷疑人生的時候韓羨辰忽然說話了:「今天上課能跟上嗎?」 「還好。」許無憂點了點頭,心說看看這才是聊天的正確打開方式,這樣顯得人家學霸童鞋多友愛。 「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來我們班找我,咱們可以一起探討,而且我也答應過吳阿姨要多幫助你的。」 「好的,謝謝。」許無憂覺得現在的現在的自己乖巧得可以當做範本。 「無憂!」 這時就聽到吧台那邊等著取餐的辛熠在喊她名字,許無憂忙站起身:「我去幫辛熠。」 梅若雪聞言也想跟過去,許無憂看到忙阻止道:「我們三人就夠了,你就別去了。」 「那,謝謝了。」梅若雪紅著臉點了點頭。 許無憂忽然覺得這樣的梅若雪很可愛忍不住就升起了調戲的念頭:「真想謝我那就以身相許好了。」 梅若雪頓時瞪大了眼睛,顯然是再說: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許無憂。 許無憂瀟洒地離開了,紅著臉的梅若雪偷偷看了坐在身邊的韓羨辰見他眼神專註地看著剛剛離開的身影不由心裡泛起一抹苦澀。 看看,這就是自己和許無憂的差距,不管任何時候她總能佔據著所有人的視線,而自己在許無憂面前連一隻醜小鴨都不是,因為醜小鴨本來就是天鵝啊。 沒過多久許無憂等三人就端著餐盤迴來了,許無憂將自己端著的另一份遞給了韓羨辰,辛熠則將另一份遞給了梅若雪,顯然兩人是商量好的。 快餐店為了招攬生意是免費提供熱飲的,許無憂指了指韓羨餐盤裡的杯子說:「檸檬水可以嗎?我怕你不喜歡奶茶特意換的。」 韓羨辰看了一眼許無憂餐盤裡的檸檬水淡淡地點了點頭:「嗯,挺好的。」...
trumpetresources.com楚鷹帶著黃金和雷十二,他們的目標仍舊是”皇城壹號”,他不出手並不代表他可以錯過今晚的行動。 正如他在曹建軍面前說的那樣,他會派人密切監視著這些娛樂場所,如果有一處兩處抓捕行動失敗也就算了,再多的話這裡面就有文章了。 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楚鷹將會毫不留情的殺掉曹建軍,一方面殺雞儆猴,另一方面他要檢驗一下警官證的特權到底有多大。 皇城壹號並沒有因為前幾天的打砸事件而造成多大的影響,不但照常營業,來來往往的人更是絡繹不絕,當然也少不了一些開著豪車前呼後擁的貴賓級客戶,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對於即將到來的抓捕行動,這裡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最起碼曹建軍或者別的什麼人沒有對這裡發出警告。 “打掉這些娛樂場所之後,整個京城這種類似的地方都將遭受一次大清洗,這種地方哪一個不是日進鬥金,我們要不要涉足這個行業呢。”黃金沉吟道。 楚鷹淡淡道:”我們所擁有的產業越少,敵人越是不能抓住我們的把柄窮追猛打,而且現在我們最需要的不是錢,這樣的產業暫時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對楚鷹來說,這方面他曾有過教訓,當初的代言人淘汰賽,他就是因為在青山鎮有產業,敵人才抓住這個,若非有大青山度假山莊的防禦,他現在都不知道還能不能坐在這裡了。 沒有可供對手抓住的把柄,旗下沒有產業,不但可以少操很多的心,也讓敵人在對付他時,只剩下唯一的一條路。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天昊盟在用各種手段壯大了自身實力之後,仍舊沒有將他楚鷹怎麼樣的原因所在,到頭來還不得不跟國際上的那些殺手合作。 或許,天昊盟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以後的長遠打算,只要掃清了楚鷹這個障礙,前面的路將是一馬平川。 當然了,這一切的前提還是要做掉楚鷹。 “那還真是可惜了,酒吧ktv之類的不但可以賺錢,還可以讓我們拉攏人脈,蒐集情報,更重要是兄弟們可以每天都有美女陪伴啊。”黃金嘿嘿笑道。 楚鷹啞然失笑,”你們才多大點的熊孩子,連毛都沒長齊呢,總是想著這些,女人可不是玩物,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有多少的女人願意出賣自己的身體,尤其是那些長得漂亮的,更是不願意這麼做,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她們也是苦命人,你們最好不要隨隨便便找女人,還是正正經經的找個女朋友比較好。” 雷十二嘿嘿笑道:”我們這麼做,還不是在幫助她們麼,做那種事自然是為了錢,我們光顧她們的生意,她們才會有錢賺吧。” “強詞奪理。”楚鷹沒好氣道,他心裡也清楚在黃金和雷十二這個年齡,正是火氣最為旺盛的時候,壓制他們的放縱不如讓他們真的去放縱。 見老大沒有真個反對,兩個傢伙對視一眼,嘿嘿直笑。 “那你們給我說說,都找過多少個女人了。”楚鷹笑問道。 兩人不禁露出尷尬之色,正要囁嚅的回答一個沒有,楚鷹突然沉聲道:”來了。” 說話間,一輛輛的警車呼嘯而來,車停下時,一道道全副武裝的特警下車,以最快的速度散開包圍了整個ktv。 楚鷹掃了一眼車子導航上的時間,十點一刻,正是行動的好時機。 與此同時,楚鷹收到一條條簡訊,趙沙冰等人那邊也開始了行動,由此看來,曹建軍還真是聽命行事了。 在將所有出口都圍住了之後,領隊的一聲令下,突擊隊展開行動,從正門進入,而且沒有逐層逐層的掃蕩,直接就沖上了頂層,那裡才是真正的犯罪窩點。 越是往上,招待的規格越高。 很快,很多人驚慌失措的從裡面沖出來,不過剛到門口就被端著槍的武警給攔下,在沒有查清楚之前,任何一個人都休想從這裡離開。 過不多時,又有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衣著暴露的女人闖了出來,自然而然的被攔下,全部排成一排,雙手抱頭的蹲在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