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9, 2022

Day: October 20, 2021

方叢倩滿腔的熱情,可是歐陽晨卻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讓她也覺得很是無趣,就跟歐陽晨告辭了,走向了柔絲女士的身旁。 方叢倩對歐陽晨已經的徹底的死心了,所以她對歐陽晨也就沒有什麼非分之想了,她現在要想抓住的就只有榮錦天了,她相信只要自己悔過的誠意達到了,榮錦天就會回心轉意的,榮錦天曾經是多麼多麼的愛她。 和柔絲女士吃著東西,方叢倩感覺到了遠處的目光,她抬頭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歐陽晨的目光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她左右看了看,都是一些兒無關緊要的人,也沒有什麼年輕的女子,要說年輕的女子除了自己就是米小戀了。 那歐陽晨目光非常的專一,一直都在盯著一個地方,最後方叢倩肯定了,歐陽晨看的人就是米小戀。 只是米小戀在跟鐘斯家後和柔絲女士說著話,她並沒有注意到歐陽晨的目光。 還真是個狐狸精,勾人的本事還不錯啊,這連歐陽晨都給勾上了,方叢倩的心裡就更加的痛恨米小戀了,這個女人的存在就是一個錯誤。 “倩倩我的寶貝,你怎麼才吃這麼少啊,你看看小戀吃的好多,要多吃一點兒,以後結婚了懷孩子的時候身體才會好。”柔絲女士看著方叢倩吃的跟猫一樣多,真是替她著急。 “柔絲阿姨,我從小就跳舞,養成了習慣了,吃不了多少,不過我的身體還是很好的。小戀應該多吃一點兒的,她上次流產過,身體虛的很。”方叢倩故意的說起了上次米小戀流產的事情。 她騙了榮錦天陪著她去了國外,而且一去就是兩個月,讓夫妻兩人產生了誤會,可是沒有想到這個米小戀卻是個傻乎乎的,那麼快就原諒了榮錦天。 “你流過產?那你還真是要好好的多吃一點兒,把身體養好了,再生下一個。”柔絲女士雖然一輩子都沒有結過婚,不過她還是很善良的,她對米小戀很是關心。 “嗯,好的,謝謝柔絲女士。”米小戀微笑著答應著,她吃了很多,她才不管方叢倩說什麼呢,自己吃飽才是大事,她的心裡很清楚方叢倩是想讓自己和榮錦天之間有嫌隙,不過她既然選擇原諒了榮錦天,就會相信他的。 慕容初帶著牟茜婭也來到了酒會,他也聽說了米小戀成了鴻達集團的副總裁,他竟然還覺得心裡的愧疚好了一些兒,米小戀是一個好女孩,只是沒有生在一個好的家庭,米家註定是要被慕容集團吞併的,只是這個女人可惜了,慕容初還對米小戀有著野心。 “阿初,今天來的大亨很多,我們如果談成了幾項合作項目,那你爸爸肯定就會同意你進董事會了。”牟茜婭看著這些人在這裡相互交談著,她就好像是看到了很多的企業都在和慕容集團合作,只要慕容初進了董事會,她進慕容家的機會就大了。 “這些人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我怎麼沒有看到米小戀啊,她不是鴻達集團的副總裁的嗎?今天應該會來的。”慕容初都有點兒迫切的想見米小戀了。 “阿初,你說她一個女人,怎麼可能去當鴻達集團的副總啊,肯定是用了什麼手段,你離開她是正確的,要不你們慕容集團說不定都會被她給掌握了。”牟茜婭這個時候不敢跟慕容初紅臉,只是盡力的去誹謗著米小戀,從慕容初的眼睛裏,她已經看的出慕容初的心裡還是喜歡米小戀的。 “一個女人有手段也不是什麼很稀奇的事情,你不是也用手段讓米小戀難堪的嗎?我反而很欣賞有手段的女人,如果你也有手段坐到慕容集團的副總,我馬上就娶了你。”慕容初白了牟茜婭一眼。 慕容初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才覺得,女人耍點兒小聰明本來是很可愛的,可是耍過頭了,就讓人討厭了。 這個女人不但把自己的米小戀給弄走了,還給自己戴了一頂綠帽子,如果不是看在她拿下了鴻達集團的合作,早就一脚踢開了。 牟茜婭看著慕容初在瞪自己,她就心虛的不說話了。 “這位小姐還真是漂亮,我可以榮幸的請你喝杯酒嗎?”兩人正在說著話,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走了過來,他直接的就對著牟茜婭說話,把手裡的另外一隻酒杯遞給了牟茜婭。 牟茜婭看著慕容初,她可不敢喝,這個男人看著就色色的,慕容初看著肯定會生氣的。 “不,不,我不會喝酒。”牟茜婭用求救的眼神看著慕容初。 “你是湯姆先生?”慕容初在來的時候也是把那幾個國外的大亨的特色都背過的,這個就是湯姆先生一個錢多的都不知道怎麼花的人。 可是這個湯姆先生就是有一個很不好的毛病,就是好色。 “嗯,是的,我是湯姆,你是?”湯姆看著慕容初,並不認識他。...
顧青辭覺得這個想法讓她有點不寒而慄,如果這一切都是九爺的布局,那這個男人到底想幹什麼? 她試圖去找過原先九爺帶她去的繁華街道的那個小院落,可門鎖上了,沒有人給她開門。 九爺彷彿就這樣在她眼前消失了,可顧青辭知道,九爺的眼線還遍布在她周圍,監控著她,讓她的一舉一動都保證不出格。 一旦有越界的表現,就像那隻死老鼠的警告一般…… 顧青辭踢了一腳地上的石子,心裡的煩悶都壓在那裡,無處宣洩。 她像是被一張大網牢牢束縛住,想要透口氣都覺得空氣里充滿壓抑。 此刻,她很想看到穆玄景,哪怕只是靜靜地看著他,這樣也會讓她的心安定下來。 穆玄景啊穆玄景,你到底在哪裡? 就這樣,顧青辭不敢輕舉妄動,一直到良姜出嫁的日子。 早早就感覺到了景王府的喜氣,顧青辭心裡有一點欣慰,好歹沒有因為這件事讓良姜出閣成為遺憾。 假王妃怕露出馬腳,自然要體現一番主僕情深,畢竟誰都知道景王妃和身邊的人情誼深厚。 到了出閣這一天,景王府沉浸在了一片紅色中,這樣的規格絲毫不亞於主子出嫁。 站在紅綢和紅燈籠下,顧青辭眸中的寒冰融化,染上了一抹暖意。 不管怎麼樣,她還能親眼看著良姜嫁給幸福,這就夠了。 「又躲著偷閑?看什麼呢?一會兒王妃要早早地去送嫁,不得備好羹湯和粥?趕緊的!」 鄭婆子聲音讓顧青辭收起了思緒,還有一屋子的事情沒做完,其中還包括一碗要送給新嫁娘的甜湯。 因為大廚房遠,還得負責整個府上的伙食,因此今天良姜屋子裡的羹湯也由小廚房做。 顧青辭倒覺得慶幸,好歹她可以用心地為良姜做一碗甜湯,送她出嫁。 半個時辰后,顧青辭提著食盒去了良姜的屋子。 出了景王府的門,良姜就是丞相府的少夫人了,今天給她賀喜的人都快踏破了門檻。 「良姜姑娘,恭喜!今兒丞相府給了好大的排場,真是有福氣啊。」 「可不是嘛!丞相府公子儀錶堂堂的,又是家中唯一的嫡子,還如此高看良姜姑娘,真是天賜的姻緣吶!」 「良姜姑娘也是好的,長得好,醫術好,還是聖醫宗長老的關門弟子,這份殊榮可不得了!」 一片賀喜聲中,良姜起身道謝,被全福人連忙拉著,「良姜姑娘,可不能亂動,這胭脂還差一點沒塗好。」 良姜看了看門口,「王妃還沒來,是不是今天身子還是不爽利?」...
法國。 法國。 1 min read
氣派的莊園。 霍寒蕭一手拿著手機在耳邊,面無表情地穿過一間間房間。 此時是下午五點,夕陽的光芒掠過窗棱,在他高大挺拔的身體上鍍了一層金。 他穿著一件黑襯衫,冷峻凌厲,倨傲又性感。女傭們芳心亂顫,驚嘆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東方男人,就是神話中的阿波羅神,見了他恐怕也要自愧不如。 他臉色冷漠地停在走廊盡頭,放下手機的那一刻,蹙眉。 丫頭居然掛他電話。好大的膽子。 他一走她就囂張了不是? 回去一定狠狠打她屁股。 收起手機,霍寒蕭扣門,推門而入。 黑髮的美麗女醫生剛給霍齊峰打完針,抬頭對上面前俊美不凡的男臉,又羞澀地低下頭去,臉頰飄著紅暈,語調嬌柔,「三少。」 收拾好藥品離開,關門時,痴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這麼英俊的男人,是真的存在嗎?他身上的冷漠好有魅力,深深吸引著她。 可他從沒有正眼看過她,或是這家裡任何一個女傭。也不知什麼樣女人,才能入他的眼。 「敏敏沒和你一起來?」幾年前那件事後,霍齊峰身體不好,一直在法國療養,公司交給霍寒蕭打理。 霍齊峰六十多歲,一個嚴肅古板的人,即便在自己兒子面前,也威嚴地板著臉,像見下屬。 霍寒蕭勾唇,扯出一抹諷刺的笑容,「我為什麼要叫上她?」他掏出一根煙,歪頭點燃。 這個動作在霍齊峰看來充滿挑釁,他被熏得皺眉,「混賬東西,說了在我面前不許抽煙!」 霍寒蕭笑得愈發諷刺,「你以前抽煙比我還凶,現在倒教訓起我來了。」 言下之意:他沒資格管他。 「你要是特意來氣我,就給我滾!」 霍寒蕭二話不說起身要走。 「你——給我坐下!」霍齊峰臉氣白了兩個度,忍著怒火道:「你和敏敏,下個月就把婚禮辦了。」 霍寒蕭不以為意,卻是字句決絕,「我沒說要娶她。」 「你不娶她娶誰?風家是僅次於霍家的第二大家族,敏敏是你妻子的不二人選。」 「你心中的不二人選罷了。」霍寒蕭彈了彈煙灰。...
兩天後。 兩天後。 1 min read
「咣當——」安楚楚生氣地把護士盤子里的葯打翻,氣惱地罵道:「你會不會扎針,你想痛死我嗎?」 「對,對不起,安小姐……」護士戰戰兢兢。明明是因為她一直動才找不到血管,可是她卻沖她發脾氣,但是護士只能默默忍受,不敢抱怨。 上次另外一個護士就是因為多說兩句,被安楚楚扇了一耳光,還丟了工作。 她因為是新人,才倒霉被護士長安排來伺候這位。 「閉嘴!滾出去!」安楚楚罵道:「給我換一個專業的醫生過來,不然我拆了你們醫院!」 「是,是。」護士急忙撿起地上的東西,哭著跑掉了。 「楚楚,你沒必要發這麼大火吧。」李麗愁眉不展地說。她這段時間也飽受折磨,心情非常地痛苦,只能在安楚楚面前強忍著,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地哭。 「難道要她扎死我嗎?我腿已經斷了一條,你還想我死?」安楚楚立刻把火發在李麗身上,「你怎麼回事?每天都是一副要哭的死人臉,你是故意氣我嗎?」 「我還沒死呢,你就一副這個樣子。」 「我……」 「爸這兩天怎麼沒來?他嫌棄我了?不管我了?」安楚楚有點著急地問。 李麗更難過了,她不知道該怎麼向她解釋…… 「對不起,楚楚,都是媽的錯,嗚嗚嗚……」 「你錯什麼了?」 「我……我錯了,媽對不起你……」李麗就是一個勁地哭。 「你別哭了,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安楚楚很慌,「說啊,你要急死我?」 「我……沒,沒什麼事……」李麗內心還抱著最後一絲不切實際的希望,希望安峰能夠看在楚楚的份上,原諒她。 但她知道這是痴想,安峰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容忍女人給他戴綠帽子?更何況他和李彬的關係還維持了二十多年。 楚楚不是他親生的,他恐怕也會狠心捨棄。 一想到這些,李麗就充滿了絕望。她現在已經不想報復安琳,也不想什麼安氏了。只要能夠繼續待在安家,有吃有喝就行,可是現在太遲了…… 她後悔招惹安琳,否則就不會一步一步落到今天這步田地,悔不當初。 「肯定是有事,你說啊!」安楚楚火急火燎地,又逼問不出什麼,「哎煩死了,我不要像個廢人一樣躺在醫院裡,我要出院,你現在去給我辦出院手續。」 「你不能出院!!」李麗忙喊道。 她的反應不太正常。 安楚楚蹙眉,「為什麼不能出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別瞞著我,趕緊老實跟我說!」...
“夢姐,他誰啊?”夏天也問了一句。 “那是當然。聽家丁們說,老爺三句不離女兒的好,老爺對殿下可是掛記得很呢!” – 好好學習閱讀網 學生七嘴八舌地講道:“校長,食堂的錢糧都歸牛二管,他是張主任的小舅子,倆人穿一條褲子的。” – 美學初步研讀 剛給柳夢打招呼的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人,油光粉面的,其實他本來長得挺帥,只是打扮得有點娘氣,給人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小壞蛋,他就是我拍的那個電影裏的男主角啦,不過我不知道他叫什麼,我只知道他在電影裏叫做劉謙,跟那個玩魔術的一個名字呢。”柳夢嘻嘻一笑,然後朝那個年輕男人嚷了一句,”喂,你叫什麼名字啊? 那男演員的表情有些尷尬,但還是回答了柳夢的問題:”柳小姐,我叫陸潛,陸地的陸,潛水的潛。” “你的真名果然很難聽,也太不合理了,小壞蛋,你說這陸地上能潛水嗎?”柳夢撇撇嘴。 “當然不能了。”夏天很配合的馬上回答道。 “就是嘛,也不知道誰取的這名字,太笨啦!”柳夢看了陸潛一眼,”我不跟名字都很笨的人說話。” 不等陸潛回答,柳夢便拉起夏天就走:”小壞蛋,我們走啦,跟笨蛋說話,我們也會變笨的啦!” 兩人馬上就走了個沒影,只留下陸潛在那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想發火,卻也找不到發火的對象。 此刻,柳夢卻已經拉着夏天跑出了青峯村,一邊跑還一邊說道:”小壞蛋,我們不要在這裏玩了,他們要是看到我,又會讓我去拍電影的,我們還是去木陽縣玩吧。” “好啊。”夏天一口答應,其實他也不怎麼喜歡在青峯村玩,在他看來,要不就是去青峯山上,要不就乾脆去別的地方,而木陽縣雖然不是什麼好地方,但至少也比青峯村好點,另外,他還知道,雲清現在也正在木陽縣城裏呢。 “小壞蛋,我跟你說哦,這邊還在修路,等路修好了,我就可以把我的坦克車開進來了。”柳夢還惦記着她那輛可以橫衝直撞的坦克車,”聽小清說,路還要好長一陣子才能修好呢,現在還只修了不到一半,所以我們現在走的這裏都還沒修呢!” “夢姐,其實不修路也沒關係的。”夏天覺得這路確實修不修都行,反正以他們現在的能力來說,不修路也沒影響。 “可是小喬說啦,這路還是要修的,因爲這個景區也是要開發的,要是我們完全不開發呢,別人會說閒話,總之呢,小喬說,我們適當開發,然後保護好環境就行啦。”柳夢正說着,突然似乎看到了什麼,擡起頭嚷了一句,”喂,那邊的人,你們不許砍樹!” 路旁的山上,有幾個人拿着工具正在砍伐,聽到柳夢的喊聲,幾個人暫時停下了動作,擡頭看了這邊一眼,只是馬上,他們便繼續低頭繼續砍伐,顯然是完全就沒把柳夢的話放在心上。 “喂,我都說不許砍樹了!”柳夢很不高興,拉着夏天便一躍而起,朝那幾個人飛去。 看到仙女一般飛來的柳夢,幾人頓時就呆住了,這,這拍電影還是真的啊?要不,他們現在正做夢? “喂,你們幾個聽到了,小喬說亂砍樹會破壞環境,你們要是再砍樹,我就砍死你們啦!”柳夢瞪着這幾個人。 衆人已經停了下來,沒有繼續砍伐,卻也沒有離開,就那麼站在那裏,不說話也不動,不知道是被嚇傻了還是沉默的抗議。...
服務員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才說道:”選單上寫的清清楚楚,那位先生點的就是這些,不信的話我可以把選單拿來讓各位過目。” 此時,桌子上擺滿了各種這個時節的青菜,爆炒青蘿蔔,清蒸胡蘿蔔,酸辣大白菜,清炒土豆絲,再加上芹菜和西蘭花,雖然只有六種,但每一種都用特大號的盤子盛放,剛好把餐桌擺滿。 這是給人吃的麼? 楚鷹不去理會楊傲四人陰沉的臉色,笑呵呵道:”四比特大叔想必早就吃膩了大魚大肉,而我既然要請客,就不能弄得太俗套了,所以就弄了這幾樣新鮮時令的蔬菜,蘿蔔順氣,洋芋通便,白菜清胃,芹菜降血,西蘭花美容,這可都是好東西啊!” 他每說一句,楊傲四人的嘴角就忍不住抽搐一下,當然不是因為被楚鷹說的這些激發了食欲,而是想吐! 楚鷹將那盤西蘭花推到淩萱面前,笑道:”我們都是大男人,就你一個嬌滴滴的大姑娘,這蒜茸西蘭花最是美容養顏,自然就是你的,慢慢吃哦!” 淩萱尷尬的笑笑,她和楚鷹都是吃過飯來的,可當著楊傲等人的面,不能不把楚鷹的”殷勤”當回事,只要拿起筷子夾了一口放進嘴裡,味同嚼蠟。 楚鷹環目掃了一眼,繼續笑道:”五樣菜,咱們五個人分,我是主,四比特大叔是客,你們先挑!” 楊傲四人見淩萱都開吃了,他們還能有什麼辦法,只好咬著牙每人選了一樣,最後把通便的清炒土豆絲留給了楚鷹。 偷眼瞄了一下淩萱,發現這妮子滿眼的笑意,顯然也被楚鷹這幾招給逗樂了,她可是清楚知道楊傲等人的厲害,現在見他們在自己男人面前吃癟,心中別提有多高興。 可是想到這件事必會被她老爸知道,神色又一下子黯然了許多,垂頭嚼著能够美容養顏的蒜茸西蘭花。 “啊,我飽了!”也不知道嘗沒有,鐵峰第一個開口說道。 “我也飽了!”楊傲剛一開口,項華龍和程志勇也隨聲附和。 楚鷹心中暗笑,口中卻道:”招待不周,還希望四比特大叔能够見諒,我這只是個工薪階層,請不起各位去高檔的飯店,就只好在這裡講究一下了,不過四比特放心,等哪天我發了大財,肯定帶四比特爽一下!” 等了半個多小時,卻等來了這樣的飯菜,四人心裡別提有多憋屈,可當著淩萱的面,他們連發作的機會都沒有。 現在這所謂的”接風洗塵宴”結束,終於讓他們找到了機會,鐵峰第一個站起來道:”剛才小兄弟說要指點一下我們,今晚上正好是個好機會,小兄弟你看可以嗎?” 楚鷹還沒開口,便看到淩萱一直朝他打眼色,臉上帶著一抹哀求之色,楚鷹心中一軟,暗歎了口氣,他怎能讓這丫頭夾在中間難做,心中一動,頓時計上心來,苦笑道:”可以是可以,但我吃了通便的洋芋,現在肚子疼的難受,要回家去拉泡屎!” 見過不要臉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現在還正在飯桌上,這傢伙居然說出這種髒話,還要不要臉了! 而且,剛才楚鷹一直挑釁他們,現在把他們的怒火都點燃起來了,他卻臨陣脫逃,這叫什麼事啊! “想拉屎這餐館裏就有衛生間,幹嘛非要跑回家去!”鐵峰大聲呵斥,他恨不得現在就沖上去,把楚鷹揍得滿地找牙。 “這位大叔你太不瞭解我了,在別人家的茅坑裏我是拉不出來的,必須要回自己家,這屎啊它也認路!”楚鷹一本正經的道。 淩萱差點沒把隔夜飯給吐出來,嬌嗔道:”那你還不快點回去,萬一拉褲子怎麼辦!” “我回去,那你呢?你的安全誰來保護?”楚鷹故意說道。 楊傲淡淡道:”小兄弟放心,有我們在,任何人別想動她一根汗毛,包括你也不可以!”...
御淵酸歸酸,倒也沒繼續在這件事上作死。 「你大哥可是把人家給拒了?」御淵一邊喝著酒一邊問道。 遲柔柔眨巴眼:「你怎麼又知道?爛芋頭,你又給我府上安插眼線了?」 御淵嗤了一聲,翻了個白眼: 「你當本君瞎,還是京都城裡各大家族的眼睛瞎。」 「這半個月來赫連般若的貼身婢女天天在你家府門外蹲點,當誰不知道嗎?」 御淵說著,懶洋洋道:「以你大哥的性子,拒絕她是意料之中的事。」 「就因為腿傷?」遲柔柔皺緊眉。 「這只是其一。」 御淵眸光幽幽一動,看了眼遲柔柔,沉吟了下,還是開口道: 「之前調查十年前的事,除了玉妃的事稍有眉目,其他事都顯得不明不白,尤其是你父母之死。」 遲柔柔點了點頭,道:「這點我也想過,我父母雖說是死在戰場上,可怎就那麼湊巧與十年前的那天撞上了?」 「這段時間本君細查了下當年的卷宗,狼騎這麼多年只有一場敗績,便是你父親身死那次……」 「原本大衍與南越那一戰,乃是我朝佔據優勢,最後會輸並非老國公判斷失誤,而是輸在了糧草上。」 御淵沉眸道:「將士斷糧,困守圍城,那一戰,老國公輸的冤。」 也是那一戰,遲柔柔父親的親兵悉數死於城中。 並非戰死,而是活生生的餓死! 援軍趕去之時,打開城門,城中餓殍遍地,令天下聞風喪膽的狼騎勇士,就這般屈辱的死去。 而她父親,在最後不敢如此屈辱隕落,以最後的力氣衝出圍城,死於亂刀之下! 萬箭穿心,亂刀砍死。 她母親隨軍同行,見狀不肯獨活,也衝出了城去。 最後兩人的屍骨被送回京都,都是七零八碎拼湊不出完整的身軀來。 那年遲柔柔才六歲,壓根不懂『死』這個字是什麼意思。 她只記得那一年的雪下得好大,幾乎要將整個京都城給淹沒了。 大哥也是從那天起忽然變得不愛說話了。...
90dayloansbadcredit.co.uk阿衡如今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對他來說,真的是一件十分地不容易的事情,他要完全地放棄自己的自尊,才可以說出這樣的一番話的吧。 而如今,阿衡的這番話也不是就這樣地就白白地浪費的,因為阿衡的這一番話,很明顯地就已經是完全地把宋曼曼的那個神遊太空的深知拉回來了,宋曼曼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是那樣清晰地自動啊你自己對阿衡究竟是造成了一個多麼大的傷害,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是她把阿衡這樣的一個堂堂的男子漢搞到如今的這樣的一個地步的,這一切,全都是宋曼曼的過錯的。 可是宋曼曼其實也還是想要去彌補的,就像之前宋曼曼自己所設想的那樣,或許在大的事情上面,宋曼曼的確是沒有辦法退讓的,可是在這些小的事情上面,宋曼曼卻是完全地可以讓她自己來決定自己的態度的,在這些事情上面,宋曼曼是絲毫都不介意去跟阿衡妥協的,甚至為了能夠讓阿衡高興起來,其實宋曼曼自己也是願意去做出很多的犧牲的。 於是如今,為了不讓傷害繼續地下去,宋曼曼趕緊地就開口地說道:「阿衡,不是的,你千萬不要這樣地想啊,我怎麼會那樣地想你呢?不對不對,是你怎麼可以這樣地想你自己啊,你是我的男朋友啊,要是我是完全地看不起你的話,那麼我為什麼會願意地讓你成為我的男朋友呢?這樣的話我的行為跟思想不就是自相矛盾嗎?阿衡,我是宋曼曼啊,我那麼地聰明,我怎麼可能會去做一些自相矛盾的事情呢?這根本就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啊,你說對不對?」 如今宋曼曼首先要做的,就是趕緊地先打消阿衡的那些宋曼曼看不起他的念頭,只有先打消這樣的念頭,之後宋曼曼的話才可以繼續地下去,可是有些成見是只要一形成了,那麼要把這些想法消下去,那就是需要很大的力氣的了,怪也只怪之前宋曼曼完全沒有注意到這樣的一個方面,所以如今才會讓阿衡的那些自信心是已經跌入到谷底去了,如今宋曼曼只能夠用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把阿衡而那些自信心重新地拉上來了,這一切,其實都是宋曼曼自找的,要不是她自己以前實在是過於地自我了,從來就不管阿衡,不管別人的想法,才會造成如今的這樣的額一個局面,所以現在,宋曼曼也只能夠是說她自己自作自受了。 阿衡還是保持著沉默,看著宋曼曼的表情也是將信將疑的,如今阿衡是真的搞不清楚宋曼曼究竟是什麼意思了,因為對阿衡來說,宋曼曼的想法實在是太多變了,阿衡也實在是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繼續地去相信宋曼曼,其實宋曼曼在感情的這件事情上面,已經是在阿衡的心裡完全地破產了。 宋曼曼看自己的第一番話沒有效果,然後她深呼吸一口之後,就繼續了,現在宋曼曼最重要的就是要沉住氣來,先給阿衡一些自信心,在現在的這個時候,她是一定不能夠有急躁的心理的,這樣的一個心理是絕對要不得的,她一定要微笑,一定要保持著好心態,一定不能夠急躁,任何的事情都慢慢來。 「好啦,阿衡,我現在是已經知道了我對你可憐的年幼的小心靈究竟是造成了多麼大的傷害了,當然了,這也不怪你,只能夠怪我之前做的事情實在是太狼心狗肺了,所以才會給你造成了這麼多的傷害,看來我們的事情還是呀慢慢地說,慢慢地談的,不過我們睡午覺的事情我覺得也還是不能夠給耽擱了的,這樣,我們先去小溪邊,一起躺下來,一邊曬太陽,我們就一邊地說,就這樣吧我說了算。」 宋曼曼自己自說自話了之後,那個老毛病就又犯了,根本就不等阿衡說話,也沒有打算去聽取一下阿衡的意見,宋曼曼自己拉住阿衡的手,就不由分說地直接地把阿衡給拽到了小溪邊,然後尋到了一個比較合適的位置之後,宋曼曼就直接地自己先躺下了,等自己躺好了之後,宋曼曼才睜開眼,望著自己上面還是站著的阿衡,高高興興地就招呼著阿衡說道:「阿衡,你也快躺下啊,你相信我,真的是很舒服的,而且你要是這樣地一直站著的話,那麼我們還怎麼說話,總不能是我躺在這裡,然後你站著來聽我說話吧,這樣多彆扭啊,難道阿衡你就不覺得彆扭嗎?可是我擔心我會說著說著就自己睡著了,到時候我就不管你了,你就站著地看著我睡吧,好啦好啦,趕緊地躺下吧。」 宋曼曼發現自己說了那麼多了之後,阿衡都仍舊是像一根木頭那樣地杵著,宋曼曼本來就是一個沒什麼耐心的人,耐性這個詞在宋曼曼的字典里從來就是沒有的,在自己的勸說無效,而阿衡都還是不執行的情況下,宋曼曼又再度地坐了起來,然後伸出兩隻手,直接地拽住阿衡的一隻手,把阿衡的整個人都給拽下來了。 等阿衡已經是跟自己處在同一個高度之後,宋曼曼又不有分手地用兩個手分別地按住阿衡的兩邊的肩膀,然後把阿衡給直接地按倒了,同時她又自說自話地對阿衡說著,「快點躺下吧,你就相信我這一回吧,雖然我知道我現在在你的心目中,就已經是狼心狗肺的那樣的一個代表了,可是在這個事情上面,我真的是可以指天發誓地對你說,我是絕對沒有騙你的,阿衡,你就相信我這一回吧,我這次是真的沒有騙你的,你信我一回,快點。」 If you beloved this post as well as you want to be given more...
, 1 min read
zimbru01.com榮錦天站在了病房的門口,他恰好就看到了榮昊去世的那一副畫面,蘇小戀也被驚呆了,為什麼榮昊看到了自己,卻是那個樣子,還有現在已經把頭一歪,再也不說話的榮昊又是怎麼回事? 榮錦天沖了過去,他狠狠的把蘇小戀給推到了一旁,他急忙的叫了醫生,蘇小戀被榮錦天一推,就給撞在了旁邊的床頭櫃上,她的頭被撞出了血了,可是卻沒有人管她。 歐陽晨在外面看到了有醫生朝著病房裏跑,他也就急忙的跟著跑了進去,他看到了榮昊的臉已經都變色了,蘇小戀正捂著自己的頭,臉上還有著流下來的血迹。 這裡面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榮昊的臉色明顯的不正常。 歐陽晨想去幫著檢查一下,可是卻被榮錦天給攔住了,醫生對榮昊進行了一系列的搶救,可是卻沒有什麼效果,他已經死了。 “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你們節哀順變吧。”醫生做了最後的宣/判。 “不,不,榮昊,榮昊,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不是說過的要死在我的後面嗎?你要保護我一輩子,嗚嗚,嗚嗚。”青紫鈴看著要給榮昊把臉給遮住的時候,她完全就沒有了矜持,她死死的拉著榮昊的手,不讓醫生蓋他的臉。 “媽,您請起來吧。”榮錦天看都沒有再看蘇小戀一眼,他要處理父親的後事了。 歐陽晨把蘇小戀給扶了起來,蘇小戀也被眼前的一切給驚呆了,如果她知道自己來看榮昊會要了他的命的話,她打死都不會來的。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蘇小戀搖著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請你離開吧,蘇總,我們這裡不歡迎你。歐陽,請你把蘇總帶走,快點,我再也不想見到她了!”榮錦天轉身對蘇小戀說道,他讓歐陽晨趕快的把蘇小戀給弄走,再不走的話一會兒榮家的人來了,蘇小戀就更難過了。 “可是這個跟我沒有關係的,榮錦天,榮錦天。”蘇小戀想說什麼,可是歐陽晨已經體會到了榮錦天的意思,他拉著蘇小戀就離開了。 “歐陽大哥,不是我害死他爸爸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蘇小戀這個時候也慌亂了,當年自己的父親的死跟自己有關係,現在公公的死也跟自己有關係,可是她卻不想讓榮錦天誤會自己。 “走吧,以後有機會說清楚的。”歐陽晨見蘇小戀不想走,他也就不顧她的反對,抱起了蘇小戀就離開了醫院。 很快的榮家的人就都來了,榮家的老二一家人,還有榮錦山,牟雅倩,張翠蘭,都黑著臉進了病房。 除了逃跑的榮錦繡和在外面遊玩的榮樂樂、躺在病床上的榮奶奶,其他的人都已經到齊了。 “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只是暈倒了嗎?為什麼會死?”榮昊的二弟這個時候他都有點兒不能相信,自己的大哥就這樣的沒有了。 “是啊,不是說榮昊沒有事的嗎?為什麼會這樣?”牟雅倩和張翠蘭都質問著青紫鈴。 青紫鈴已經哭的都說不了話了,她的老公死了,她可是比誰都傷心好吧?可是這些人卻是來質問自己,讓她就覺得更加的委屈了。 “醫生判定是腦部的血管爆裂,導致腦部充/血而死。”榮錦天很冷靜的對大家說著。 “腦部的血管爆裂?那要受了刺激才行啊,爸爸一直都還沒有醒,他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血管爆裂啊,今天是有什麼人給爸爸刺激了吧?”牟雅倩的眼珠一轉,她已經聽出了榮錦天是想包庇蘇小戀的。 “我剛才出來打水的時候,好像看到了鐘斯集團的蘇總,她從你爸的病房裏出去的。”張翠蘭站了出來,她當了有力的證人。 “什麼?又是那個女人?她是想要做什麼?要把我們鴻達集團趕盡殺絕嗎?當年你是不是瞎了眼了?錦天,怎麼會娶一個這樣的女人進門啊?”榮錦山一聽,頓時就來了脾氣,他把蘇小戀給狠狠的罵了一遍。 “我們是不是應該起訴她,醫院裏是有監控的,看看她是不是從爸爸的病房裏出去了的,如果是她,我們就要告她,她是蓄意謀殺。”榮錦山的話引起了大家的默許。 “媽媽,是不是這樣的啊?您倒是說句話啊,當時是不是您也在場的啊?”榮錦山和牟雅倩都逼著青紫鈴說話。...
“然然,你別頑皮,沒開燈看不見,別磕着碰着了。”她不可能消失不見,他猜想她可能想跟他玩玩。 砰—— 包間的門突然被人踢開,緊接着一個高大的人影快速衝進房間。 權東銘還沒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來人像一陣風一樣衝到房間的角落裏。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因爲關了燈,權東銘什麼都看不見,不知道來人想幹什麼? 憑感覺,闖進來這人身手想當不錯,房間沒有開燈,伸手不見五指,他也能避開屋內的物品衝到角落裏。 男人沒有回答他,他憑感覺撞門而入的男人在找東西。 權東銘定了定神,吼道:”你到底是誰?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你別想趁亂動這個小女孩,她的身份你們惹不起。” 權東銘並沒有特意去瞭解過盛天集團,但是關於盛天集團的傳聞他也耳熟能詳。 尤其關於盛天掌舵人的消息,簡直被人們當成神話在傳說了。 不過即使是被人們神話的人物,他也有柔情的一面,那就是愛妻子疼女兒。 據說他**女兒的程度已經到女兒胡鬧着想要去摘天上的星星他會幫她搭梯子。 有這樣的一位父親,除非不要命了,誰敢去動這個寶貝疙瘩。 回答權東銘的不是闖進來的男人,而是再次亮起的燈光。 燈光一亮,他看清楚了撞門而入的高大英俊帥氣的男人。 雖然他化了妝,化得跟他原來的模樣幾乎判若兩人,可是權東銘還是一眼就認出他了。 是他!是他們剛剛上任不久的總統大人權南翟! 他脫去了平時在公衆場合穿的衣服,此時身上是一身米白色的休閒服飾。 很簡單常見的服裝,但是因爲他身材比例非常好,隨便一套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也能穿出超級模特的風格。 同樣身爲男人,權東銘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總統先生這長相這皮囊這身材,完全可以靠臉靠身材吃飯,偏偏這些他都不利用,他用的是他的智慧才華以及政治頭腦。 “三哥,你、你怎麼來了?”權東銘戰戰兢兢問出口,卻對上權南翟冷厲的目光,權南翟只看了他一眼,便讓他乖乖閉上了嘴。 它這位三哥是典型的兩面人在大衆面前是溫和平易近人的總統形象,私下裏,他一道眼神就能嚇死人。 權南翟目光快速一掃,在房間另一個角落裏看到了卷縮成一團的秦樂然。 她捲縮着身體,雙手抱着腦袋不停地顫抖着,那樣子可憐極了。 “然然……”權南翟兩步衝到秦樂然的身邊,伸手抱她,可是她不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