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 2022

Day: October 17, 2021

這簡直是再好不過的一個消息。 遲柔柔心裡也鬆了口氣,至少她大哥和般若姐姐今生不會再有緣無分了。 只要衝破這座大獄,等大哥去到彼岸…… 想到這裡,遲柔柔眸光幽幽一動。 大哥本是帝鉞王的神魂一部分,回到彼岸的話,也就是回到本體。 遲柔柔腦袋一歪,表情有點古怪。 「我怎麼覺得咱們這一群都是些精神小伙嚶……」 遲柔柔眯著眼睛: 「芋頭和烏眼雞是一體, 我和風無霜那婆娘不清不楚, 大哥又是帝鉞王的神魂分身, 般若姐姐是姜姬的七情六慾。」 遲柔柔掰著手指頭數著,看向深淵大佬問道:「下一個又是誰?」 「怎麼彼岸那頭的人這麼喜歡把自兒當韭菜嗎?沒事兒就割兩茬來玩?」 深淵大佬直接給她翻了個黑眼。 「問吾作甚,吾又看不清他們的臉。」 「哦……忘了你也是個瞎眼雞。」 兩人這嘴眼看又要鬥上了,一股難言的氣息忽然從遲重樓身上湧現。 他腳下有光芒在綻放,血色蔓延如霧一般將他包裹,軒轅劍在他背後發出愉快的嗡鳴聲。 遲柔柔面露詫異。 深淵大佬眉梢也是一挑:「血脈徹底突破了?」 「大哥這是要成為嬴勾了?」 遲柔柔驚喜不已,忍不住感慨,還是般若姐姐的魅力大啊! 突破成為屍祖也是需要契機了,雖說大哥得到了軒轅劍,但並沒有立刻突破。 直到般若姐姐的消息從彼岸傳來。...
宋玉媚獨自一人在靜室中翻閱門派中珍藏的典藉,這些書都是剛從藏書閣搬過來的,起碼有幾萬冊,既有像玉簡、靈冊之類要用神識查閱的高級材料,也有線裝書、絹帛甚至竹簡這類粗陋材料,上面記錄的東西也是紛繁複雜,相當的凌亂。 好在宋玉媚本身就是學霸,過目不忘對她來說只是最基礎的學習技能,經過夏天洗髓伐骨之後,記憶力更是達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她以前上學的時候,就喜歡泡在圖書館看書。 只是這些材料看得她有些隱隱有些火氣飆升,不但記錄凌亂,其中還丟失了不少關鍵部份,而且還有不少史實是經過篡改的,導致她沒辦法捋清楚整個門派的傳承歷史,顯然有人在暗中阻撓着她做這件事情。 不過,宋玉媚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她已經弄清楚日月仙門與縹緲仙門之間的關係,還有爲什麼日月仙門會分成日宗和月宗兩個總壇……只是這些事情只是有所瞭解即可,不需要深入研究,最關鍵的還是日月仙門的核心功法傳承。偏偏就是這一部分的記載沒有了,據傳說是在十二年前那場門派大劫中被問天君給毀了。 宋玉媚對些頗有些懷疑,十二年前問天君屠滅日宗的事情,她當然是知道的,畢竟那件事的根源就是夜玉媚把月清雅給弄到地球上來了,但是她不覺得問天君有必要連帶着把功法傳承之類的東西給毀了。 “宋姐姐,那些日宗的人又來了。”這時候,一道長身玉立的倩影輕輕推門而入,卻是與宋玉媚一同來代替夜玉媚接管日月仙門的寧潔。 宋玉媚頭也不擡,隨口說道:”讓他們候着就是。” “只是這樣晾着他們,也不是長久之計。”寧潔微微蹙眉,提醒道:”夜姐姐這幾日都不曾露面,他們已經有所懷疑了。那個日宗的盧長老到處在收攏勢力,已經吞併了幾十個小的修仙門派,勢力有些尾大不掉了,只怕其志不小。” 爲了不引起修仙聯盟的注意,月清雅早吩咐所有人都必須壓制自己的修爲。不過由於個人性格的原因,每個人壓制的程度略有區別,闢如夜玉媚就是以分神期大圓滿的修爲接管了日月仙門。宋玉媚自然只能再低一些,壓制到了元嬰期。至於寧潔乾脆直接以金丹期示人。 所以,日月仙門的人無比畏懼夜玉媚,但是對於代掌門宋玉媚,以及寧潔,暗地裏還是有些輕視的。 “有了懷疑又如何。”宋玉媚語氣淡然,”一幫有心無膽的跳樑小醜而已,修爲最高的也不過是金丹期,不足爲慮。” “好的。”寧潔倒也不是真的擔心那些人能鬧出什麼事來,只是性格使然,不太擅長做決定,更合適做輔助類的事情。以前在地球上,如果不是遇到了夏天那個大魔王,估計她仍舊是普通的上班族,平平凡凡地過完一生。 嘭! 房間驀地被人粗暴地踹開,只見一個頗有威勢的白袍老者闖了進來,身後跟着一衆日月仙門的弟子。 “夜玉媚在何處,快點讓她出來見老夫!”白袍老者鬚髮一張,甫一進來便大聲喝道:”今日不給老夫一個交待,她這個掌門只怕是做到頭了!” 寧潔瞥了這些人一眼,眉峯就皺了起來,冷聲道:”盧長老,這裏是掌門居室,你就這麼帶人闖進來,只怕有些逾距吧。” “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說話?”白袍老者瞪了寧潔一眼,滿臉傲然的說道:”我盧開城乃是日宗三老之一,跟隨前任掌門出生入死數百年,即便是夜玉媚那妮子見我也要彎腰低眉,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兒。” 寧潔正想說話,宋玉媚隨即遞了一個眼神給她,於是她移步退到了一邊。 “夜掌門外出了,日月仙門一切事宜,由我代掌!”宋玉媚微一擡眉,淡淡的說道:”盧長老,你有什麼事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原來你就是夜玉媚指定的代掌門宋玉媚?”白袍長老對宋玉媚的態度稍有緩和,不過語氣還是相當傲慢:”那好,老夫也懶得拐彎抹解了,直接跟你說了吧。” 宋玉媚微一頷首:”直說無妨。” “那老夫就不客氣了。”白袍老者很滿意宋玉媚的識相,笑着說道:”日月仙門分爲日月二宗,這正是象徵着陰陽大道。我日宗弟子皆是男性,自然是陽;你們月宗全是女弟子,自然是陰。天道法則,自古是日強於月、陽盛於陰……” “盧長老,我時間寶貴,沒空聽你在這裏長篇大論。”宋玉媚直接打斷了盧長老的廢話,”開門見山吧,別兜圈子了。” “也好!”白袍老者沉默着打量了宋玉媚幾眼,又看了看跟在身後的一衆日宗弟子,”那老夫就直截了當的說了,請你將掌門之位交還給我日宗。” 宋玉媚聽到這話,不經覺得好笑:”盧長老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許無憂坐在座位上繼續刷題似乎對那些人嘴裡議論的事情並不在意。 倒是坐在她身邊的辛熠急的不行:「無憂,你倒是說句話啊,總不能讓他們這麼說下去吧?」 許無憂一臉的毫不在意:「嘴長在他們身上,他們愛說我有什麼辦法?總不能用手去堵人家的嘴吧?我又不是千手觀音。」 「你……你讓我說什麼好?」辛熠有些犯愁。 許無憂聳了聳肩:「該說的人家都替你說了,有這時間你還不如好好刷兩套題呢。」 「刷,刷題?」辛熠覺得自己似乎有些跟不上自己好友的思路了,「期末考試不已經結束了嗎?」 「是啊。」許無憂回答的漫不經心。 「那還刷題幹什麼?」 「因為生命不息刷太不止啊。」 「你,你別嚇我啊!」辛熠整個人都不好了,嗚嗚嗚,好友現在的反應實在是太反常了。話說誰能告訴她這種情況該怎麼辦啊? 許無憂看著辛熠那副『小生怕怕』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聲:「好吧,我不逗你了,其實是我打算參加今年的數學奧賽。」 辛熠覺得自己快化身為鸚鵡了:「參加奧賽?」 「是啊。」 「那不都是學霸去參加的嗎?」辛熠說完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好友現在已經是學霸本尊了,忙擺了擺手:「你當我這句沒說。」 「辛熠,你要不要也一起報名啊?」 辛熠一聽就炸了:「開什麼玩笑?你讓我一個數學廢材去參加奧賽?」 「可是我們都去啊!」 許無憂的笑容看起來甜甜的,可是作為和她交往了多年的辛熠卻產生了一個不好的預感:「你們?還有誰?」 「我!」 三口箱子,共獲得輕微恢復藥劑X2,輕微法力恢復藥劑X1,粗製鐵盾X1,木箭X30 – 從1983開始 辛熠不敢置信地看向站在她們桌前的梅若雪:「不是吧?小雪雪,她都把你從第一的寶座上給驅逐了你竟然還要和她一起去參加奧賽?」 「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要和她在一起啊,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梅若雪難得的活潑了一回。 「我明白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相愛相殺。」辛熠說完有深吸了一口氣,一臉幽怨地指了指許無憂又指了指梅若雪:「你們就這麼雙宿雙飛,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沐念的怒火燒著,齊棋滅屍毀記的把最後一片餅乾塞進嘴裡。 滿滿的嘴巴說不出話來,白了沐念一眼,那架勢是在說她小氣。 這個死齊棋,她都沒存貨了,啊…… “臥槽沐念。”張牙舞爪的沐念撲了上去,掐住齊棋的脖子猛晃”你給我吐出來,吐出來……” “我吐出來你還吃呀!我靠,沐念你丫的放手。” 被沐念晃得整個世界都在旋轉,齊棋難受的拽下鎖在自己脖子上的爪子,”沐念你個小氣,大不了我中午請你吃壽司好了。” “誰要你的壽司,我要我的餅乾,還我餅乾、我要餅乾。”沐念說著又撲了上去,被壓得措手不及的齊棋在看到背後一道身影閃過之後,求救的伸手喊著,”總裁快救救我,我要被這個瘋子壓死了。” 楚臨風從兩人旁邊走過,西裝筆直的他一雙眼睛幽暗的盯著壓在齊棋身上的沐念,感覺身後兩道光,沐念回頭剛好對上楚臨風的目光。 “總裁。” “恩,精神不錯。” 楚臨風話中有話,沐念習慣的在面對他就小臉一紅,低垂的腦袋,用頭頂對著楚臨風。 “齊秘書。” “是!總裁。”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摸不到頭腦的站了起來,走到沐念身邊不明白怎麼回事。 不是楚臨風在調戲沐念嗎?幹嘛又叫她了。 看了一眼身邊跟小媳婦似的沐念,鄙視她沒骨氣,揚起的腦袋掛著一天豔笑,”總裁,叫小的幹嘛!” 齊棋笑得燦爛,楚臨風眼底閃過一絲算計,某人沒看見,沐念卻在抬頭的時候不小心捕捉眼裡,同情的看向齊棋,很只覺得像旁邊移動兩步。 沐念敢肯定,這個****女人要倒楣了,招惹楚臨風這個瘟疫,沐念只能表示她的同情。 “剛才我和慕林的人通了電話,他們的人說與我們公司的契约出了一點差錯,齊秘書要是閑的話,跑一趟慕林怎麼樣?” “那不行,我很忙的。” 齊棋一聽完楚臨風的話,馬上擺出一副我現在很忙不要打擾的表情,坐回自己位置,板著的臉一般正經的看著桌上檔案。 一連串的動作,沐念奇怪的眨眨眼睛,怎麼她覺得齊棋像是在害怕…… 楚臨風輕哼一聲,沒說再說的錯身而走,臨走還不忘給沐念一個警告,嚇得沐念坐回椅子,在某人的背影後豎起一隻中指。 “總裁,我打理好了,你看好看嗎?” 一陣香風飄過,一道火一樣的身影一閃而過,長髮披肩,大紅的抹胸長裙,妖豔的人閃身站到楚臨風身邊,恨天高嚇得襯托下兩人半個頭的差距,沐念回頭打量,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會覺得他們如此相配,比自己站在楚臨風身邊的時候還要相配。...
「沒有。」傅鴻澤黑著臉掃了他一眼。 孫助完全不把傅鴻澤的黑臉當做一回事,反而是挑起了一側的眉梢繼續問:「那您打他們了?」 「我是那種人?」傅鴻澤坐在一旁,挑著一側的眉梢反問孫助。 孫助聳了聳肩膀,含糊地說了一句:「誰知道呢。」 於是傅鴻澤的臉再次黑了下來。 「先幫我哄好他們。」傅鴻澤咬著牙說,「讓你來不是看戲的。」 孫助輕笑一聲,猶豫了一下,試探性地向前走了一步,一直走到小彬和小宇的底線,他才沒有動,微笑著對他們說:「能告訴叔叔,你們怎麼了嗎?」 「我要回家。」小彬像只小狼崽子一樣,一臉警惕地看著孫助。 小宇則安靜地像只小綿羊,眼神巴巴地看了一眼傅鴻澤,瓮聲瓮氣道:「小宇……小宇想媽媽。」 孫助挑了一下眉頭哦,轉過頭來,難得有機會的調洗了一下他的上司:「傅少,你把他們搶來的?」 「不是。」傅鴻澤的臉更寒了。 孫助輕笑一聲,對兩個小傢伙伸開了雙手:「跟叔叔來,叔叔送你們回家好不好?」 小宇猶豫了一下就要從沙發上跳下來,卻被小彬死死的捏住了衣領,臉上的警惕依舊很重:「別去,他和爸爸是一夥兒的。」 孫助哭笑不得地看著傅鴻澤,再次打趣了一聲:「傅少,你的兒子很聰明。」 「閉嘴!」傅鴻澤的臉上似乎凝了一層冰霜。 任哪個父親被自己的兒子當著屬下的面如此指責,臉色都不會太好。 「嗯……叔叔保證,帶你們去找媽媽。」孫助捏著下巴,臉上誇張地浮現出幾分擔憂來,「可是,你們的媽媽在工作,現在應該沒有時間照顧你們。」 「有遠毅爸爸。」小宇眼裡的淚花已經消失了,注意力成功的被孫助轉移了。 「呵!」傅鴻澤的表情幾乎皸裂,他冷笑了一聲,剛想涼颼颼的說些什麼,就被孫助堵住了嘴巴。 「傅少,你還想討好兩位小少爺就不要說話。」 傅鴻澤瞪了一眼孫助,儘管氣焰囂張,但也只能偃旗息鼓,把頭轉向一邊,惡狠狠地盯著門框,彷彿那個就是遠毅似的。 「奧。」孫助笑的眼睛都彎了,「遠毅我聽說過,但是你們確定她現在在家嗎?」 小彬果然冷笑了一聲,抱著雙臂對小宇涼涼地說:「他現在不一定在哪兒幽會小姑娘呢!」 「那……怎麼辦?」小宇怯生生地看著小彬。 看著小宇眼裡的信賴,小彬又努力的在臉上端起嚴肅來,頂著一張幼稚的小臉佯裝十分為難的樣子:「我們暫時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