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蘭辰從戒指空間里取出來水蛇準備好的乾糧、餅子,扔給了林沐。 – 第一侯

「你笑什麼,撿著錢了?」陰陽怪氣的笑聲冷不丁在後面響起,阿柒嚇了一跳,扭頭就見自家二爺帶著手下過來。 politicsdaily.com「二爺!」他趕緊行禮。 御淵俊美一挑,眼瞅著他手上的金子,「還真撿著錢了?」 「二爺,這是賄賂,卑職可不敢拿臟。」 阿柒趕緊把金子遞過去。 「是賄賂你還敢接?」御淵笑眯眯看著他,眼裡像藏著刀子。 阿柒一陣心驚肉跳,趕緊據實以報,「這是鎮國公府二姑娘給的金子,為她弟弟遲玉樓來的。」 才剛剛想到這裡,呂寬就搖搖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 網絡小說中的近代心理學 御淵聽完,好看的桃花眼微眯著。 「遲玉樓?鎮國公府那敗家子?他幾時被抓來督察院的?」 「院主,卑職正想彙報,今日清點京兆大獄時那遲玉樓也在現場,便一併將他帶來了。」 「可問出什麼了?」 「人現在還昏迷著呢。」 御淵把玩著金子,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所以外頭來的就是鎮國公府那個嚶嚶怪,吃肉肉?來我督察院行賄,腦子被五花肉糊了?」 「咳,二爺,你這可冤枉人家姑娘了。」 阿柒一臉古怪的憋笑道:「那遲二姑娘可不是來救人的!她是來請咱們打人的!」 御淵眉梢一挑。 「她說弟弟不肖,毒打挨的少!請咱們把遲玉樓往死里打,千萬別客氣!」 這回別說御淵了,督察院其他人都是一副驚呆了的樣子。 「這是……親姐?」 「咳……據說不是同一個娘生的。」 「那難怪了……」 御淵摩挲著手裡的金子,笑容意味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