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葉雪晴一個用力,鋼筆劃透了紙張。 – 閱讀小說與我的哲學

聲音未落,便聽到一聲金屬交擊的聲響,破空之聲消失,有一道悶哼聲傳出來。 bnet.com“關了手電筒!”有人叱喝,手電筒被滅,周圍陷入黑暗之中。 不過,埋伏在暗處的趙沙冰等人已經知道了這些人的方位,沒了手電筒的燈光,對他們的行動更加的有利。 僅僅是片刻時間,突襲行動開始,趙沙冰和石昊鎖定了其中一個美國人,出手就是殺招,黑暗中什麼都看不到,只能憑感覺和本能迎敵,這給了被動的一方更大的壓力。 “林志丹,你去幫華夏人。”鄭孝胥用普通話說道,這也是在提醒趙沙冰和石昊,不要將林志丹當成了敵人。 趙沙冰之前戲弄過林志丹,鄭孝胥讓他去助陣,多少讓他心裡不爽,囙此悶聲不吭的殺了過去。 感覺到背後的動靜,趙沙冰反手就是一刀,此時卻是聽見林志丹憤怒的聲音,”你要做什麼。” “滾。”趙沙冰聽出來是林志丹的聲音,哪能猜不到林志丹的哪點小把戲,怒斥了一聲,便不再理會他,而是攻向美國人。 “是你不要我幫忙的。”林志丹目的達到,立即退開,加入到鄭孝胥的戰團之中。 鄭孝胥當然不知道林志丹做了什麼,還以為是趙沙冰生性多疑害怕林志丹會偷襲他,心中也不禁有氣,冷哼了一聲。 他們的目標只是兩個美國人,倒是把那兩個墨西哥人給直接忽略了,這兩個墨西哥人早就得到涅托的訓示,知道美國人沒安好心,現在見他們陷入危險之中,居然一點都沒有幫忙的意思,而是暗中躲開。 在這黑暗中,只要他們隨便藏了地方,不發出聲音,不弄出動靜,再稍稍的收斂起身上的氣息,找到他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們不出手,讓趙沙冰等人再也沒有了後顧之憂。 兩個美國人,一個遭遇兩人圍攻,另一人更慘,給鄭孝胥四人夾擊,僅僅是幾個回合之後,他就被逼的手忙腳亂,四面都是人,逃也逃不掉,那兩個墨西哥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想殺我,你們也得死。”美國人怒駡,出手再也沒有保留,連最後的防禦力量都用到了攻擊上,鎖定其中一人為目標,任憑其他人的攻擊落在身上,他只攻擊一人。 “陳凱滿,退。”鄭孝胥察覺到美國人的動作,立即大吼了一聲。 可是他還是慢了一步,美國人已經抱住了那個叫陳凱滿的新加坡人,他的力量强大無比,因為這是他拼死的力量,雙手如同鐵鉗一般,在抱住陳凱滿之後,美國人發動近身搏擊,膝蓋狠狠的撞擊陳凱滿的襠部。 此時,鄭孝胥和林志丹的攻擊落在美國人的身上,但美國人似乎不知道了疼痛,一直都膝蓋撞擊陳凱滿,陳凱滿發出歇斯底里的哀嚎,在這曠野之中如同鬼哭狼嚎。 可是,美國人已經瘋狂,鄭孝胥三人的攻擊摧毀了他的生機,他情知自己必死無疑,那麼,在臨死前,一定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陳凱滿嘶吼,可是沒用,美國人直接咬住了陳凱滿的嘴巴,將後者的舌頭硬生生的咬斷。 高手,尤其是發了狂的高手,他們身體的每一處都是武器,咬掉了陳凱滿的舌頭還不算,他又將陳凱滿的臉皮撕下了一塊。 陳凱滿痛入骨髓,整個人都在痙攣著抽搐著,他拼命的掙扎,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 “死就死吧。”陳凱滿終於不再反抗,而是攻擊,在心中嘶吼一聲,一口咬住了美國人的耳朵,然後是臉皮,鼻子,凡是能被他牙齒接觸到的地方,都成了他的攻擊目標。 終於,慘叫聲漸漸消失,美國人和陳凱滿的身軀雙雙倒下了,鄭孝胥暴怒,想要分開兩人,可他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是那些的微弱,根本就無法將兩具屍體撼動分毫。 “走。”鄭孝胥沒有再做無用功,領著林志丹和另外一人,飛速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