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而現場的人,也開始和肥胖婦女一起祈求蘇寵之家,出手醫治阿拉斯加雪橇犬。 – 黎明之劍

, 1 min read
聽著要讓米小戀來處理這件事情,榮奶奶就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榮樂樂,這個孫女還是會幫自己的吧?她還真沒有聽出來當時的榮樂樂是在幫誰。 diyprojects.com“那個,也就不需要小戀怎麼處理了,她肯定也挺為難的,我就代表我和奶奶給小戀賠個不是吧,以後也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打人肯定是不對的,我也是欠缺了考慮。”榮昊忽然的態度就轉變了,他想米小戀認了個錯。 “不過,在打人的這件事情上我是可以認錯的,不過我想問一下,今天的報紙上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你們也要給我們一個解釋。”榮昊的話鋒一轉,就指向了米小戀。 他認錯是可以,不過這報紙上鬧的沸沸揚揚的事情,總不是鬧著玩的吧?這樣的女人就不信自己的兒子還那麼的看重。 “我真是想對你們在家裡的人說一下,小戀在外面是很累的,今天她要去跟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簽合同,你們知道跟他們兩人簽合同是意味著什麼嗎?”榮錦天拉著米小戀坐了下來,自己的媳婦也真的是只有自己疼了。 “什麼?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米小戀跟他們簽合同,你在說笑話吧?”榮昊癟著嘴看著米小戀,那兩家公司就是榮錦天都不一定能拿下,跟自己的鴻達集團還真是沒有什麼合作關係。 當年的榮昊也曾經努力過,可是人家柔絲夫人根本就不理他。 現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片子,怎麼可能跟兩家公司簽合同。 “爸,你不能做到的,我不能做到到了,並不是其他的人都不能做到,米小戀就做到了,她不但做到了,還是跟兩家都簽了長期的契约。這份契约你們知道意味著什麼嗎?”榮錦天看著榮奶奶和張翠蘭。 不過這次榮錦天沒有說話,榮昊倒是說了:”這兩份契约的簽訂,就是證明了我們鴻達以後就算是不跟任何的企業簽合同,都够你們揮霍一輩子的了。”這榮昊到是說的實話。 就這一筆單,他們鴻達集團在帝都的地位就更加的牢固了。當然不能跟從國外回來的鐘斯集團比。 榮奶奶和張翠蘭都張大了嘴巴,她們並不是因為這件事情高興,而是覺得著米小戀以後在家裡的地位不是就越來越高了,她們想把她給踢出去都是不可能的了。 榮昊聽到了這個消息,還真的是對米小戀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了。 認錯的態度也好多了,他再一次的誠心的跟米小戀道著歉,這丫頭看著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可是卻把柔絲和尤裡斯這兩位大亨給拿下了,不得不說是有本事的。 “小戀,今天是爸爸不對,爸爸錯怪你了,這樣吧,光是道歉也就不能表示我的對你的歉意,我把這個送給你吧。”榮昊從自己的書房裏拿出了一把金絲楠木的扇子。 米小戀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有什麼用,對於她來說就只是可以扇扇風。 “爸,不用了,有誤會說清楚就是了,我們都是一家人,也就不用客氣了。”米小戀拒絕了,她對古玩和字畫可是外行。 “拿著吧,你都說了我們是一家人,都不要客氣的,你媽都送你玉鐲了,我當時也不在,也沒有送你什麼東西,就把這個送給你吧。”榮昊堅持的把擅自送給了米小戀。 “爸爸,我要跟你說一下,就是那個跟我合影的男人是歐陽晨大哥,那天柔絲夫人約了我去打保齡球,可是我差點兒被人用保齡球砸傷了,幸好歐陽大哥在,他幫了我,那照片就是那個時候拍的,有很多人在場的,只是都被模糊了。”米小戀覺得自己還是要把那照片的事情給榮昊說清楚。 至於今天早上的,她就不用解釋了,大家都在的,都是看到了的,也就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了。 “嗯,好的,爸爸知道了。你們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叫你們就是了。”榮昊無力的揮了揮手,他也覺得現在的家裡他活的很累。 以前母親沒有來的時候,青紫鈴是把家裡處理的井井有條的,自己也就當著一個甩手掌櫃,非常的輕鬆。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感覺自己每天都是生活在算計裏,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妻子也回了娘家不回來了,兒子媳婦也都是看他的眼神都沒有了往日的尊重。 他榮昊是活的如此的失敗嗎?他讓兒子媳婦回去了,榮樂樂也就走了,跟這些人在一起,她也沒有什麼話好說的,客廳裏又只剩下了榮昊、榮奶奶和張翠蘭三人了。 “媽,您也老了,我接您到這裡也就是讓您享享福,安享晚年了,您也就不要管太多的事情了。翠蘭,你就好好的照顧媽吧,有什麼需要的就跟我說。”榮昊也覺得自己好累啊,他也就回了自己的房間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