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21

而且,雖然德里克看起來是越戰越勇,但是他的呼吸已經因為疲勞而有些略微地急促了。 – 好好學習閱讀網

說著何雲舒轉頭就要走,「我回祖墳去算了,只有奶奶疼我!我去守著奶奶這輩子做姑子!」 whoisx.co.uk何海一個頭兩個大,極力安撫著何雲舒,「舒兒啊,你先別急啊!你聽爹說,爹已經去找過太后了,太后當時是答應的呀!」 何雲舒不信,「那怎麼會這樣?我一天都不想拖了!」 何雲舒的臉上不好,何海臉色同樣不好,他都答應給出一半兵權了怎麼還是不行?明明太后當時是樂意的! 就在何家想不通的時候,穗兒在偷送書信的路上去了一趟顧青辭指定的地方。 顧青辭聽她說了一些徵兆,點點頭道:「那就應該沒問題了。」 穗兒不敢相信地看著顧青辭,「就那麼一帖葯就能保證那個毒婦懷上身孕?這……這也太離奇了點。」 顧青辭瞥了穗兒一眼,「怎麼?你不信?」 穗兒感受到一股壓迫感,立刻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顧青辭又問道:「何雲舒和李元恆那裡有沒有異樣?」 穗兒搖搖頭,「並沒有,他二人每天還是照舊傳遞書信,世子爺每日都是些安撫的話,並沒有其他意思,何雲舒很吃他這一套,只是宮中傳來消息,太后並沒有解除婚約,何雲舒正為這件事鬧騰。」 說到這裡,穗兒小心翼翼地問道:「這件事是因為陸小姐的安排?我聽說大將軍用兵權做交換,太后當場就答應了,沒想到沒解除。」 顧青辭故意說得模糊,「這就不是你應該管的事情了,總之我說過婚約不會解除,那自然就不會解除。」 穗兒沒有再問,可心裡越發信了眼前就是陸寧派來的人,畢竟除了丞相府,她實在想不到還有誰有這樣大的本事可以做到阻攔太后。 隨後顧青辭又交代道:「不出十日何雲舒就會有所感覺,你再拖一拖,等到滿一個月便能事成。」 穗兒欣喜地應了,「是是是!我明白了!」 等到穗兒走了,木槿感慨道:「這何雲舒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但讓人想不到的是大將軍居然對她如此寵溺。」 顧青辭點頭道:「是啊,從小的寵溺讓何雲舒目中無人、驕橫跋扈,甚至不拿人命當回事,正是如此才推著何雲舒走到這一步。」 她微微垂眸,輕嘆道:「如果不是完顏昭,我也不會對付何雲舒,也許她還不至於這麼作死,只能說世事無常,她也不無辜。」 顧青辭兀自倒了杯茶,她從來不會有什麼聖母心。 木槿又開口道:「夫人,那李元恆真的就妥協了?」 顧青辭搖頭道:「未必,上回李元恆來過葯膳館,我看得出來他的性格,如果不是因為鎮南王早逝,他必定比現在囂張百倍,他也算是個懂得審時度勢、能屈能伸的。」 「因為何雲舒這麼一招,他對將軍府已經積了怨氣,很快將軍府被削權,就更加不是他可以指望的了,一旦找到新的靠山他會立刻抽身。」 木槿皺眉道:「夫人此前不是說了,李元恆是個落魄世子,之前還想依靠婚事翻身,要是不指望何家,他還能做什麼?短時間之內再找一門親事?」 顧青辭眼眸微動,這件事她在上次和完顏昭的牌局上就說過了,「看著吧,他自然有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