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紀峻滿意地將她的頭掰了過來,在上面留下一個親吻,“然然真是明事理。” – 邏輯學vs閱讀

宋玉媚獨自一人在靜室中翻閱門派中珍藏的典藉,這些書都是剛從藏書閣搬過來的,起碼有幾萬冊,既有像玉簡、靈冊之類要用神識查閱的高級材料,也有線裝書、絹帛甚至竹簡這類粗陋材料,上面記錄的東西也是紛繁複雜,相當的凌亂。 好在宋玉媚本身就是學霸,過目不忘對她來說只是最基礎的學習技能,經過夏天洗髓伐骨之後,記憶力更是達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她以前上學的時候,就喜歡泡在圖書館看書。 只是這些材料看得她有些隱隱有些火氣飆升,不但記錄凌亂,其中還丟失了不少關鍵部份,而且還有不少史實是經過篡改的,導致她沒辦法捋清楚整個門派的傳承歷史,顯然有人在暗中阻撓着她做這件事情。 不過,宋玉媚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她已經弄清楚日月仙門與縹緲仙門之間的關係,還有爲什麼日月仙門會分成日宗和月宗兩個總壇……只是這些事情只是有所瞭解即可,不需要深入研究,最關鍵的還是日月仙門的核心功法傳承。偏偏就是這一部分的記載沒有了,據傳說是在十二年前那場門派大劫中被問天君給毀了。 宋玉媚對些頗有些懷疑,十二年前問天君屠滅日宗的事情,她當然是知道的,畢竟那件事的根源就是夜玉媚把月清雅給弄到地球上來了,但是她不覺得問天君有必要連帶着把功法傳承之類的東西給毀了。 “宋姐姐,那些日宗的人又來了。”這時候,一道長身玉立的倩影輕輕推門而入,卻是與宋玉媚一同來代替夜玉媚接管日月仙門的寧潔。 宋玉媚頭也不擡,隨口說道:”讓他們候着就是。” “只是這樣晾着他們,也不是長久之計。”寧潔微微蹙眉,提醒道:”夜姐姐這幾日都不曾露面,他們已經有所懷疑了。那個日宗的盧長老到處在收攏勢力,已經吞併了幾十個小的修仙門派,勢力有些尾大不掉了,只怕其志不小。” 爲了不引起修仙聯盟的注意,月清雅早吩咐所有人都必須壓制自己的修爲。不過由於個人性格的原因,每個人壓制的程度略有區別,闢如夜玉媚就是以分神期大圓滿的修爲接管了日月仙門。宋玉媚自然只能再低一些,壓制到了元嬰期。至於寧潔乾脆直接以金丹期示人。 所以,日月仙門的人無比畏懼夜玉媚,但是對於代掌門宋玉媚,以及寧潔,暗地裏還是有些輕視的。 “有了懷疑又如何。”宋玉媚語氣淡然,”一幫有心無膽的跳樑小醜而已,修爲最高的也不過是金丹期,不足爲慮。” “好的。”寧潔倒也不是真的擔心那些人能鬧出什麼事來,只是性格使然,不太擅長做決定,更合適做輔助類的事情。以前在地球上,如果不是遇到了夏天那個大魔王,估計她仍舊是普通的上班族,平平凡凡地過完一生。 嘭! 房間驀地被人粗暴地踹開,只見一個頗有威勢的白袍老者闖了進來,身後跟着一衆日月仙門的弟子。 “夜玉媚在何處,快點讓她出來見老夫!”白袍老者鬚髮一張,甫一進來便大聲喝道:”今日不給老夫一個交待,她這個掌門只怕是做到頭了!” 寧潔瞥了這些人一眼,眉峯就皺了起來,冷聲道:”盧長老,這裏是掌門居室,你就這麼帶人闖進來,只怕有些逾距吧。” “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說話?”白袍老者瞪了寧潔一眼,滿臉傲然的說道:”我盧開城乃是日宗三老之一,跟隨前任掌門出生入死數百年,即便是夜玉媚那妮子見我也要彎腰低眉,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兒。” 寧潔正想說話,宋玉媚隨即遞了一個眼神給她,於是她移步退到了一邊。 “夜掌門外出了,日月仙門一切事宜,由我代掌!”宋玉媚微一擡眉,淡淡的說道:”盧長老,你有什麼事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原來你就是夜玉媚指定的代掌門宋玉媚?”白袍長老對宋玉媚的態度稍有緩和,不過語氣還是相當傲慢:”那好,老夫也懶得拐彎抹解了,直接跟你說了吧。” 宋玉媚微一頷首:”直說無妨。” “那老夫就不客氣了。”白袍老者很滿意宋玉媚的識相,笑着說道:”日月仙門分爲日月二宗,這正是象徵着陰陽大道。我日宗弟子皆是男性,自然是陽;你們月宗全是女弟子,自然是陰。天道法則,自古是日強於月、陽盛於陰……” “盧長老,我時間寶貴,沒空聽你在這裏長篇大論。”宋玉媚直接打斷了盧長老的廢話,”開門見山吧,別兜圈子了。” “也好!”白袍老者沉默着打量了宋玉媚幾眼,又看了看跟在身後的一衆日宗弟子,”那老夫就直截了當的說了,請你將掌門之位交還給我日宗。” 宋玉媚聽到這話,不經覺得好笑:”盧長老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