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看著入股的最小資金份額,索瓦朗臉色也有些微微蒼白起來,如果按照上面寫得數目去投資的話,自己的家底恐怕都要被搬出來了。而且經常和人打交道的他知道這種人說的話口是心非的幾率往往超過了百分之八十—— – 文學和小說

talkingbees.com陸勵南的臉色就不好看了。 林前還有些擔心:「陸隊,我已經跟他說過了,這件事您做不來,但是傅醫生那邊堅持讓您這麼做,您看……」 「他什麼時候回來?」 陸勵南是真的不高興了。 林前也看的出來,試探著開口:「現在應該差不多,快……」 陸勵南豁的起身,也不等林前說完,就大步朝著門外走去。 林前一看陸勵南去找傅錦書了。 下意識的想要跟上去。 但是一想,待會兒陸勵南跟傅錦書見面又是修羅場。 去了還不如不去,便把腳步給停下了。 陸勵南氣場極冷的往傅錦書的辦公室走。 路上從他身邊經過的研究人員都被他冷峻的臉色給嚇住了。 甚至有談笑的研究人員跟小護士,都因為看到陸勵南而壓低了聲音。 他經過的地方,也有斷斷續續的議論聲低低的響起—— 「這位就是那位譚醫生的丈夫啊?」 「真是英俊,就算是寸頭,都能這麼帥,還是胚子好。」 「你要是覺得好,現在可以爭取一下,反正他老婆都已經死了。」 「對啊,現在正是趁虛而入的好時候。」 「不是說加文那邊的古晴醫生正在接近這位陸隊長嗎?」 「好像吃了癟,我今天還看見斯嘉麗給他領衣服呢。」 「嘖嘖嘖,男人長得太帥了也不安全啊,你看這位,妻子才剛死,這狂蜂浪蝶的就撲上去了,她老婆要是知道,還不得從棺材里氣活了?」 幾個女·人聽到這話,也紛紛嘆息譏笑了起來。 陸勵南的身影已經遠去消失。 倒是另一個身影,從走廊上越走越近。 在經過幾位女研究員的時候,幾位女研究員都恭敬禮貌的沖他微微噤聲,低了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