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21

文昊天也不在意,畢竟她說的很藝術,沒有讓人覺得反感。 – 玩家兇猛

「全都結束了……」 詩奈爾的聲音激動的顫抖著。 泛著幽幽藍光的病毒注射劑,在她顫抖的手上,朝著暈厥的陸勵南胳膊上刺去。 別說是把整支病毒注射劑推到陸勵南的身體里。 就是針尖接觸到他的皮膚,刺破他的血管。 也會讓他瞬間感染。 詩奈爾心中的悸動難以言表,只覺得有一種暢快的笑意,想要破開胸膛蹦出來。 「結……」 「放下!!」 譚暮白的聲音冷厲的響在他的耳邊。 詩奈爾轉頭,看見譚暮白距離自己還有幾步遠的距離,也不再遲疑,嘴唇猝然冷笑了一下,就把手中的病毒注射劑往陸勵南的身上扎去。 「住手!」譚暮白的心,在這一刻都要停止跳動了。 那支病毒注射劑,伴著詩奈爾淬了毒一樣的惡毒笑容,深深的,狠狠的,扎到了陸勵南的胳膊上! 「不!」 她根本來不及跑過去。 也根本來不及奪下詩奈爾手中的那支注射器。 甚至,來不及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擋住這支注射器。 詩奈爾看到她絕望大叫的樣子,覺得有趣極了。 嘴唇緩緩咧開,手指抓著那隻扎到陸勵南身體里的注射器,看著譚暮白驚懼交加奔跑過來的樣子,手上一個猛力,將注射器里的病毒劑,推到了陸勵南的身體里。 「不!!」 她這一生,從未像是現在一樣,這樣驚懼絕望過。 彷彿有毀天滅地的災難,忽然壓了下來一樣。 讓她的表情都完全失控。 她衝過去! 抓住詩奈爾的手臂,要把扎到陸勵南身體里的那支注射器拔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