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火狼看去,火狼此時臉上露出錯愕之色,站在那裡;愣愣的看著楊天,「主人,毛球說是它最喜歡吃的東西。」所有人聽了都是一愣,楊天也是一下子就愣住了,「它最愛吃的東西?它不是最喜歡吃極品礦石么?」極品礦石並不是他最喜歡吃的東西?這個東西也並不是極品礦石,但是小東西卻是說它最喜歡吃的,難道小東西還喜歡吃極品礦石以外的東西? – 紅樓春

她伸手把紙條取下來,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避開老國舅的視線,把紙條展開。 上面的字,全是現代的簡體字,由此可見,她的猜測完全沒有錯。 字面的內容很簡單。 「這場追逐的遊戲到此為止,蘇七,現在由你跑,我來追你了,你最好時刻保持警惕,別讓我太輕易就能殺了你。」 蘇七立刻把紙條攥成一團,不再像以前那樣煩燥跟憤怒,而是很快的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這是殺心給她的挑戰信,之前他想玩,所以一直沒想著要殺她。 可現在,夜景辰即將要成立明鏡司,他一定是感覺到害怕了! 「會害怕就好!」 蘇七緩緩的站起身,她等了這麼久,殺心終於想動手了,只要他動,她就有把握逮住他。 夜景辰的視線,從她的手上落到她的臉上。 方才的那張紙條,他也看到了,上面的字,與蘇七四年前在天冥山寫的一模一樣。 雖然他看不明白上面的內容,但他至少可以推斷出,這封信來自於殺心,而殺心既會與蘇七寫同樣的字,說明,他們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 由此可見,蘇七一直在強調殺心殺害了她的姐姐,的確是真的。 「蘇七。」他喚了她一聲,「你還好么?」 蘇七把紙條放進布袋子里,抬眸迎上他的視線時,忽地勾唇淺笑,「沒事,朱寒廣的設計已經被拆穿了,下一步只需要將他抓捕歸案。」 夜景辰微微頜首,用水囊給她凈了手,而後才與她比肩同行,眸光始終落在她的臉上,見她笑得牽強,他深邃的黑眸也跟著一沉。 她不願說,他便不問,如果有人敢欺負她,那麼…… 出了國舅府,蘇七一直在想朱寒廣會藏到哪裡去。 如果往生門要庇佑他,那她真的很難抓他歸案。 畢竟現在誰也不知道,往生門在哪裡。 可如果他沒被帶去往生門呢? 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他能躲的地方,似乎只有那裡了。 「夜景辰。」蘇七叫住他,湊近他耳邊低語了一句。 一行人立刻朝朱府而去…… 蘇七推測的地方,正是朱府連接小宅子的密道,事發之後,密道還未被封鎖,朱寒廣自幼便走那條密道,對他而言,密道一定有一種特殊的含義。...